政和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政和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建松政苏区太平隘保卫战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1934年,国民党张銮基独立45旅以优势兵力围攻闽北苏区,形势异常危急。为争取主动,分散敌人兵力,闽北分区委当机立断,决定“打出外线,开辟新根据地”,命黄立贵率中央红军七军团20师第58团挺进到敌人驻守薄弱,群众生活贫苦,区域偏僻,山势险阻,革命有基础有影响的建松政开辟新区,牵制敌人兵力,缓和敌人对闽北苏区进攻的压力。

    这年7月,中央红军58800多名健儿在团长黄立贵、政委陈一率领下,从崇安出发,取道建阳,直下水吉,向东平挺进。8月,我英勇红军一路雄风,所向披靡,连克政和东平、护田、石屯,松溪梅口、路桥,水吉章墩、杭头,浦城水北、豪村等地,开辟了以凤头一带为中心的建松政苏区革命根据地,建立了建松政苏维埃政府。方圆百里的地方相继成立了区苏、乡苏,同时组织了农会、赤卫队、儿童团,创建了建松政工农红军独立营。苏区人民打土豪、分田地,烧田契、烧债,“分田分地真忙”,影响远及政和、松溪县城乃至建瓯、建阳两县的东北部和浦城的南部。革命形势令人欢欣鼓舞,翻身农民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放怀歌唱。

    黑暗社会,

    吃人世界,

    工农不能耐,

    把它来打开,

    变成一个光明美丽的世界。

    看!

    分田又分地,

    不要交租与还债,

    生活自由自在。

    建立苏维埃,

    地主豪绅、封建势力齐打垮,

    红旗飘艳艳,多光彩!

    国民党反动派对红色政权的出现十分震惊,如芒在背;对贫苦农民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非常惧怕,如坐针毡。他们怆惶组织反扑,妄图将红色政权扼杀在摇篮之中,扑灭人民的革命火焰。9月中旬,国民党反动当局纠集刘和鼎563个营伙同建瓯、松溪、政和、水吉、浦城等县反动民团2000多人,趁红军主力大部兵力到水吉、松浦之间的千仙岗一带开辟新苏区之际,从松溪、浦城倾剿而出,经柯厝偷袭东平。

    黄立贵团长很快从群众中获悉敌人偷袭东平的情报,立即召开军事会议,共商破敌之计。黄团长首先向大家简要地介绍了敌情,接着同志们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有的主张冲出去打,御敌于苏区之外;有的认为敌众我寡,先避其锐气,撤出苏区,然后伺机歼敌;有的建议趁敌人立足未稳之时,打它个措手不及……黄团长根据敌我情况综合大家的意见指出:“敌人虽三倍于我,但他们长途跋涉,孤军深入,又多是乌合之众;我军兵力虽少,但斗志昂扬,以逸待劳,又有根据地广大群众的支持,只要我们采取正确的战略战术,就一定能打退敌人的进犯!”最后制定出:“利用太平隘险要地势,巧布奇兵,设下埋伏,诱敌深入,伺机歼灭敌人”的作战方案。黄团长当即派出一支小分队引诱敌人,同时亲率红军主力和建松政独立营共300多人开赴敌人必经之路——东平村太平隘。

    太平隘在东平镇东平与营前之间,距东平3华里,地形险要,自古说守住此隘则四境太平,故名太平隘,是东平北面的咽喉。隘口上方高山雄居,山下一条小路蜿蜒伸向松溪柯厝方向。隘口的左边卧着连绵起伏的丘陵,右边则铺着一片烂泥田。这里易守难攻宜出击,是打伏击的好地方。黄团长在这里巧妙布下伏击圈,撒开网,专等“鱼儿”入网。隐蔽在指定位置的战士们手挚武器,屏住气,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山下小路。

    上午九点钟,敌人队伍象一条长蛇,沿着崎岖山路盘旋而上,敌兵一个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趔趔趄趄地窜进了我军的伏击圈。战士们迅速把子弹推上膛,拉下枪机,拧开了手榴弹盖。当敌人的后续部队全部进入伏击圈时,只听黄团长一声令下:“同志们,为保卫苏维埃,狠狠地打!”霎时,阵地上机枪、步枪和赤卫队的土炮三面夹攻形成强有力的火力网,一颗颗仇恨的子弹带着火舌泻向敌人,一枚枚燃着怒火的手榴弹准确地在敌群中开花。敌人措手不及,被打昏头转向,乱成一团,互相践踏,拼命往两边山上乱窜。这时敌指挥官如梦方醒,惊慌失措,才知中计,命令匪兵抢占右侧烂泥田后面的山头,企图迂迥偷击左侧我军阵地,压我军后退。黄立贵团长一眼识破敌人的意图,立即亲率一部红军和赤卫队,高喊着“同志们,冲呀!”我军一个个象猛虎下山,勇猛地冲向敌人阵地,战士们以一当十,锐不可挡,敌人抵挡不住,四处奔逃。我军夺回了右侧山头。敌人虽已损失惨重,但困兽犹斗。他们又重新组织兵力,发动更大规模的集团冲锋,妄图再度攻占右侧山头。黄团长沉着指挥战士们阻击敌人,亲自检查每个战斗组准备情况,鼓励大家:“瞄准好,等敌人靠近了,一枪消灭它一个。”中午过后,敌人象一群中了铳的野猪,在敌指挥官的压阵下嚎叫着向我军扑来。当敌人喘粗气爬到半山腰时,黄团长一声“打”!顿时,子弹象暴雨般地射向敌群,敌人丢下了成批的尸体,连滚带爬败下去。此时我右侧红军也从山顶上冲下来,“缴枪不杀!”“红军优待俘虏!”这雷鸣般的喊身、震撼山谷,敌人腹背受敌,四处溃散,来不及逃走的敌兵,有的跪在烂泥田里象个落汤鸡,露出湿淋的上半身;有的从坟洞里爬出来,满脸污泥,头上贴着蜘蛛网;有的缩成一团,哭丧着哀求饶命……敌人丑态百出,纷纷丢下武器举手投降。敌指挥官十分惊慌,连忙挥舞着驳克枪,收集残部,大喊撤退,我军立即分数路追击。敌人逃到一个山坡上,我军也占据了一个小山岗,两军隔着一片开阔地,敌人龟缩一起死死盘着不出来,这时我军弹药少不宜硬拼。相持到傍晚,我军向敌展开了宣传攻势,喊话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军兄弟们,我们都是穷苦百姓,谁无父母?谁无兄弟姐妹?你们为什么要替国民党打仗送命?为什么把枪口对准自己的穷兄弟?”赶快撤退吧,再也不要为当官的卖命了!快撤退吧!敌人那边慢慢静下来。战士们又唱起了《劝白军弟兄弟们》的红军歌曲:

    白军弟兄们,

    痛苦到万分,

    官长压迫打骂实在凶。

    要找出路,

    只有投降来,

    投降我红军。

    拥护苏维埃,

    为自己自由,

    为自身解放,

    哗变过来杀死你官长。

    ……

    夜幕渐渐降临,我军乘夜色摸向敌人阵地,敌军已无斗志丢盔弃甲,连夜怆惶向松溪方向溃逃。

    这一仗,我军歼敌200余人,缴获机枪1挺,步枪百余枝,手榴弹、子弹无数,还缴到子弹袋、被子、斗蓬、军毯等一大批军需物资。

    太平隘战斗是建松政苏区创建后规模最大的保卫战,它的胜利打乱了敌人“围剿”建松政红色根据地的部署,稳固了建松政红色武装割据的局面,在建松政地区革命斗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文/叶相唐 范永光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