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泽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光泽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忆老红军蔡诗珊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蔡诗珊,1901年出生于光泽县寨里镇桃林村,19332月,闽北分区委书记黄道、闽北独立师长黄立贵率领300多名红军战士,24名干部挺进光泽北部,在寨里扫帚尾建立光泽县委、县苏政府,蔡诗珊就是在此接受革命思想,投身革命。5月,由方金全介绍,蔡诗珊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调到光泽县委机关工作。由于蔡诗珊阶级立场坚定,善于做群众工作,对敌斗争坚决,工作积极,12月提升为光泽县苏政府主席。光泽苏区失陷后,1934年初他返回光泽,积极发动群众,恢复根据地,三年游击战争时期,任中共光泽扫帚尾区委书记,努力依靠群众,帮助吴先喜建立光泽北部至贵溪南部地下交通线,是光泽北部重要的地下交通联络员,19377月不幸被捕,在监狱中宁死不屈,严守党的秘密,在闽赣省委与国民党江西省当局举行和平谈判时任联络员,促成了大洲谈判的成功

    依靠群众安全转移,保存了队伍,保存了组织1933年底,光泽苏区失陷后,为了把县苏机关人员安全转移到闽北苏区首府崇安大安,保证转入地下工作同志的安全,蔡诗珊进行了周密部署,首先精心拟定撤退线路后,他找到了当地的群众,向他们详细了解了周边敌情,100多人的队伍分成若干个小队,每个小队由2-3位当地群众作向导,分散突围;其次,找到可靠的群众将战斗中受伤的战友安顿好。转移开始后,蔡诗珊即是指挥员,又是出色的向导,在他的带领下,队伍且分且合,与敌周旋于深山密林之中。一天夜里,队伍到达大洋坪时,被国民党军发现并包围,在这危急时刻,一位当地的群众主动找到蔡诗珊,提出要引导红军队伍走出包围圈,依靠这位群众蔡诗珊带着队伍,趁着夜色通过一条没有敌人把守的小路,连夜安全转移,跳出敌人的包围圈。

    县苏机关在蔡诗珊的带领下战胜重重困难,终于在砂坪与黄立贵带领的闽北红军游击队会合,并于19341月安全抵达武夷山大安。

    依靠群众,坚持游击战,恢复根据地、恢复组织19344月闽北分区委书记黄道决定黄立贵、吴先喜、蔡诗珊、黄吉祥、林玉良等人回到光泽恢复根据地。蔡诗珊带着十多人的队伍秘密回到扫帚尾,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白天大家隐蔽在深山里,晚上到群众家中,开始是从自己的亲戚和知心朋友中做工作,宣传革命思想,而后又由这些人扩大发展他们的亲戚和朋友,就这样在很短的时间里,在光泽北部迅速发展了一批地下党员和秘密交通员,在此基础上建立了扫帚尾区委,蔡诗珊因为口好,聪明、机智、勇敢,且革命意志坚定,在群众中威信高,被组织上任命为扫帚尾区委书记。同时,吴先喜带领光泽独立团向儒洲、江源、官桥、桥湾、西溪山头关等地进军,收复苏区根据地,建立高家、茶富2个区委,与蔡诗珊恢复的扫帚尾区连成一片,建立了光北游击区。为了适应残酷的战争环境,保证秘密交通线的安全,蔡诗珊制订了一套严格的工作纪律:依托群众建立交通点、情报站、采买点,为红军游击队提供情报、物资、落脚点,游击队与蔡诗珊、蔡诗珊与交通员、交通员与交通员之间实行单线联系,定期但不定点联系和报平安,每次接头,联系工作后,重新确定下一次接头的地点、暗语、接头人,突发意外情况如何处理等进行了提前商量确定,地下党员、游击队员万一被捕,绝不能出卖帮助党组织和红军的群众为红军游击队购买粮食和其他物资,必须是游击队先派人与蔡诗珊联系,蔡诗珊再与交通点取得联系,交代任务,而后由交通点的负责人向各个秘密交通员布置分头购买,交通员购买到粮食和物资后,又秘密送到交通点,再由将粮食和物资至红军游击队的哨口。为了给红军游击队提供手电筒、毛巾、食盐、医药等重要物资,蔡诗珊化装进到光泽县城,做通一家张姓店主的工作,在县城设立了一家专门秘密为红军游击队提供商品的交通点,而后派交通员秘密将货物运给游击队。

    由蔡诗珊建立起的秘密交通线,以及由他所发展的地下党员、秘密交通员,长期源源不断地为闽北红军游击队提供情报和物资。到19356月以光泽北部游击区的交通点和交通员为基础,闽北红军游击队开辟出从光泽霞洋到贵溪南部的全长120公里的地下交通线。19358月,吴先喜、刘文学带领游击队经过这条交通线,从建阳黄坑安全抵达光泽柴家,在柴家建立起资光贵中心区委,之后开辟了资光贵游击根据地。

