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松溪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松溪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建松政农民暴动策源地
  • 2015-01-16 来源: 作者:
  •  

    20世纪初叶的松溪,尚处于一个封建气息浓厚、国民党政府贪官污吏横行而又兵灾匪患无穷的社会状态:以传统的农村经济和手工业为主,同时洋油、洋布等“洋货”商品开始倾销市场;土地基本被封建地主垄断,当时农村的雇农、贫农、中农和其他劳动者占有土地仅20%,地主、富农占80%;加上又属于国民党福建军阀卢兴邦部和土匪横行的区域,兵匪横征暴敛,各种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还你争我夺,连年混战,以致人民生活困苦不堪、动荡不安,反抗剥削、反抗压迫的意识日趋浓烈。

     1921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国革命的红色航船开始起航,起航之后是波澜壮阔的革命风暴。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影响下,建松政边境农民为谋求生存自发组织起来,开展各种形式的反抗斗争。这一斗争的形式往往以抗租、抗粮、抗捐、抗税、抗债的“五抗”斗争开始,进而导致数十人、数百人,由一个村至数个村的农民武装起义。

    19267月,中共建瓯支部在建瓯县城关正式成立,这是闽北地区的第一个党支部,隶属中共福州地委领导。之后,崇安、政和等闽北各地党组织也相继建立,并积极组织农会开展革命斗争。192710月,松溪东路游墩、大布的农民军,会同政(和)建(瓯)边的农民军1000多人,从东平经郑墩、杉溪至城关,一度攻占松溪县城,占领国民党县党部,极大地鼓舞了建松政边区人民的革命斗志,为松溪土地革命斗争的开展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松溪苏区是在建松政土地革命斗争中创建的,是闽北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19289月,中共崇安县委组织领导著名的以上梅为中心的崇安、浦城农民暴动,树起了闽北土地革命斗争的第一面红旗。19293月,毛泽东率领红四军入闽,揭开了创建中央苏区(福建)的序幕。崇浦暴动和红四军入闽,点燃了闽北“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促进了建松政边区人民革命斗争的兴起。

    路下桥地处松溪西北角,是松溪,水吉、政和、浦城四县的边陲,由于语言相通、风俗相同,又有固定的墟期,是这一带的人员交往和货物集散的中心。这儿的田地、山林都被地主豪强霸占,苛捐杂税比县城还多;而且在征粮、收捐过程中,“太保爷”、“税棍”(收捐税者)还要随意加码,横加盘剥,当地民众尤为痛恨。此时的路下桥,犹如一堆干草,一点就着。

    1929年清明时节,崇安“民众局”成员张天送回路下桥为母亲扫墓,在串亲访友中,向大家宣传崇安上梅暴动的消息,激起了路下桥民众“造反分田”的向往。4月,崇安农民暴动民众队班长伍弟奴受中共崇安县委书记陈耿指派,带领潘文锡、叶林生、张火金、叶贵生等人回到路下桥,秘密宣传革命道理,号召群众学习崇安农民组织起来,开展抗捐、抗税、抗债、抗租、抗粮的“五抗”斗争。619日深夜,伍弟奴带领17名青年农民,带上土铳、大刀、长矛,到庆下村杨牯仔家,捉拿恶霸“税棍”杨理明,揭开建松政农民暴动的序幕。以松溪路下桥为中心的建松政农民暴动,是继崇安上梅暴动之后树起的闽北土地革命斗争的第二面红旗。

    路下桥暴动后,中共崇安县委给予高度关注,并将暴动组织命名为“路下桥民众会”,由崇安民众局领导。民众会武装最初被编为崇安民众队1个排,伍弟奴任排长。192910月,中共崇安县委书记陈耿到松溪路下桥视察指导,开展建党工作。12月,中共松溪特支成立,隶属中共崇安县委。是年底,崇安县委将建松政地区农民暴动武装300多人改编为1个连3个排,编入闽北第一支正规的工农武装—中国工农红军第55团;分别任命伍弟奴、刘智有为连长、副连长,陈昌连、罗会送为指导员、副指导员,张火金、叶林生、陈标为一排长、二排长、三排长。1930年初,路下桥民众会迅速发展到1OOO多名会员。

    以路下桥为中心的建松政农民武装暴动的胜利开展,中共松溪党组织的建立已刻不容缓。192912月,中共松溪特支在路下桥与浦城交界的莫上村社王庙成立,隶属中共崇安县委领导。自此,松溪有了共产党,松溪人民革命斗争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19302月,中共福建省委决定成立闽北特委,杨俊德任书记,下辖崇安、建瓯两个县委和建阳、松溪、政和、浦城、邵武党组织。19307月,中共中央决定将原属福建省委领导的闽北党组织划归赣东北特委(后升格为闽浙赣省委)领导。19311月,中共闽北分区委、闽北分区苏维埃政府成立。7月,中共福建省委巡视员邱泮林来到崇安传达党中央有关闽北党组织一分为二的决定,即崇安、建阳、浦城、邵武的党组织划归赣东北特委(后改称闽浙赣省委)领导;建瓯、松溪、政和的党组织仍由福建省委(后为福州中心市委)领导。这一情况一直延续到19336月,闽北各地党组织才统属闽北分区委领导。此间,中共建瓯县委及所辖政和、松溪特支,仍然得到了闽北苏区乃至中央苏区和中央红军的支持、指导。

