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泽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光泽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牛田报宣编处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193210月宁都会议后,毛泽东请病假回到后方长汀,周恩来接任红一方面军代政委,与朱德在宁都会议后,迅速赶往闽北前线指挥反“围剿”斗争

    发起建、黎、泰战役,进占光泽,周恩来、朱德进驻牛田设立前线指挥所193210月周恩来、朱德指挥红一方面军连克黎川、建宁、泰宁,118日攻克光泽县城,16日周恩来、朱德率红一方面军北进,来到牛田村,牛田村位于福建省西北端,与江西省资溪、黎川县毗邻,距资溪县城仅24公里,距黎川县城不足50公里,距建宁、泰宁也不过100多公里。周恩来敏锐地发现牛田村四周群山环绕,山高林密,易守难攻,村子内却十分平整开阔,适合红军集结隐蔽,也便于设置电台,即决定把红一方面军的指挥所移到牛田,并设立兵站、电台红一方面军迅速在牛田集结,周恩来、朱德在牛田指挥红一方面军继续北上,与17日发起进攻资溪的战斗,击溃国民党军一个团,占领资溪县城,19日又攻克金溪县,从而打破了国民党军第三次反革命“围剿”。

    鉴于国民党军将要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周恩来指出,立即在新区加紧建立地方红色政权,扩大红军,补充给养。指示:“立即派人分赴各县,加强北面各县工作。并把军事指挥机关向后方迁移,军事物资的存储,均须于1月底以前布置完毕。”按照这一指示彭德怀率红三军团进驻光泽李坊、止马,并派出骁勇善战、经验丰富的红军战士帮助光泽地方党组织建立李坊、止马区苏维埃政府和上观、管密、石城、杨里等乡苏维埃政权,组织起游击队,并发动100多名青壮年参加红军,编为一个连加入红三军团

    粉碎敌第四次反革命“围剿”,周恩来、朱德在牛田指挥红一方面军打通中央苏区与闽浙赣苏区赣东北苏区的联系193212月国民党军调集约三十个师计四五十万人分三路对中央苏区发动全面围攻,1230日,周恩来、朱德决定在国民党军部署尚未完成之际,先发制人,红一方面军从光泽、黎川北上,到外线抚河流域寻找战机。

    19331月上旬周恩来、朱德出牛田,亲率红一方面军主力攻克黄狮渡、浒湾,中旬回师建宁、泰宁、光泽、金溪、资溪、余江、贵溪等地,再次占领光泽,回到牛田,此役俘虏国民党军四千余名,缴枪四千余支,使闽浙赣苏区与中央苏区连成一片,达到压迫赣江以东国民党军战略目2月上旬周恩来、朱德再次指挥红一方面军从光泽、黎川出发发起攻打南丰、南城、黄陂、草台冈的战斗,此役共俘虏国民党军万余名,缴枪万余支,至此取得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并打通中央苏区与赣东北苏区、闽北苏区的联系,扩大中央苏区范围数百平方公里。

    巩固闽赣边革命根据地,周恩来、朱德坐阵牛田部署成立闽赣省。为了争取闽赣过界这一区域成为巩固的革命根据地,苏区中央局决定划建宁、黎川、泰宁、邵武、光泽、南城、南丰、金溪、资溪、贵溪(南部)、抚州为闽赣边省,成立省委,并就成立省委征求周恩来、朱德意见

    193325日,周恩来、朱德在牛田致电闽浙赣省委、省苏和周建屏、肖劲光、邵式平等人,电告了中央局的决定,征询对建立闽赣边省委的意见,并通知邵式平到中央局讨论工作。随后,周恩来着手从中央局和闽浙赣省抽调得力干部组建省级领导班子。1933422日,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博古等在牛田接到中央局来电,征询闽赣省委委员的意见。根据周恩来、朱德等的意见,由顾作霖、邵式平负责闽赣省的筹建工作,成立了中共闽赣省委。426日,中央人民委员会举行第四十次常会,讨论了建立闽赣省的有关事项。常会认为“闽赣苏区地方广大,在政治军事上均占重要地位’。因此,决定‘将建黎泰、金资光邵、闽北苏区,以至信抚两河间一带地区划归闽赣省,立即成立闽赣省革命委员会’。5月上旬,闽赣省工农兵临时代表大会在黎川县城东的湖坊召开,正式成立闽赣省革命委员会。

