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松溪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松溪 > 党史人物 > 正文
  • 罗天喜
  • 2015-01-16 来源: 作者:
  •  

    罗天喜,1917年出生,福建省松溪县花桥乡路桥村人,他从小失去父母,由大嫂叶翠枝抚养长大。19294月,路下桥民众会暴动他大哥罗送加入了以伍弟奴志为首的民众会组织,还参加了路下桥的革命武装暴动。1931年转入红军当战士,一直从事革命活动,直至被徒杀害罗天喜在他大哥的熏陶下,早年就萌发了参加革命的愿望。19315月,路下桥苏维埃政府成立,罗天喜同志积极了儿童团活功,并儿童团团长1932年,他大哥牺牲,嫂嫂因生活所迫改嫁他乡,时值革命转入低潮。从此,罗天喜过着流浪生活。

    当革命的烈火再一次在建松政这块土地上熊熊燃烧起来的时候。1939年,过了几年流浪生活的罗天喜同志终于找到革命队伍,参加了建松政地区人民游击队,并于1942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组织。由于罗喜同志在革命斗争生中,依靠群众、团结同志不怕艰苦、积工作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在战斗中,多次立下战功,从普通的一名战士荣居到指挥员的职务,他历任过副班长、班长、副分队长、分队长、中队长、支队长、纵队长等职,在闽浙赣地区人民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声誉。

    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游击队不能公开筹款,钱粮无法接济,罗天喜与董生有、张德胜等同志深入敌区,发动群众袭击敌人筹粮筹款维持部队给养。1943年敌人大举进攻革命根据地。仙岗游击队被敌包围,生活更加艰苦,断粮天,队伍走不动了,整个部队只有警卫班还剩留给伤员吃的二斤多米和一把苦菜干不得以,建松政特委领导陈贵芳同志只能下令:把米和苦菜干全部煮掉,班长以上干部吃菜干汤,战士们吃稀饭汤。可是战士们一致认为,干部更辛苦,谁也不去臼锅里的稀饭汤。这时,已经担任中队长的罗天喜同志便把战士集中起来动员,不许他们争执,命令炊事员把菜干汤先分到班以上干部竹筒里,自己带头吃了菜干汤。战士们最后只好着泪水让炊事员把稀饭分在自己的竹筒中,哽咽着吞下去。

    1942年底,建松政特委派罗天喜、董生有护送张子家立、吴礼根三位同志,回浙西南特委,以便打通浙西南交通线。在完成任务返回建松政特委途中,路经松溪东路仙槎时,他们见机行事,主动出击,只身入虎穴宣传革命道理,收编了国民党正规军起义军人黎元仔等四人。使他们带投奔了革命,壮大了革命队伍的力量。

    1943年正月初一,国民党的一辆小军车押有军用物资在龙浦路上经过。罗天喜、董生有等人当机立断,率领游击队在龙浦路上打伏击,拦截了这辆军车,当场击毙了企图负隅顽抗押解军车的国民党25集团军参谋长陈达与其它两名军官。同时,还缴获了30壳枪一支,勃郎宁15发手枪一支,德国左手枪一支,伪币24000元,其它军用物资一部分。他们将缴获的钱物接了队伍。受到建松政特委的嘉奖,为此,特委表扬了罗天喜、董生有等同志。

    1943年初夏,国民党顽固派对闽北游击队和建松政地区实行第三次军事国剿,采取七分军事,三分政治”政策,众如与游击队有联系,便冠以通匪罪各,同时,实行搜山烧山”政策。使游击队与群众难以联系。这时特委派罗天喜、张德胜二同志,去群众思想工作和筹粮工作。罗、张到村后,群众听说他们是陈主任(贵芳手下的人又惊又喜。喜的是见到游击队又回来,惊的是敌人指挥部有禁令:和游击队来往要砍脑袋。罗、张就抓住时机向群众做宣传工作,筹备粮食,离村时还写一封信交给伪甲长带去报告指挥部。这样,既完成了做群众工作和筹粮任务,又保护了人民群众

    19434月,国民党一个中队驻防路下桥。罗天喜带领7名战士化装成国民党抓壮丁的士兵,到西溪头抓叛徒王秋嘴。罗天喜去敲门,王秋嘴一是乡兵来抓壮丁,以为又有油水可揩了,就连忙起来开门,一见罗天喜等人,吓得面如土色,只好束手就擒。天亮后,路下桥驻敌的一个中队闻讯出动,陈芳又率部埋伏在西溪头亭子边,巧摆布袋阵诱敌深入,封住返回路下桥的路口,狠狠地打击了敌人。战斗中,打死敌人26人,打伤2人,剩余夺路抱头逃命。这一仗共缴获机枪一挺,步枪二十支,子弹一千多发,手榴弹四十颗。敌人援兵赶来后,罗天喜带领一个战士又机智地与敌大队人马周旋,牵制敌人,使游击队顺利转移,摆脱敌人追击。

    19437月,游击队到郑墩双源镇压反动伪保长“病吓仔,见国民党军队强行逼迫穷苦百姓为他们搜出抓游击队。罗天喜同志对国民党军队的这种行径恨之入骨。打算狠狠地打击一下国民党军的这种嚣张气焰。他观察了一下地形马上布置好战斗务,巧妙地向敌人发动进攻。11,为了彻底打破敌人强行押穷苦农民去替他们搜山阴谋,罗天喜等率领20多人袭击了松溪县城,并刷写了大量标语。写完标语后,在北门打了十几发子弹,敌人龟缩在城里不敢出来,县长也吓跑了。为穷苦百姓争了一口气。

