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松溪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松溪 > 党史人物 > 正文
  • 张德胜
  • 2015-01-16 来源: 作者:
  •  

    在白色恐怖,敌我斗争残酷的1946年严冬阴历11月的一天凌晨,建县红坑村空,下着毛毛雪,天寒地冻,溪水呜咽,青松哀泣。

    支游击队伍遭到敌人的偷袭,战斗中一位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的中共建松政特委领导——张德胜不幸中弹倒下,为革命事业经历十几载,流尽了最后热血,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里,时年32岁。

    张德胜又名张文有。1914年出生在福建省松溪县郑墩乡锦村一个贫农家庭。父亲张元模是个朴实农民,母亲家庭妇女,家有弟三个,两个妹妹,一家八口人,全靠租务农为生。父母对他寄托莫大期望,一家大小辛勤劳动,节衣缩食,独为供养张德胜上私塾读书,不幸当年父亲病故,寡母仍然坚持供养他读了七年书。

    张德胜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七年寒窗,学苦读,深文理。他从小聪明俐、机智活泼胆略过人,好学不、爱交朋友。学过舞狮子,有武术。敢于破旧维新,很受村里一帮青少年所敬仰。1934年中央工农红军到达锦田时,张德胜召唤一帮青少年,主动到红军营里去帮助火房事,受到红军热情接待,红军请他们吃猪肉,对他们讲革命遭理,在红军的影响下,同时,在陈贵芳同志的启发帮助.毅然身为革命做地下工作。1937年参加了游击队。不久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历任战士、水吉持委书、建政水、松浦水、松政庆地区特派员(即党代表)共政和县委书记,中共建松政特委书记等职。

    坚持革命私情

    张德胜参加游击队的当年,国民党反派捕获不到张德,就将其弟张文唐抓去人质,要张文唐写信叫张德胜下山投降,妄图迫使张德胜就范。张德胜接信后,复信拒绝下山,并鼓励其弟张文唐要坚持与敌人斗争,不要上当受骗、敌人的阴谋破产,无可奈何,伪县长谢家驹见张文唐年轻力壮,把他当壮丁送去前方充当伪兵。这时,张德胜的母亲和弟弟等人又因鼠疫全部死去,从而家破人亡。在天人祸悲惨时刻,张德胜坚持革命,毫不功摇,他无法回家埋葬母亲和弟妹的后事,只得忍痛俯首,朝北默哀死难的亲人。

    奇袭东平  巧夺护田

    19408月中秋之夜,张德胜、叶河丁、李德标、魏得高等同志带领壮丁20名,向东平镇袭。政和县东平、护田是两个伪乡镇所在地各驻有一个中队乡兵经常出刺探,搜剿游击,欺侮老百姓。为了打击敌嚣张气焰,扩充我军武器装备,在陈贵芳同志的领导下,采取里应外合,奇袭东平镇,巧夺护田乡”的军事行动事先由地下党员,外号“潲盆底”做好伪队兵陈班长工作,约定时间,里应外合。

    战前张德胜在国民党强迫组织的壮丁队里挑选郑生老等骨干十名,利用他们配合游击队行动,张德胜做了战前思想动二作,并布署任务先派二人进镇,在行动时门,割断往松政电话线。陈贵芳魏得高、郑生老带领壮丁队上楼抓镇长张德胜李德标带一班游击队配合,潲、陈班长对付楼下队兵,打死副班长和镇长勤务兵张德胜向俘虏兵解释我们只抓镇长,不伤害你们,只要你的放武器,何去何从听便,于是伪全队缴械降,战斗不到20钟结束。获步枪12支,手枪二支和军衣、棉被等物款,陈班长携枪参加革命。同时,用缴来的装备,化装地方保安队到离东平十多里的护田乡公所,缴了几支枪放了几名壮了,顺利地转移

    急中生智  逃脱魔掌

    1941次张德胜、叶风顺率领游击队,在西表附近一个山场被伪保长百成发现,带领伪兵来包围游击队,周策祥同志当场牺牲。张德胜掩护同志突围最后他一人被敌包围,情况万分危急,在这紧急关头,张德胜见敌包围上来,叫喊抓他时,张德胜急中生智,混在敌群中跟着敌人边喊边跑抓到了,抓到了。在夜幕朦胧中敌人不认得张德胜,就这样顺利地逃脱魔掌。

