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浦城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浦城 > 史事纵横 > 正文
  • 蒋介石驻浦14天指挥镇压“闽变”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蒋介石于19331225日到达浦城,于193417日离开浦城进入建瓯。蒋介石到浦城是坐镇指挥镇压“福建事变”(史称“闽变”)。他驻浦14天惊魂未定,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闽变”发生,蒋介石发出“讨伐令”

    1934年夏,震惊世界的上海淞沪抗日战功显赫的十九路军被调到福建围攻苏区,其领导人逐渐认识到和红军作战没有出路。922日,十九路军领导人陈铭枢、蔡廷锴、蒋光鼐派陈公培到南平王台,与中共彭德怀等东方军领导人谈判,商谈反蒋抗日大计,取得初步成果。1026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及工农红军全权代表潘汉年(潘健行)与十九路军总部秘书长徐名鸿谈判,双方在瑞金签订《抗日反蒋初步协定》。在中国共产党抗日主张的影响和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潮的推动下,十九路军将领“不忍坐视民族灭亡”联合国民党内李济深等抗日反蒋势力,于同年1120日在福州举义,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公开宣布反蒋。蒋介石忧心忡忡,怕推翻他的统治地位,决定调大军入闽镇压。

    “闽变”发生的第二天,蒋介石南京政府发出“讨伐令”,组成讨逆部队,蒋介石亲任统帅,蒋鼎文为前敌总指挥。陆军从浙江、江西分三路入闽:一路集中于浦城,一路集中于光泽,一路集中于德胜关(今江西黎川县南)。集结于浦城的国民党军队为第二路军第四纵队的第三师、第九师及第四路军的第二纵队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及总预备队的第八十师、第八十九师共6个师。

    第二路军(总指挥蒋鼎文)第四纵队(指挥官李延年)所属的第三师(师长李玉堂)、第九师(师长李延年兼),于193311月间,协同第九十师在江西与红军作战,适值“闽变”发生,奉调入闽“讨逆”,乃于1128日集中于江西南城,121日向闽北开拔,至广丰经广浦公路于1217日进入浦城。

    第四路军总指挥官王敬久,所属八十七师(师长王敬久兼)原在江西“剿共”;第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原在南京及沪宁沿线驻防,下辖二六二、二六四两旅,师部驻浙江兰溪。二六二旅驻浙江龙湖镇洋埠,二六四旅驻金华,均奉命加入“讨逆”战斗序列。第八十七师于1211日到达浦城,第八十八师于129日到达浦城。第八十师先头部队13日经江山二十八都到达浦城。

    各路军队集结浦城后,分两路进发,一是以4个师的兵力由浦城集中向建瓯推进,会同该地的第五十六师刘和鼎部为主攻部队,以夺取延平(今南平市)为目的;二是以2个或3个师的兵力从浦城出发,经松溪、政和、屏南,牵制古田十九路军一部,进而占领水口,以截断闽江交通。

    根据以上部署,第四纵队集中浦城后,第九师于17日到达浦城,当日出发松溪,20日到达政和集结;第三师于18日由浦城出发,沿第九师路线,20日到达政和集结待命。21日,第三师、第九师进而占领屏南。第二纵队的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于1216日由浦城出发,20日陆续到达建瓯。

    二、担心途中遭伏击,下令抢建机场

    蒋介石亲任统帅,亲临福建坐镇指挥,指挥机关选在浦城。

    浦城是革命根据地,从江西南昌行辕到达浦城有400多公里,尽是山区古道,山高岭峻,是红军游击队出没的地方,坐轿或骑马怕途中遭伏击,坐飞机浦城又没机场,坐汽车浦城没公路,同样有遭伏击的危险。经过一番考虑,指挥重任别人无可替代,必须亲自出马,所以决定坐飞机到浦城。下令浦城县政府,于是年101日动工兴建机场,限定在两个月内完成。

    机场选定城郊水南大校场,东起五百,南至新亭止,西至饶厝门口,北到毛瘩头,占地350390平方米。机场于101日动工。其时,浦城县政府规定城区居民18岁至45岁先行服务10天,但不敷使用,又把征用民工范围扩至距城10公里的乡村,县长真尧恭总负责,第一区公所负责施工。并设立机场修建处,由驻浦国民党独立第四十五旅旅长张銮基负责督导,于是一区区长张焕奎把城区居民、中小学生驱上工地,日夜赶工,但进度缓慢,至10月底,机场轮廓还未完成,在此督工的四十五旅副官大为恼火,在机场工地上摔了张焕奎几记耳光。县长真尧恭也被撤职查办,由第四十五旅的参谋长刘玉质任县长。刘玉质接任后严责张焕奎。张焕奎受责后,召集城区的镇长、闾长挨家搜罗,逼男女老少一齐上,连跛子也不放过。同时分派富岭、仙阳、临江等共同负责派工。计征调民工4万余人次,挖平小山包数座,铲除土阜20余处,挖掘坟墓40多座,填平池塘20口,终于在1222日修成。

