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泽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光泽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周恩来情系光泽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在中国现代史上,周恩来的名字与毛泽东、朱德的名字同辉。特别是在革命老苏区光泽县,20世纪30年代初,周恩来就和朱毛为光泽人民所熟悉。因为,周恩来、毛泽东、朱德不仅点燃了光泽人民革命斗争的烈火,还给光泽人民带来了幸福和光明。

     

    樟树与浮桥

        1962年七人大会期间,周恩来总理利用会议就餐的机会,来到福建省南平地区代表餐桌,同南平地区代表交谈。在桌上就餐的南平地区各县县委书记向总理作了自我介绍后,总理问坐在身边的光泽县委书记段政:

       “你是光泽父母官啊!你们那儿,我曾经到过,已经30年了。记得进入你们县城要经过一座浮桥,桥头还有—棵大樟树,对吧?

        段政激动地回答道:“对的,对的,如今樟树还在,浮桥没了,大跃进时在它的上游50米处建起了一座大桥。”

        周恩来的记性真好,事过30年了,历经多少沧桑,走遍祖国大地,还记得光泽一草一木,真是令人敬佩。周恩来记住的不仅仅是光泽的一座浮桥、—棵大樟树,他分明是记住了光泽老区人民。

        30年前,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开始时,周恩来、朱德在江西广昌召开红一方面军军事会议,制定《红一方面军战役计划》。根据这个计划的部署,中央红军谭震林部在连克建宁、泰宁、黎川三城之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于118日击溃了盘踞在光泽的敌军,胜利占领厂光泽县城。红军占领光泽县城后没几天就向江西信抚地区开拔。红军走后,光泽随即又被国民党军占领

    193313日,周恩来、朱德命令前方模范一团三连少年先锋队,配合红军工兵连到光泽做群众工作,相机收复光泽县城。根据当时《青年实话》杂志记载,红军收复光泽后,连全体指战员积极发动群众起来打土豪、分粮食、分池塘、分衣服、分猪肉等群众积极性极大地提高,5天内召开了3次群众大会,群众都踊跃参加。每次开会都有1000多人。接着,工会贫农团也开始组织,正当光泽工农群众打土豪闹翻身的革命活动深入发展的时候,111日凌晨,敌马鸿兴部1700多人马又向光泽反扑而来.在敌人兵力多于我10倍的情况下,有群众作向导,红军安全突围。12日,周恩来和朱德、王稼祥联名致电闽浙赣省委,命令赣东北红军将作战重心转到信河南岸,与中央红军协同作战,“从建、黎、泰、光打通金资余贵”,与中央苏区连成—片,随即建立起牛田、止马、陈家店等区委和区苏维埃政权与此同时,红三军团在彭德怀领导下,派出一个营的干部战士,在光泽西南部的李坊、上观、管密带开展土地革命斗争,发展了李培焕等10多名中共党员,建立中共李坊区委,组织农民武装;邵光独立团活动在华桥一带,建立起官屯、石壁窟、邓家边等区、乡苏维埃政权。

     

    指示创建光泽苏区

    根据周恩来的部署,115日,中共闽赣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黄道率一个25人的省委工作团到光泽开辟新区。主力红军撤退后,国民党在光泽的力量较大,当时虽然一部分地方分过田,但群众没有充分地发动起来,在国民党的进攻下开辟新区工作感到困难黄道对闽北地区的情况比较熟悉,打电报请示中央,决定背靠闽北邵、光,坚持活动,中央回电同意黄道的意见。于是,省委工作团分开活动,先后成立了扫帚尾、池湖、饶坪个区委、区革命委员会,组织卫军、游击队、少年先锋队、儿童团,发动工农开展土地革命。下旬,又建立起新甸、堪西、大乾(今属邵武水北镇)、山头关区委、区革命委员会以及君山、坪山等十几个乡党支部和乡革命委员会。月底,杭川区委、区革命委员会成立,同时建立镇岭、惠民、洪济、澄清、水口、白门楼等乡革命委员会。1933219日,鉴于光泽全县大部分区、乡建立了党的组织和苏维埃政权,中共光泽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在光泽北部地区的扫帚尾(今桃林村)宣布成立。

        光泽苏区,是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中周恩来指挥创建起来的,是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取得胜利的标志之一。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在周恩来、朱德的部署和指挥下,中央红军、赣东北红军、闽北红军相互配合,巩固壮大了建黎泰苏区,发展创建了光泽苏区和资溪、金溪、邵武苏区,打通了赣东北、闽北与中央苏区的联系,三块苏区连成了一片。

     

    派毛泽民到光泽指导

        央认为:“闽赣地方广大,在政治、军事、经济上均占重要地位。”为争取这一广大区域成为巩固的苏区,1933426日,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第四十次常会议决:将闽北苏区从闽浙赣省分出,划归中央苏区,“将建、黎、泰、金、资、光、邵(南部)、闽北苏区、以至信、抚两河一带地区划为闽赣省”,成立闽赣省革命委员会,领导这一地区的革命斗争。于是,光泽和嗣后成立的东方县均成为闽赣省管辖的苏区县,同属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中央苏区范围。

        为了加强闽赣省的建设,周恩来从闽赣省领导班子人选、配备到省址的选定都亲自过问、审定,向苏区中央局报告。周恩来对光泽苏区情有独钟,特别派出中央工农民政府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到光泽指导工作,并将其出席闽赣省第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代表安排在光泽下选。为加强对光泽工作的领导,还选派闽北少共书记黄富武任中共光泽县委书记。

