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溪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松溪 > 党史人物 > 正文
  • 伍弟奴
  • 2015-01-16 来源: 作者:
  •  

    伍弟奴,1904年3月出生,家住福建省松溪县花桥乡官后村香林寺,全家靠父亲帮人榨油、宰牛、打零工维持生活,家境十分贫困,伍弟奴从小跟随父亲宰牛,帮助扳牛脚,故此绰号为“扳牛脚”。他好交朋友,爱外出闯荡,长期在外地扛木头、捎木排,受尽凌辱。1928年9月,他在崇安打工时,毅然参加崇安农民暴动,并任“民众会”班长,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伍弟奴同志,是路下桥农民暴动发起人之一。1929年4月,伍弟奴接受崇安苏区陈耿同志的指令,回到松溪县路下桥一带向人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唤起民众“造反”。他多方串连,广交朋友,发功群众,通过亲戚串亲戚,朋友串朋友,邻居串邻居,组织起路下桥“民众会”。提出了“抗丁粮!”“打五捐!”“消灭土豪劣绅!”等革命口号。

    农历5月13日,伍弟奴召集十七名“民众会”员,带上土枪、大刀、长矛到路下桥庆下村捉拿捐棍杨理明,揭开了路下桥“农民暴动”的序幕,树起了闽北“农民暴动”的第二面红旗(注:第一次暴动是上梅暴动),受到崇安苏区党组织的表扬。

    伍弟奴听党的话,依靠人民群众,广泛宣传崇安“民众会”打土豪分田地,农民种田不交租,欠债不要还的革命思想,利用路下桥墟期,召开群众大会,向赶墟的贫苦人民宣传“打倒土豪劣绅!打倒抽捐款的人!”会后,各村农民纷纷报名参加“民众会”,队伍不断扩大。

    8月11日,伍弟奴带领七名战士到浦城水北街民团团长罗东福家缴来手枪一支,上缴崇安团部,受嘉奖“月排枪”二支。

    “民众会”的活动使敌人十分恐慌,农历十月初三日,祖墩民团团长张枫庭率领四十多名团丁进犯路下桥“民众会”,妄图把这支农民武装扼杀于摇篮之中,但是“民众会”并没有被吓倒,就在当天夜里伍弟奴带领六名战士摸到张枫庭宿营地,扔进一颗手榴弹,没有爆炸,惊动了卫兵。伍弟奴眼见偷袭不成,便拿起柴刀冲进屋里砍死团丁二人,夺来步枪二支。不久,有经济土匪梅俊德股八人枪;陈水奴股十二人枪;黄xx股三十人枪;水吉樟墩民国七人枪;水吉回龙民团八人枪;花桥民团团副刘滋荣(又名刘智有,绰号“红奴头”)二十四人枪;国民党正规军上士班长王海明(北京人)一个班十二人枪;先后投向“民众会”。至此“民众会”会员一千多人,民众队武装三百多人,民众队武装三百多人,随着队伍的扩大,崇安团部任命伍弟奴为连长,刘滋荣为副连长,队伍扩编为三个排。

    伍弟奴一心为革命,工作讲求实效。他大作战动员时常通俗易懂地对同志们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我们打战也得像做生意一样,要赚钱,不能贴本”,“穷人要寻找一条活路,就得象崇安那样,组视越来,造地主老财的反,推翻国民党反动政权”。在他随鼓舞下,“民众会”会员士气更加高昂。

    1931年正月,国民党正规军一个团和松溪保安团共七百多兵力,分两路向跪下桥“民众会”进攻。“民众生”采取“白天分散”,晚上集中,奋力抵抗“的战略,搞得敌人晕头转向,最后以失贩告终。

    2月25日,为了扩大队伍,扩充军备,伍弟奴误信屏南土匪张汉周的谗言,带领三十名“民众会”会员前往报恩寺购买枪支,被张匪劫持押往屏南,经历两个多月的艰苦斗争,伍弟奴等四人逃出匪巢,于五月初六日回路下桥重任“民众会”连长。

    伍弟奴在崇安苏区特派员的协助下,仿效崇安苏区的做法,经过短时间的筹备,于五月下旬的一天,在路下桥何森弟家正式成立“路下桥苏维埃政府”,并形成以大甫岩岗后的路下桥一带乡村为红色割据政权,与国民党反动政府对峙二年。两年间路下桥农民不交租、不完粮。创松溪自古未有的奇迹。

    当时,祖墩民国张枫庭利用大刀会,妄图借刀杀人,扑灭民众会的革命火焰。伍弟奴为了确保革命力量,于六月初六日,率部三、四百人,主动向登山黄塘大刀会发起进攻,双方发生激战,伍弟奴不幸被大刀会人砍了三刀,身负重伤。

    “登山事件”后,伍弟奴携妻何小妹赴崇安团部求援,途经浦城石陂南岸时,被当地民团抓住,并用棉被裹身,洒上煤油,活活的烧死,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牺牲时年仅27岁。他的父亲、岳父、岳母因受牵连也相继惨遭张枫庭民团及大刀会迫害死于非难。

    以伍弟奴同志为首的路下桥“民众会”组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起来造反,创建红色政权冲击了封建统治势力;使土豪劣绅闻风丧胆,国民党反动政府深感不安。为我党创建建松政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伍弟奴同志的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