    三、为运输军用物资抢修公路

    浦城至浙江的公路曾在1929年开筑,但至1930年仅修至渔梁,而且桥梁、涵洞均未完成。为能迅速将军队推进浦城,派闽浙赣皖苏五省公路工程指挥处处长曾养甫驻浦督修江浦和广浦公路,在浦城成立筑路委员会,赋粮带征路款,以供筑路经费。广丰至浦城的公路,由广丰的俞瀛麓承包建筑,至121日,草草完成,两线勉强通车。但12月上旬,国民党军队在此入闽时,这两条公路“一经雨水冲浸,路基尽被损坏,加之部队行动,蹄踏车辙,盖觉泞滞不堪,各部行动,备极艰辛”。

    在“闽变”事件爆发的两星期以前,蒋介石在闽浙边境严密布防,命令第六师师长兼赣浙闽边区警备司令赵观涛坐镇浦城。

    四、飞抵浦城,日夜警戒

    19331225日前后,各路“讨逆”军业已开进福建,并接近十九路军。将开战时,蒋介石在江西临川视察后于1225日到浦城督战。

    他在浦城最担心的是怕偷袭,一方面加强对崇安苏区攻击,另一方面调非嫡系部队远离身边。住所选择仙楼山下,便于警卫。在蒋介石抵达浦城以前电令前敌总指挥蒋鼎文,对浦城的城防作了部署,并派侍从室总务组少校副官袁广陛、上尉副官胡镇随打前站,中校侍卫张宗宪带便衣队12人第二批到达,卫士100多人为第三批,都是坐汽车到达浦城。1213日蒋鼎文进入浦城,办公处设在谭处弄李宅。随后派人在城关“号房子”,以备部队及机关驻扎。特别是蒋介石住所,蒋鼎文亲自出马,奔波寻找,终于看中经堂叶子良新建的房子,认为可作蒋介石的“行辕”。这座房子背倚仙楼山,山上有黄子洪的西式楼房一座,可供侍卫人员驻扎,居高临下,便于警戒。房子的左边,紧临驻在仙楼下的军统浦城通讯站(其时,戴笠住在通讯站的对面民房里)。右边紧靠华丰门的城墙,尤便于警卫,于是房主叶子良被迁出,同时经堂及其附近的仙楼下、花园、苏处、直街等处皆为警戒范围,供作蒋介石的侍从处和军事指挥机关。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南昌行营侍从秘书毛庆祥(蒋介石结发妻子毛氏的弟弟)及蒋鼎文的参谋长赵南分住直街吴宅与姚宅。八十师接替城防任务后,成立警备司令部,司令部移在后街(今民主小学内),由八十师师长陈明仁担任司令。

    浦城为闽浙赣三省交界处,早在1927年就举起红旗,建立革命根据地。1933426日,在第四次反“围剿”中取得伟大胜利,闽北苏区与中央苏区连成一片的形势下,闽北苏区包括浦城、建宁、黎川、泰宁苏区等组成闽赣省,当时浦城境内红军、游击队之活跃,而中共闽北分区委、党政机关驻扎在与浦城相邻的崇安大安街。19331212日蒋介石给汪精卫的电报称:“浦城的双亭关及石龙山一带,有赤匪千六百余,枪七百支,有向东窜扰之企图……崇安方面,现有方志敏部匪约千余人,枪五百支,‘匪’势甚张”。129日,国民党八十八师孙元良部进入浦城的吴墩时,驻守浦城的独立四十五旅一营就告诉他们:“距吴墩十余里之九牧附近,有土匪数百,潜伏山间,去年八月曾出劫该地保卫团枪械。”因此,红军游击队的活动,给国民党进军讨伐十九路军造成威胁,不得不分出一定兵力对苏区、游击区进行戒备,派出重兵担任浦城城防,以防后顾之忧。1211日,蒋鼎文就电令第八十八师:“浦城城防由八十八师换替,该师并另派一部队驻九牧附近,掩护筑路。对崇安方面不时派游击,严行警戒,并与筑路掩护部队,妥为联络。”根据电令,八十八师与二六二旅第五二三团第一营,换替吴墩防务,并分一排进驻九牧,其余各部进驻浦城城内。第二六四旅五二八团接替浦城防务。第五二七团进驻西乡,担负对崇安方面的警戒。同时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还规定:各部不准补兵,以防“匪类”混入。

