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城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浦城 > 史事纵横 > 正文
  • 上梅暴动:红旗飘扬崇浦边界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19278月,中共崇安特支根据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决定在恢复“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被破坏的农民协会的基础上,扩大范围,发展现状,把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去。同时,讨论分析认为浦城新兴七(辖岱后、池家、枫溪、花家一带68个自然村)与崇安小北毗邻,有发动武装暴动和创建革命根据地的诸多有利条件:一是地处偏远,境内山多田少,农民所产稻谷仅够3个月食用,纸业工人日工作强度高达1416个小时,生活十分贫苦。工农群众为生活所逼,迫切要求革命。二是全境地势高,山路崎岖,反动统治势力薄弱。三是当地群众富有斗争精神,特别是岱后王德有在抗捐、抗税、防匪斗争中逐步确立了浦崇边界农民首领的地位。四是新兴七与小北地区有着广泛的经济联系,群众素来友好,患难与共。

    19279月,崇安特支书记徐履峻到浦城岱后村成立特支岱后办事处后,立即着手发展崇浦边界农民协会和工会组织,并提出“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减租减息”等口号,开展“二五”减租运动和工人罢工运动,工农运动蓬勃开展,共发展农会会员1000多人,工会会员500多人。同年冬,浦城第一个岱后党支部正式成立,新兴七革命群众斗志更加旺盛,踊跃参加民众会组织,积极开展练武备战,自己动手制造土枪、土炮、先锋刀等武器,仅新兴七一带就造有“过山龙”土炮60多架、土枪500多杆、16岁以上男丁人手一把先锋刀。

    遵照中央和福建临委关于发动武装暴动的斗争方针,崇安县委在长时期的宣传动员与建立组织、培训骨干等工作的基础上,于19286月,在北乡黄龙岩召开第一次武装暴动准备会议,并决定71日以际下为中心,以安少亮带领的1000余民众队员为先锋,发动总暴动,后因安动摇,被迫更改暴动部署。县委随即召开紧急会议,议论分析崇浦边区一带革命斗争的形势,认为浦城新兴七与崇安小北工农群众富有斗争精神,且武装斗争的准备工作十分充分,暴动条件更为成熟,决定把暴动中心转移到这一带来。7月上旬,徐履峻、安宇、左诗赞等到岱后进一步发动群众,在三将军庙召开有二三百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动员群众做好暴动准备。会后,徐履峻、陈耿等人立即着手组织暴动,建立“民众会”组织开展“五抗”斗争,组建民众队武装,并积极购置武器,秘密开展练武活动。不久,又传来了方志敏、黄道等领导弋横起义的消息,更加鼓舞了浦城新兴七群众的斗志,也更加紧密团结在党的旗帜下。

    武装暴动经过几个月的准备,于19289289时许,在崇安上梅首先爆发。先捣毁了日本买办牛焕书的上梅松木厂办事处,并由暴动队员按布置分头到各乡村拘捕土豪,揭开了上梅暴动的序幕。接着,102日在上梅召开暴动大会,到会的农民达4000多人。浦城新兴七500多名民众队员,带着自制的几百杆土枪和20多架“过山龙”土炮,参加暴动大会。会后,徐履峻率领民众队员烧毁牛焕书松森厂办公楼,处决两名反动分子,焚烧缴来的地契和债单,处罚10多个豪绅的款,劈开大地主朱、万两家设在上梅的仓廊,并把粮食分给贫苦农民。几天内,以上梅暴动区为轴心,迅速扩展到崇安、浦城边界两地508个村庄,其中包括浦城新兴七一带68个村庄。