    国民党第三次向我建松政地区围剿的后期,中共建松政特委针对敌情变化,开展反特斗争。在这场反特斗争罗天喜同志又表现一个革命者的坚立场崇高的革命气节,大义灭亲击毙前来劝降的亲戚。

    19456月,罗天喜带着一名战士冒着险,深入虎穴,越过重重封锁线到建川石下宅侦察敌情,察看地形。通密分析,向上级详细陈述自己的布署建议:“间小路,敌人要行单列,按每个距离五至七步队列约有二百步。每十步埋伏一名击队员,一个游击队员对准一个敌人,人打一个就可歼敌大半。上级接受罗天喜同志的建议,埋伏好队伍,严阵以待。13日下午一时,敌军进入伏击地段,陈贵芳同志一声令下,罗天喜同志首先把敌人机抢手击毙,敌人机枪发挥不了作用,不到十分钟,结束了战斗,共歼敌21个,俘虏6个,缴获大量军械物资。

    19458月,罗天喜率部又在建阳周家公路上拦截一辆敌军车,缴获伪币数百亿元,缓解了游击队经济困难的局势,19463月,罗天喜同志再一次在邵武药水口的亭子边伏击敌人军车一辆,俘敌一个排1)缴获机枪一挺,子弹130多发,伪币300亿元,布料6匹。4天后,又在建阳大阜街转弯处,截获敌人银行车一辆,敬获伪币三麻袋,计3500亿元,4月,罗天喜随王文波同志率部到江西建立根据地。

    1947年初,罗天喜等从江西回建松政,率部攻打了崇安坑口敌人确堡,由于事先安排周密,只放了几枪就智取伪军堡,俘虏了人一个班的兵力。这一年,罗天喜还跟随地委书记,司令员王文波同志转战赣东北上绕广丰一带,也取得了节节胜利。

    1948224(农历正月十五日),闽北游击队纵队长罗天喜率部从浦城出发回省委途中,路过崇安县岚谷电坑时,傍晚6时左右夜幕徐徐降临,这时游击队突然遭敌四面包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罗天喜同志仍然保持清醒的头脑,当机立,组织游击队反击,仗打得非常激烈,游伤亡很大,一分队长在战斗中英勇牺牲,机枪班长也负伤被俘,罗天喜同志不幸左腿负伤,动脉血管被打伤,血流不止。警卫员挽着他走了里多路,才找到一副担架把他到江西省封禁山火烧坪去养伤。第二天,突围的同志撤到委并向省委汇报了遭伏击及罗天喜同志受重伤情况。省委立即做出决定,由警卫员吴日府同志和潘仔同志专门护理罗天喜。在当时,一没有西药,二没有医院,只能草药,再加上敌人封锁严密,时常搜山,白天几乎不敢活动挖草药。时值春寒,大雪封山,大森林里的草药都被雪覆盖了,找不到,只好每天傍晚悄悄地到五、六里路雪易融化的小河边、田边采集。

    上没有房子住,三个人搭了一个简易芦苇草棚,风还是住地从外面灌进来,用芦苇在地上厚厚的铺一层,算是做床铺了,晚上三个人同睡,没有被子只好三个人同盖一破旧被单,挤在一起互相取暖。罗天喜同志负伤怕,不要晚上,就是白天也冷得直打颤,为了防止敌人发又不敢生火取暖,两个警卫只好流一个放哨一个抱着.用自己的体温给他取暖。住在大山雪海之中,生活尤其困难,仅靠一把柴刀,一个脸盆,一个罐头盒,两块小碗,七八斤来过活养,白天不敢烧火,只好晚上煮一点稀饭,每天煮一点,天寒地冻时,吃两餐冷稀饭,菜就更谈不上了。就在这种环境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身负重伤的罗天喜同志非常冷静,坚持与伤病作斗争,抱着革命必胜的信念,从不叫一声苦,不喊一声痛。坚持了25个日夜后,罗天喜同志伤情急剧恶化,生命弥留之际,还对两位同志说:“…………不行…….我们……的……革命……革命事业……一定……会……会胜利的……说完后,脸上挂着安详的笑容靠在警卫员的身上慢慢闭上了双眼一个转战闽北,英勇善战的指挥员与世长辞了,终年才31岁。

    这天晚上,他们三人仍然睡在一个铺上,向往日那样同盖一条被单。第二天,天还没有亮,俩人稍作分工,由潘仔同志留下来照看罗天喜同志遗体,吴日府同志便起程上路回省委司令部找王文同志报告去了。同志们得知天喜同志牺牲的消息,个个泪流满面,悲痛万分。王文波同志心情沉痛地说:“罗天喜同志在长期革命斗争中,拥护党的领寻,得到党的信任。依靠群众,团结同志,不畏艰难,积极工作,立场坚定,战斗勇敢多次立功。在闽浙赣地区人民群众中,享有很高声誉。是一位好党员,好干部,好指挥员。我们要接过他的枪,继续革命,迎接解放战争的胜利。”,王文波同志指示吴日府同志驻地安葬罗荣喜同志遗体就这样一位英勇机智,使人惶恐不安,并被国民党额悬赏捉拿的罗天喜同志告别了他昔日的战友告别了他所认准的革命事业长眠在广丰封禁山上的青松翠柏下面。,吴日府同志和潘仔同志仍然住在这间草棚里,谁也没怀着他们的战友罗天喜同志,第二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为悼念罗喜同志,中共松县委于197812月派专人、专车前往江西省封禁山找回烈士遗骨并在松溪关隆重举行骨灰安放仪式,各地许多罗天喜同志生前领导和战友都来参加大会,以悼念位为闽北人民放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共产党员。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