    独立四十五旅原担任浦城城防,八十八师接任后,移驻临江。为了减少崇安苏区对他们的威胁,以免腹背受攻,第二路总指挥蒋鼎文要第四纵队指挥官李延年命令四十五旅及第八十九师全部“进剿”崇安苏区,1221日崇安县城被国民党军攻陷,红军退居四渡桥高堡抵御。

    各路进攻部队离开浦城后,总预备队八十师驻扎浦城,担任浦城城防。据蒋介石中校侍卫官张宗宪后来回忆:“大军开拔后我们留在浦城100多人非常担忧共军突然袭击,难免寡不敌众,要吃大亏,日夜警戒很严。”

    19331225日,蒋介石从南昌行营飞抵浦城,有两架飞机同时起飞,一架福特,一架水陆两用小飞机。蒋介石与宋美龄坐福特飞机,机上有侍候蒋在各处讲话供给开水的随从及书记员各1人,还有警卫人员数人,先行到达浦城。侍从秘书汪日章和宋美龄的1名女秘书,警卫司太乃斯(德籍),厨师2人,译电员2人,飞机师司密斯(美籍),乘水陆两用飞机。水陆两用飞机上午9时出发,到达景德镇上空出现故障,该机有两只发动机,一只损坏,该机成了侧飞,在景德镇10公里的山河上降落,故比蒋介石迟到浦城。

    蒋介石飞临浦城这天,全城戒严,街头巷口布满宪兵、警察、军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时交通断绝。蒋介石与宋美龄一下飞机,就坐上四名轿夫抬的绿呢洋轿,由戴笠开道,进入城区。到达市中心棋盘街时,下轿步行,经直街到达经堂“行辕”,蒋、宋夫妇住一间,侍从秘书住一间,都住在楼下。警卫和其他人员住在四周偏房,楼上无人住。随同蒋介石来的还有两名德国军事顾问,住在浦城中学教员宿舍。

    蒋介石到浦后,县长刘玉质去拜见。刘玉质系独立四十五旅选派,四十五旅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刘玉质深恐蒋介石不信任,拜见时说:“请委员长另派一个县长吧!”蒋介石表示挽留,并说:“现在没有什么事,有事再请你来商量”。第二天,刘玉质又用方胜送一席丰盛的酒菜给蒋介石接风。蒋收下,并给抬方胜的人发了赏钱。蒋介石驻浦期间的食物,包括蔬菜、水果、饮用水等都用专机从江西南昌行营运来。特别是他闻知浦城地处闽北,地区多竹,一入深秋,纷纷落叶,腐烂于水,水性甚凉,饮者染疟疾,他怕士兵生病,影响战斗力,曾发出电报,嘱各部队多加注意。

    五、孔庙演讲一场虚惊

    193411日,在孔庙召开“军民联欢会”,搞得非常神秘,最初传说蒋介石要到会演说,后来又说不参加。临开会时,蒋介石又在亲信的簇拥下,突然出现在会场。他身穿蓝袍黑褂,站在大成殿前面的月台上。大会由陈明仁主持,作简短的开场白之后,即由蒋介石讲话。蒋介石才讲几句,人群中走出上海某报记者、浦城人胡邦兴带着照相机准备给蒋介石拍照片,便衣立即拔枪包抄过来,会场气氛顿时紧张。胡邦兴连忙拿出名片,把手照机给便衣探查看后才“相安无事”。蒋介石继续讲话,达半个小时。蒋介石在讲话中,对浦城的山川秀色和历史人物如真德秀等赞扬一番,宣称此次入闽作战“其胜败有关党国存亡”,要求各界“和衷共济”、“尽忠报国”。最后,对与会人员表示“嘉勉”。

    六、怕出意外乘木帆船离开浦城

    193415日,延平战役结束,蒋介石在浦城接到三十六师宋希濂的告捷,他很高兴。不久,蒋介石就离开浦城,驻进建瓯“行辕”。蒋介石从浦城乘木帆船去建瓯,一船五六人,蒋坐船头,随行秘书汪日章坐船尾。宋美龄另坐飞机离浦。17日开始,蒋介石发出电报均自建瓯所发。

    文/蒋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