    建松政农民暴动,有力地震撼了国民党在闽东北的统治基础。1930420日,国民党驻花桥的一个排和省保安团的1个中队,在张枫庭民团配合下气势汹汹杀向路下桥,妄图把这支新生的农民武装扼杀于摇篮之中。路下桥红军和民众会在来敌必经之路龟颈亭埋下伏兵,打死敌兵4名,缴长枪4支,痛歼来犯之敌。

    19312月,为了补充枪支弹药改善武器装备,伍弟奴、叶林生带领30余人到塘边报恩寺向来自屏南的张汉周匪部买枪。张匪不守信义,突然开枪打死红军1人,并把伍弟奴等29人劫往屏南。伍弟奴等4人机智脱险,其余25人均惨遭杀害。“报恩寺事件”后,为了显示伍弟奴虽然被抓,队伍却没有解散,趁路下桥墟期,部分红军和民众会会员150多人在副连长刘智有的带领下举行武装游行,使路下桥一带群众大受鼓舞。4月,闽北分区委派遣干部去松溪、建瓯等处,发展党的组织,开展群众斗争,改造士兵成份,创建革命武装。518日,伍弟奴率部在下田村“龟颈亭”设伏,打退了国民党军一个排和保安团一个中队的进攻,进一步巩固了以路下桥为中心的建松政边区革命斗争良好局面。

    19315月下旬,建松政第一个苏维埃政权——路下桥苏维埃政府在路下桥何森弟厝正式成立,伍弟奴任主席,黄振荣为内务员,张火生为生产员,潘文锡为财政员,何小妹为妇女队长,范金凤为卫生员,罗天喜为儿童队长。路下桥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建松政苏区红军广泛出击,先后消灭了松溪、政和、浦城、建阳边界10余股反动民团,控制了以路下桥为中心,包括松溪塘下溪、黄屯和建阳、浦城、松溪3县交界仙山岗一带48个村庄的大片区域,初步形成以大浦岩岗为界,岩岗以北的路下桥地区为土地革命活动区域的武装割据局面。

    1931年夏,建瓯、建阳、浦城等县反动保安团和1000多大刀会会徒开始大举“围剿”。 720日,伍弟奴率部攻打登山反动大刀会,战斗失利,伍弟奴身负重伤,部队损失惨重。红军进攻登山大刀会受挫后,路下桥苏区遭受重创。连长伍弟奴不得不赴崇安苏区求援。919日,途经浦城石陂被捕牺牲;10月,副连长刘智有在梅口村被捕牺牲。伍弟奴、刘智有相继牺牲后,历时3年的建松政边区革命活动暂时转入低潮。

    1931年秋冬,根据中革军委“巩固闽西,向闽北发展与江西打成一片”的指示,方志敏率领的红10军和罗炳辉率领的中央红军第12军先后挺进闽北作战,给处于低潮中的建松政人民革命斗争以极大的鼓舞和支援。12月,罗炳辉率领的中央红军第22军一部挺进建松政一带开展土地革命活动,这是中央红军主力部队第一次进入建松政苏区。在中央红军的帮助下,松溪的路下桥、源尾、梅口、新埔、大溪尾、青山等地的农民,先后秘密组织起农民协会。

    19327月,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决定将建瓯县委升格为中心县委,下辖政和、建阳、松溪3个特支,并派黄可英、庄又陵到建瓯中心县委担任领导工作,以加强建松政地区革命斗争的领导力量。建瓯中心县委还编辑出版了《红旗报》,以指导革命斗争的开展。同月,中共闽北分区委为实现在建松政建立“新的根据地与崇安苏区打通”的战略设想,再次派出精干人员去松溪、政和做分化、改造土匪的工作,建立红军游击队。10月,建瓯中心县委决定在各村农民自卫武装中挑选精干人员,组建闽北工农游击第一支队,支队长张沐,政委黄可英,初步形成以政和县凤池村为中心,东至松溪的梅口,南到政和的护田,西抵水吉的樟墩,北达松溪的路桥和浦城的濠村等广大苏维埃革命区域,有力地推动了闽北苏区革命斗争的发展。

    193212月,福州中心市委向中央报告:“闽北交通已经打通,建瓯中心县与崇安已发生关系,不过他们——崇安党因建瓯中心县委没有中央介绍信不大信任,希望中央赶快派一交通去。市委提议中央必须立即在福州设一交通中站,有计划地来建立闽北与中央的直接关系”。这就为后来建松政党组织重新划归闽北分区委领导,并进而将建松政苏区纳入中央苏区版图创造了条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