    闽赣省成立后,在周恩来、朱德等领导同志的关注下,省党、政、军主要干部很快配齐。省委成立时,由顾作霖、邵式平、黄道、刘炳龙、刘邦华担任省委常委,肖劲光、方志纯等人为省委委员。顾作霖为省委书记,刘炳龙任组织部长,黄道任宣传部长,李荷凤任妇女部长。闽赣省委的建立,标志着闽赣革命根据地的形成。

    开展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周恩来、朱德、彭德怀、肖劲光、郭岳如在牛田指挥作战,设立行营、东方军后方医院。第五次反‘围剿’开始后,周恩来、朱德在牛田前线部署对敌作战敏锐地意识到国民党军从浦城入闽北进攻中央苏区可能性不大,从资溪、黎川经光泽、邵武进攻中央苏区是主要线路。因此19338月中旬周恩来、朱德命令彭德怀率东方军集结与光泽、邵武,保卫光泽、邵武苏区

    928日,国民党军周浑元部3个师向闽赣省所在地黎川进攻,企图完成东北面的堡垒战,包围中央苏区。105日,彭德怀就东方军诸兵团作战动作报告周恩来、朱德。电文指出:“闽赣军区现在新桥附近,肖(劲光)九日可抵牛田草坪岭村附近,选适当地点设行营,指挥闽赣电台移去。’又指出“东方军后方医院,以选光、资间适当地点设立”。这样,行营决定选在牛田陈家排,与闽赣省军区位置靠得很近,东方军后方医院也根据周恩来的意见迁到牛田,彭德怀来到牛田看望受伤的红军战士,向周恩来、朱德汇报东方军进攻洵口的作战计划周恩来、朱德命令闽赣省军区密切配合东方军作战,要求:“留郭岳如在牛田主持牛田后方并指挥光()()()北地方武装,责成闽赣省军区司令员肖劲光给以具体布置,并派得力同志去光泽领导地方武装,并向邵武行动,保护光泽及东方苏区,掩护牛田后方及运输安全”。

    6日,彭德怀发出东方军进攻洵口命令第二十师由(光泽)杉关出发取道飞鸢横亭等地运动,向洵口攻击;第十九师、第六师为总预备队,十九师于四时由(光泽)止马出发取道杉关到飞鸢待命,六师于5时由(光泽)李坊出发经付家排、黄马()到五秋窟待命;后方联络线由李坊、上观、金坑、新桥、大田市到建宁。洵口之役歼敌3个团,俘敌第六师第十八旅旅长葛钟山11日,第五次反“围剿”旗开得胜。

    周恩来调回瑞金,牛田行营不复存在19331212日,敌3个师向黎川东南面的团村推进,红三军团等部在团村组织伏击,击溃敌人12个团,突破敌人贯前山阵地,进至三都附近。但由于无后续补充,红一、三军团分开作战,未获得应有战果,致使敌人占领了团村,13日周恩来、朱德致电项英,指出:“团村战斗不能获得较大胜利的原因在于分兵作战。建议立即调红一军团及红十四师到康都西城桥,会同红三、五、九军团主力,甚至红七军团一部,集中兵力,在东山、德胜关同敌人主力决战”。但这—正确的建议未被博古、李德和项英等人接受。15日夜,敌进德胜关,红军主力只好撤往泰宁等地。16日,周恩来在牛田再次向中央建议:“中央对前线不明,团村战斗后,迭改电令,使部队运输增加很大困难,请在相当范围内给前线指挥员部署命令全权,免致误事失机”。然而这一建议又未被采纳,并且很快将周恩来从前线调回瑞金。由于“左”倾军事指挥的错误,19331225日,光泽苏区失陷,牛田行营亦不复存在。

    文/张善铮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