    诸蔼献计  奇闯虎穴

    1942年省委布署陈贵芳等同志。寻找从茅家岭,赤石暴动出来的新四军同志到建松政地区,在西表召开小队长以上干部会议决定:一面发动群众协助寻找。一面采取军事行动暴露目标,使新四军同志好找游击队。在会上讨论如何采取军事行动问题时,有的同志提出攻打东平镇,有的主张袭击下墩乡,正在众议纷纷时,素有“小诸蔼”之称的张德胜讲了一个大胆的战略方案。他说:“攻打乡镇,影响不大,不如去闯虎穴,攻打政和县城,只要如此!如此!闹它个天翻地覆”。他的妙计一出,就冷水滴进热油锅,立即引起激烈的争论,好啊!打县城好!痛快!一部分同志挥拳磨掌、跃跃欲试。有的同志却有疑虑、政和城驻着省保安团和县保安中队计三百多兵力,单凭我们五十多人,敌众我寡,谈何容易。经过充分讨论,统一了认识,明确了目标:是为了扩大影响,而不在于歼灭多少敌人。于是决定采取张德胜的妙计“闯虎穴,奇袭政和城”。8月中旬的一个月夜,游击队一个班十多人,佩戴全武装,穿着一色国民党草绿军装.冒充“接兵部队”从政和东门大摇大摆径闯一家杂货店后面伪区长楼房,问道:“区长在家吗?”一个“大肚皮”走出来问什么事?化装伪军官的杨荣堂厉声喝问:“你是区长吗?”“是!兄弟是……”。伪区长见状,忙躬身作揖,兄弟失迎,抱歉,抱歉。“不准动”说得迟,那时快,张德胜一个箭步把冰冷的枪口顶住了伪区长肥大的肚皮。“这”区长一惊,忙说:“好说!好说!诸位长官不必动火”。我们不是什么长官,我们是共产党游击队。化装伪参谋长的宣金堂故意一字一顿地指着陈贵芳说“你们不认得吧?这就是你们上司悬赏二十万元要捉拿归案的陈枯老,今天健自己送上门来了"。啊……!这下可把这个平时作威作福的家伙吓得瘫软在地,连声哀求饶命。抓住区长,没收了万元现款,切断电话线,缴了支枪。临走时,将区民家丁放掉.叫他去报告伪县长,押着俘虏迅速撤出东门。闹腾了一个多小时,县保安队才发现共产党游击队进了城。游击队撤离后.战士们把门板之类东西堵断了街道。并抓住一个企图去喊保安队的伪保长和两个土豪。这时,埋伏在城外二个班的游击队也四处开枪,城内城外激烈的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闹得满城一片混乱.伪县长陈毓辉在楼梯下拼命给保安队打电话,失魂落魄的县长太太到处翻箱倒柜找准备逃跑贪生怕死的保安队兵果然久久畏缩不前游击队从容不迫,押着俘虏不折一人一枪,徐徐向东退去。走了十里路,听到城里一片枪声,陈贵芳同志对战士们打趣说:”县太爷可真客气,放了这么多鞭炮欢送我们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这次游击队奇袭政和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四面八方,不但搅乱了国民党清剿计划,混淆敌人的目标,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还大大地鼓舞了游击队和老区人民的革命斗志。

    随机应变  化危为安

    19435月间,第三次围剿中柴参谋坐镇东平天天杀人,到处烧房子、拼、搜山,敌我斗争形势十分紧张陈贵芳、张德胜、罗天喜等带领游击队东冲西突到上西溪,准备在那里宿营。为了摸清敌情,陈贵芳是懂得战友张德胜做群众工作有办法,就派他和罗天喜二人化装逃兵到中去了解情况,被甲长发现,召来三、四十个老百姓把张、罗二人团团围住准备要抓。张德胜势不妙,便随机应变说我们是游击队”。甲长问:“你们是哪一部份的?张德胜答道:是陈主任部下。甲长问:“他自己没来?回答:“没有队长带一批队伍在后山上”甲长说:“击队,我们今不敢招呼你们,本来国军指挥部命令我们对外来客都要抓起来,我们是被迫不得不这样做”。张说:“没关系以后,还得请你替我们买些米。”甲长说:“买米有困难,吃一顿饭倒不成问题,希望饭后就离开这,我们要去指挥部报告。张德胜说可以,等大队长来会告诉你们怎样去报告的这时队伍已经进了村。经过做了工群众很受感动,自动替游击队守路放哨,带游击队到山上隐蔽。白天不要动,有国民党兵来他们会来报告的。二天午九时,老百姓来报告,有一百多敌人赶到山上安全转移了。