        19337月,根据革命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周恩来建议,在黎川、光泽、邵武三县边界地区设立东方县,县委、县苏机关设在光泽县西南境的上观村,以对付来自邵武方面大刀会的袭扰,保卫闽赣省机关的安全。

       光泽劳苦大众第—次分得田地,从心底里感谢共产党、感谢红军、感谢周恩来,进—步激发了光泽工农参加革命的热情。19332月到11月,光泽全县在扩红运动中参加红军人数达1300多人,占当时全县人口总数的224%。

     

    在第五次反“围剿”中

        1933半年,蒋介石发动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大规模“围剿”。当时,闽赣省苏区正在积极地扩大,它联结了中央苏区与闽浙赣苏区,截断了北线与东线敌人的联络,有力地威胁着抚州和南昌。正因为这样,蒋介石把第五次“围剿”的重点放在闽赣省苏区的黎川、光泽、邵武、建宁、泰宁以及闽北苏区。国民党军在飞鸢、石峡等地连续受到红军的沉重打击后,又疯狂地由金溪、黎川进占资溪、光泽、建

    宁、泰宁,执意要把整个闽赣省苏区变成血战的战场。

        1933105日,时任东方军指挥的彭德怀、滕代远就诸兵团作战计划致电周恩来、朱德。电文指出,6日三军团可到达飞鸢、桃亭、皮家沅,十九师除留一营在邵武活动外,其余到光泽止马,8日发起硝石战役。106日,周恩来、朱德《关于作战部署等问题的报告》致电项英:“闽赣军区现在新桥附近,肖(劲光)九日可抵牛田草坪岭村附近,选适当地点设行营,指挥闽赣电台移去。”又指出:“东方军后方医院,拟选光、资适当地点设立。”这样,行营最后选设牛田陈家排,与闽赣省军区同在一起。接着东方军后方医

    院也根据周恩来的意见迁至牛田。

        1933109日,红三军团第四师、第五师和红五军团第十三师攻打硝石受挫。为避免红军伤亡过大,于1014日撤出阵地,撤退到光泽上观带休整。在此期间的1011日,周恩来曾向闽赣省军区发出作战指示并报告中央军委,其中一条指示是命令抚州军分区司令员郭如岳重返红二十军,主持牛田后方,并指挥“光资黎北”地方武装,派得力同志到光泽领导地方武装,逼向邵武行动,掩护牛田后方及运输安全,配合中央红军作战。

        同年1016日,闽赣省军区司令员肖劲光根据周恩来的作战指示,对闽赣省地方武装进行安排:()十九师、二十师集结光泽水口带,密切注视硝石方面敌人动向;()责成光泽县在五都(今管密、石城、增排)、水口、止马建立新的游击队向沿山、邵武游击,保护光泽及东方县苏区,掩护兵站、牛田后方及运输安全;闽赣省军区行营移至光泽牛田,建立巩固后方,扩大牛田区游击队,保护兵站;()郭如岳重返二十师,令其去牛田行营。

    于是,驻扎在止马水口村的红七军团第二十师挺进到邵武和平、大埠岗一带,向泰宁游击;光泽独立团则由政委孙华率领向邵武挺进。两支队伍的主要任务是阻滞蒋军进攻福建的通道。

     

    保卫光泽城

        19331120,国民党十九路军联合一部分反蒋势力发动了“福建事变”,成立了“福建人民政府”,与红军签订了抗日反蒋协定。这是打破敌人“围剿”的极好时机。然而,“左”倾冒险主义者坐失良机。这时,蒋介石急忙抽调“围剿”中央苏区的北路军进入福建镇压“福建人民政府”。蒋介石亲率军队进入福建,从黎川到达光泽,经邵武、建阳,后坐镇建瓯指挥。1125日,周恩来已觉察蒋介石调兵的意图。274时,周恩来致电秦邦宪、项英、李德《关于闽赣敌情的分析和我军部署的报告》,指出“赣敌……由金资入光泽邵武是主要道路”,指示彭德怀、滕代远保卫光泽城:“光泽是我军战略上的东北战线必须巩固的纵深,蒋贼攻闽将取之以为战役据点……”责令东方军担负巩固光泽北面右侧任务,令红三十四师星夜增援光泽地方武装,于26日晚到达光泽协同作战、歼敌人;并巩固光泽城防,令光泽地

    方武装独立营逼近邵武行动。接着周恩来又建议中革军委集合红军主力放之外线,出击闽北,侧击经过光泽、邵武之敌,以援助九路军。朱、周的建议前者被博古、李德取消,后者未被采纳。

        为了扰乱、延滞蒋军向福建前进,闽赣省军区根据周恩来的作战意图命令抚东军分区司令员郭如岳率五十五团在黎川洵口至光泽杉关一线阻滞,以资溪为基点,在周围游击。

        19331225日,蒋军重兵到达光泽,由于“左”倾冒险主义者的固执,红军未能按周恩来、朱德的建议在光泽设防,导致光泽苏区失陷。19341月以后,东方、邵武、建阳等苏区县先后失陷,闽北苏区也处在危急之中。

        抚今追昔,76年过去,人们远离了战争的喧嚣,迈步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大道上,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然而,我们又怎能忘记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为今天中国缔造的和平建设环境呢?周恩来的丰功伟绩永远铭刻在光泽人民心中。

    文/罗时来

    (摘自《福建党史月刊》2008年第4期)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