    上梅暴动后不久,徐履峻、陈耿等借赴宴祝贺王德有二儿子结婚名义到岱后,召开秘密军事会议,认为要加强武装力量,扩大起义区域,必须一方面自己制造武器,另一方面必须从敌人手中夺取武器。针对当时崇浦边界唯有浦城山下民团有步枪10支的情况,决定把这个钉子拔掉,从中夺取正规武器。1015日,新兴七与崇安小北共召集民众队员1000多人,手执土枪,肩抬土炮,于当晚到达浦城山下村外。拂晓前,由詹洪元、詹喜圭带100多人去王柏村抓土豪李季常,其他队员由左诗赞、王德有率领围攻山下民团。这次战斗,共缴获快枪10支,歼灭民团一个班。袭击山下反动民团,打响了闽北工农武装暴动的第一枪,这是闽北第一次旗开得胜的武装战斗,也是闽北革命武装第一次取得正规武装,大大振奋了工农群众的革命斗志。第一次崇浦暴动虽然历时仅30天,但这一大胆而勇敢的尝试,影响至大,意义深远。后来,粟裕在建立浙西南根据地时要把江浦、龙浦、龙遂三个县委机关放在浦城境内,就说到“1928年崇浦边界暴动影响深远,波及浙西南……”。

    上梅暴动的胜利,山下民团被歼灭,震惊崇安、浦城和闽北国民党军政当局。国民党军卢兴帮部、吴鼎元部率崇浦民团数千人,从崇安、浦城分数路向上梅、岱后等地大举进攻,在历经近一个月的浴血奋战后,由于叛徒的出卖,县委书记徐履峻英勇牺牲,暴动受到很大的挫折,革命陷入低谷。19281129日,福建省委在危急关头发出“告崇安同志书”,同时指派省委候补委员、福州市委书记杨俊德到闽北重建崇安县委,领导工农运动,并对暴动后的斗争任务做了重要指示:一是积极恢复党的组织,健全支部;二是继续领导群众进行革命斗争;三是积极宣传党的土地政策,并要与当地农民的实际要求密切联系起来;四是揭露反革命分子勾结豪绅的罪恶;五是积极扩大群众组织。

    192812月,崇安县委在崇浦边界的燕子岩村召开各乡党员代表会议,省委特派员杨俊德、崇安县委书记陈耿参加,会议总结了上梅暴动失利的经验教训,提出建立脱产工农武装作为骨干力量,并制定了再次暴动计划。会后,杨俊德在岱后池家村召开崇浦边民众代表大会,并在起义农民中挑选一批思想进步、斗争坚决、身强力壮的骨干组成脱产武装。浦城新兴七组建的井坑民众队被编入崇浦边区第一队,有队员40多人,快枪 10支,这支队伍后来成为红一方面军55团主力。

    19281218日凌晨,陈耿率20多名民众队员,在下梅街一举捕获反动联首唐锡贯,揭开了第二次暴动的序幕。 1929129日,崇浦两地革命群众集合到上梅下屯村,举行第二次暴动大会,现场处决了杀害徐履俊的凶手。随后,崇安、浦城、建阳、松溪等广大地区都亮出了暴动的红旗,暴动烈火迅速燎原开来,规模和区域都比第一次更为广大,武装暴动的红旗在闽赣边界上空高高飘扬。

    以上梅为中心的崇安、浦城农民武装暴动,是闽北党组织发动与领导的第一次大规模的闽北农民武装暴动,显示了闽北人民敢于在国民党白色恐怖下进行武装夺取政权的决心和力量。这一有纲领、有计划、有组织、有准备的农民暴动,区域广、影响大、意义深远,对闽北乃至闽浙赣边区的革命斗争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它是全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武装暴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省继平和、龙岩后田、上杭蛟洋、永定之后的“五大”农民暴动之一。这次暴动,浦城境内新兴七一带村庄,通过武装割据开辟了第一块革命根据地——浦西根据地,为以后革命根据地和苏维埃政权的创建积累了经验,奠定了基础。在上梅暴动的推动和影响下,随后又爆发了铅山东坑农民暴动和松溪路下桥为中心的建松政农民暴动,形成了闽北大片红色武装割据区域,为创建闽北苏维埃政权和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