    不幸被捕,对党忠诚宁死不屈,视死如归19371,国民党玩弄“北和南剿”的政治伎俩,重新部署对南方游击区的“进剿”,调集了7个正规师及4省各地保安团,对闽赣地区红军游击队进行拉网式“围剿”敌第七十五师、七十六师、十一师、第三师和四十五师及地方民团约十人,分别向光泽、邵武、建阳、浦城、广丰、崇安等游击区进攻。国民党各县县长亲任保安团指挥,各乡均设立“清乡办事处”。霎时间,闽北各地乌云密布,局势急剧恶化。国民党当局还四处张贴告示,悬赏三千块大洋,捉拿中共闽赣省委领导人黄道、黄立贵、吴先喜面对国民党军的疯狂“围剿”,中共闽赣省委机关由崇安龙都门迁到光泽寨里诸母岗。蔡诗珊在此时也调闽赣省委机关负责采买工作。鉴于蔡诗珊是光泽县游击区的重要领导人,以及他在组织中、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掌握着组织的大量机密,国民党光泽县政府悬赏一千块大洋通缉他。

    19377月,反动民团头子黄树藩带领300多人,秘密进入寨里桃林、大洲围剿红军游击队,此时闽赣省委机关、省委书记黄道就在大洲村附近诸母岗712日,蔡诗珊大洲村为闽赣省委机关购买物资,不幸被黄树藩反动民团发现,而被捕。黄树藩迫不及待地就在桃林对蔡诗珊施以酷刑,用荆条抽打,做老虎凳,灌辣椒水,滚烫的稀饭和着头发、沙土灌进嘴里,扒光衣服置于烈日下暴晒,逼近他招供省委机关驻地和闽北红军游击队的活动情况如果此时蔡诗珊经不住敌人的酷刑,将闽赣省委机关的位置泄露给敌人,整个闽北红军游击队,闽北革命根据地将受到灭顶之灾,后果非常严重。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面对敌人的酷刑,蔡诗珊意志坚定,宁可牺牲自己,也不出卖组织,一口咬定自己只是一个买东西的老百姓,不论敌人如何折磨,他始终一声不吭。这样敌人一时对他无计可施,将他关进光泽县监狱。大洲交通站的交通员迅速上山向黄道汇报了蔡诗珊被捕的消息,在得知蔡诗珊被捕后,闽赣省委机关立即向大山深处转移。正是因为蔡诗珊面对敌人的酷刑,意志坚定、顽强,保守了党的秘密,为交通员向黄道报告赢得了时间,从而保护了闽赣省委机关、闽赣省委书记黄道的安全。

    重获自由,再入敌营,促成大洲谈判“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79月,“围剿”闽北红军的国民党军三个师相继调到抗日前线,国民党江西省当局深感防务空虚,害怕红军游击队的袭击,急于想同红军游击队进行和平谈判。因此,敌人将蔡诗珊释放,并由江西省第七保安团副司令周忠诚与蔡谈话,委托他寻找闽北红军游击队领导人转达和谈意向。蔡诗珊被释放后,找到了闽赣省委,向黄道汇报了国民党当局的谈判要求,闽赣省委经过仔细分析和研究后,同意与国民党地方当局进行和谈,并决定由蔡诗珊担任国共谈判的联络员,蔡诗珊为了党的事业,冒着有可能再次被捕牺牲的危险,多次前往国民党光泽县政府传递和谈具体事宜,积极促成国共双方在和谈地点、时间、谈判代表等事项达成共识。在谈判地点的确定上,蔡诗珊提出,他在大洲一带的群众基础好,可以发动群众提供及时的敌情报告和外围警戒,对我方谈判代表的安全较为有利,经黄道同意后,最终谈判地点确定在大洲。

    1937101日,闽赣省委书记黄道与国民党江西省第七保安团副怀念周中诚在光泽大洲正式签订“停止内战、联合抗日”和平协定,这就是著名的“大洲谈判”。

    蔡诗珊同志在三年游击战争时期,面对异常艰苦的环境,始终保持崇高的革命信念,坚定地跟党走,紧紧依靠群众,打开工作局面,面对敌人的酷刑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面对敌人的利诱,毫不动摇,对党忠诚,重获自由后,为了党的事业,再入虎穴,对闽北红军游击队与国民党江西省当局在光泽大洲顺利举行和谈发挥了重要作用。历史记住了他,后人记住了他,蔡诗珊一名值得后人敬仰的为发展闽北革命根据地,保护闽北红军游击队,做出重大贡献的平凡而又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

    文/张善铮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