    稳定军心  为亲人报仇

    击队从西溪转移后,不得不白天通过大路爬山经过东游,到达坑,敌后面三路追踪,游击队不得己只好由董生有带领八、九个人去党城河边暴露目标,牵制敌人。东平一带敌人全部调至河边,兵分五路截击,董生有完成任务归队,游击队乘虚挺东平附近大群众告诉说:“平与外屯已杀了三、四百人,其中有一个是前蓬中心区委书记张振辉,队伍不可久停,要立即转移。天黑了,游击队到达蒋山庙对面山堡停下休息。这次到老区只见火烧坪,不见小村庄,只听说家里人被杀被抓,没有听说逃出个人这时,有少数战士思想动摇了,要求请假回家看看。在这种斗争形势下,军心动摇,是个大问题。善于做思想工作的张德胜同志,便对战士们进行耐心说服教育,他说革命队伍是可以请假的,但是现在敌人猖狂,不准请假,有许多人被抓去都被杀害上级不准请假,是为了你们好,不是害你,更不是怕你出去做坏事,你们自己也明白,我们是关系被杀光,队伍力量受损失的危险。我们整天东奔西跑,无固定栖息处,也不怕你们叛变。你们家里受摧残,每个同志家都受摧残,尤其是陈贵芳同志家受迫害更厉害,连七、八十岁的老太婆都残遭毒手,而且亲戚朋友被株连杀害达四、五十人。他都没有讲一句话,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既然参如革命,必然要付出代价的但我们要坚持到底,更要为死难的亲人报仇,让红旗插在这片土地上,让人人过上安居乐业生活。若是革命半途而不但自己受唾骂,家里人也不光彩。经过教育后,战士们思想稳定了,大家一致表示不请假回家了,要为死去的亲人报仇,革命到底。乘着战士们高昂士气,陈贵芳、张德胜、生有带领部队到洋墩坪镇压反动派。杀了一个伪保长,抓了一个土豪,一个守望长,还贴了标语,并向守望队员和地方绅宣布保长的罪行。

    针锋相对  打击敌人

    1944年敌人更疯狂起来,五县集中大搜山,想一举击队。游击队采取针锋相对的军事行动,打击敌人.对反动派进行镇压。13陈贵芳、张德胜、罗天喜带领游击队,在花桥至祖墩途中,“暗溪”凉亭打埋伏,敌人搜山,游击队搜路,抓到花桥乡长,乡队副和班长,把们杀在大路边,缴获长短枪4支,现款七万多元。敌人调千余兵力,一连搜山十。游击队挺进到浙江境内抓土,筹款五万元。转到浦城、水吉外屯,松路下桥一带杀了汉奸三十多名。又到后涧村镇压反动派二十多名,尔后在平到山表途中处死反动派十二人,这样,各地反动派都大为慌,派人四处找游击队接头。张德胜往河边打通屏南交通线工作。陈贵芳同志带队伍开往外屯镇压反动派。不久张德胜完成任务归队,陈贵芳与张德胜带领部队挺进政(和)建(瓯)()吉开展工作。

    临危不惧  冲锋在前

    1944年冬,为了解决冬衣,陈贵芳、张德胜带领队到河边打两条商船,敌人一个分队来,情况十分危急,张德胜临危不惧,带队伍冲上山包,打死人两个,张德胜手受伤,其他同志安全脱离。

    1945新年过后陈贵芳张德胜带领队伍到水吉玉章途中打伏击,敌被打垮了,有的同志惧怕不敢去搜索战场,张德胜带半个班冲上阵地,击毙敌人六个,打伤队长,到步枪六支,子弹300多发。

    在党城抓到两个大土豪,由张德负责接头活遇到困难,有的同志提出要去找上级,要把豪杀掉。张德意见:土豪可换得七八十万元,不要掉。由张德胜自己带一个班负贡看管土豪,完成筹款任务。同志们说:“如果有张德胜连稀饭也没得吃。

    紧密团结  生死与共

    1946年阴历正月初十,王文波同志来建松政陈贵芳把各部队调回特委机关,在建岭根后门召开欢迎会,事务长买了酒面等物,欢迎王文波同志,敌人与混进内的特务趁机在酒面中放毒药,妄图一网打尽。大家吃下酒面不久,就感到口干,嘴麻,拼命刷牙洗口,喝开水,过了个小时,毒性大发作,大家都头昏眼花,一步都不能行走。陈贵芳同志有喝酒,面也吃得少,中毒稍轻倒在床上,张德胜到陈贵芳面前叫一声陈同志!我们都中毒了,你起来吧!这时,大家正大闹大吐,陈贵芳同志起床也大,头昏眼花,不能行走。王义同志对陈员芳同志说:“最好我们两要留一个,、若是两个部完了,就不得了”。他又说:“叶风顺同志没有吃,去叫他来,把任务吩咐他吧!”张德胜流下眼泪说:“陈同志我们一直团结合作,几年来任何残酷斗争都过来了,到今天来归结,真是不幸”。这时叶风顺同志带一班赶到,把所有中毒人员迅速转移了。天亮时,几百敌人赶到,扑了个空。

    流尽热血  英勇就义

    19463月,陈贵芳同志调往闽西北工作,建松政记由张德胜同志接任。当年古历11月张德胜、宜金堂、叶风顺、罗天喜等同志率队伍四十多人,到建县红一带开辟新区工作,伪甲长去报告敌人。一天凌晨,红坑山村,大雾迷漫,下着毛毛雪,伪甲长带保安团一个营来袭击游击队。张德胜同志带领队伍冲锋在前,在战火纷飞下不幸中弹,流尽了最后热血,英勇就义。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