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浦城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浦城 > 史事纵横 > 正文
  • 浦城苏区筹盐纪实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食盐,今天只需花上一元钱就可以买到一包,而当我们把时空回放到30年代初期的闽北革命根据地,它就比黄金还贵,那一粒粒食盐凝结着苏区军民的血汗甚至生命。当时闽北的食盐,主要有闽盐和浙盐。闽盐来自福州,称福州盐,从闽江溯建溪由船运而至;浙盐来自浙江龙泉,称龙泉盐,靠人力肩挑入浦再辗转闽北各县。长期以来龙浦两地的人民用浦城的米,龙泉的盐彼此进行物资交流,过着平静无忧的生活。1930年11月,蒋介石开始对中央苏区发动五次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锁,龙泉、浦城两地的国民党反动派不择手段残酷封锁通往闽北苏区的盐路,食盐变得异常紧缺。

    1933年5月,蒋介石在南昌行营颁发《封锁匪区办法》,规定在经常有红军和共产党活动的地区以及邻近地区,各县要设立“封锁匪区管理所”、在交通要隘设分所,所长或分所长由县长、区长或联保主任及保长担任,直属行政专员,地方团队协助;对于封锁区域南昌行营还派员分段负责监督考察。封锁物资的范围分为军用品和日用品,日用品则以食盐为重点。封锁的方法有严格的运输限制、屯积限制、购买限制,取缔负贩,实行公卖等等,“居民购买日用品须由各保长统计本保实有人口,每月所需数量按月或按旬代为购买发给之”。《封锁匪区办法》颁布后,龙泉国民党当局为了杜绝食盐进入闽北革命根据地,对食盐的销售运输进行了严加控制和监督,一律禁止自由贩卖,施行公卖办法,购买食盐需持购买凭单,每人每天食盐限制到四钱至五钱,同时,在龙泉的八都设立盐务站,并派重兵驻守,不准往浦城运盐,企图堵死通往闽北苏区的这条盐路。从龙泉县政府县长何浩然发出的一份电报可以看出当时龙泉通往浦城的盐路已被阻断,电文中说:“公安局罗局长、商会刘主席、第三区封锁匪区管理所陈主任、第四区封锁匪区管理所叶主任、盐业公会翁委员均鉴:顷准张旅长銮基江(3日)电开浦城食盐来源已断,兹饬盐务推销员陈啸溪派员赴贵县采办希即协助办理为荷等由。准查本县自奉令实行封锁以来,对于闽贩来龙挑运油盐等物,未持政府证明文件者概予严禁,诚恐辗转输入匪区,迭经电令遵办有案。兹准前电系中央直属军事机关派员采办自应予以协助,惟闽赣挑贩仍照章封锁,不准擅自挑运以杜弊混,特电知照”。同时,浦城县国民政府也遵照蒋介石在南昌行营颁发的《封锁匪区的办法》,成立封锁匪区管理所,由县长兼所长,设员办事。还设食盐火油公卖委员会,集中营运盐、油,县以下则设8个管理分区,9个公卖分会,并在要冲地点设31个检查卡,群众出入城区、往来乡区者需持良民证通行。各区乡还组织便衣侦察队在通往苏区的道路上巡回检查。同时,为强化在浦的军事力量,加大封锁力度,1934年6月蒋介石嫡系陆军第三师师长李玉堂亲率部队驻浦,入浦后,在与崇安、广丰、建阳的边境地带派重兵驻扎采用划小块分割“围剿”。在苏区出入路口,强抓民夫筑碉堡,过往行人一一盘查,稍有嫌疑即扣押逼供,许多百姓惨遭毒打甚至被杀害。是年8月,福建省第十行政督察专员公署设于浦城,与浦城县政府合署办公,专员盛开弟兼任浦城县县长,下辖浦城、建瓯、建阳、崇安、松溪、政和共6个县,同时成立保安司令部,由专员兼司令。专员公署设浦城后,浦城停办自治,改设“剿匪区”,并按“剿匪区”内民团整理《条例》,将民团改编为乙种保安大队,由县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兼任大队长,商调南昌行营“剿匪”别动队第六队员任中队长和分队长,全县设3个中队、9个分队,队丁247人,对苏区及周边地区进行盘查、封锁,搞“连坐法”。国民党当局与之军队密切配合,对苏区实行经济封锁,计口授粮,计口授盐,每人每天只供应5钱盐,要预付2个月款,无能力预付的就不供给,并规定近的每天供应,远的10天供应一次。如果被发现多买了盐,就会被认为“通匪”,遭到严刑拷打、坐牢以至处死,敌人挖空心思企图饿死、困死红军,割断百姓对红军的支援。

    当时,在浦城的革命之火已成燎原之势,境内相继成立了中共浦西特区委、中共广浦县委、中共建浦县委,设立了浦西特区苏、浦北区苏、炭坞区苏、郊阳区苏、建浦区苏、浦南区苏,浦城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不畏艰险、不怕牺牲、前仆后继,顽强地与敌人抗争,用鲜血捍卫这条盐路:

    发展对外贸易,建立贸易处。1932年10月,中共浦西区委,对敌人的经济封锁,采取相应措施,允许贸易自由,并鼓励向白区商人到苏区经商,在坑口山坳建立苏区贸易处,与白区通商,在区委所在地坑口办合作社,每天都有食盐、布匹、和工业品等几十百把担,最多一天达500担从白区运到浦西区,然后转送到崇安的闽北分区委。

    在浦城县南部重镇建立闽北苏区石陂贸易处。1932年夏闽北分区委派岳燕谋、曹忠忠、王高清3人到石陂与医生杨草包(外号)联系,在石陂街建立秘密红色贸易处,以开设杂货店为掩护,常挑货担串村走户,到碓下、黄墩、塅尾一带开展革命活动,先后发展13人参加革命,并吸收杨草包、王香官、王破刀等4人入党,建立了党支部。在党支部领导下,贸易处的同志在革命群众的配合下从国民党统治区采购到食盐、药品、布匹、铜、铁及其它用品,一批批秘密运往苏区,又把苏区笋干、茶叶、生猪、木材,运到墟市出售。贸易处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得到了闽北分区委的表彰,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1933年2月,余文金、王香官、胡小呀3人被敌人抓去,采用烙红铁丝烫、浇滚烫的开水等酷刑,3人坚强不屈,拒不招认,敌人一无所获,就把他们枪杀后示众。是年8月,杨草包被石陂碓下村大刀会抓去杀害。面对敌人的残暴,浦城人民毫不屈服,仍然冒着生命危险积极向苏区运送食盐,在送盐路上有数十位同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尤为惨烈的是西乡桥麦岭村农民蒋春田在摸黑给苏区送盐的路上被反动民团抓去杀害,并在街头暴尸三天。

    找准机会,历险夺盐。翻开民国档案,清晰可见当时浦城军民勇夺食盐,国民党反动派如坐针毡,四处求援的情景:1934年9月4日,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盛开弟接到报告:“匪于2日上午3时许由八都退分作两股,一股仍在八都附近,一股至溪头宝鉴抢掠财物,在该处晚餐匪数,据农民传言约有千余,中有挑担者约三百余,担尽属食盐”。“溪头有路可通登俊、党溪,又可达忠信,似有窜回崇安、广丰模样,恳请分途派队堵截并加派队伍至富岭维持秩序······不胜迫切待命之至”。同年10月23日,詹式琅又报:一、据探报本月19日半夜有土共百余人由渔梁、小毕过乌石岭向流源方向而去直至21日夜间该匪始由原路而回,押解食盐数十担运入匪区;二、近来赤匪利用穷氓直往龙泉浦城交界之处挑运食盐,一面约期中途迎接以资保护。11月13日,盛开弟令浦城县保安大队兼大队长陈  :由于“近日匪方食盐一由黄碧洋之焦山过渔梁万业寺小路向蒲灰林而去,一由溪东凹潜过画墙头而去”,“万叶寺画墙头等处为该匪运盐必经之路,除通报外合,亟令仰转饬驻仙阳分队随时严缉”。 11月23日,函请陆军独立团第四十五旅第七三五团团长派兵力暂驻忠信:报称“盘踞古楼上下洋之共匪,将全部窜驻黄沙、登俊等处,企图劫夺我方由龙运浦之食盐,及破坏龙浦路交通”,“恳请贵团转饬驻防吴墩部队,酌派兵力,暂驻忠信,以资镇慑,而安民心”。 11月24日,盛开弟密电福州省主席、上饶赵司令:“漾(23日)晚富岭又遭大股匪袭,县保安队枪17支据碉抵抗,弹尽不支,分队长季良善并队兵九名人枪被掳,死伤5名,碉毁。龙浦路大桥两座亦被焚。居民尽遭劫,并劫去由龙泉运浦途中食盐万斤向流溪窜集。”

    广浦独立营配合红军58团、红三团攻打龙泉八都盐务站。1934年12月中旬,红军58团团长黄立贵、红三团政委洪家云、广浦独立营营政委叶全兴,各率所属部队共800多人,会师于浦城毛洋,在毛洋开干部大会,部署打住溪兵分两路:一路从浦城坑、郑惠口、湾潭到住溪;另一路从夏青坑、白岩、碧龙、柳沙岭到住溪。沿途浦城几百名群众自愿参战。驻守国民党军,看到红军大部队,各自逃命,守炮台的敌人被打死2人,10被俘。打下住溪,没收了大土豪的金银,开仓把囤积的粮食分给贫苦农民。接着从住溪出发,经新蓬、岙头、山溪口,围攻八都打下了八都盐务站,消灭敌军一个排,烧了敌军一个碉堡,缴获了一批东西,红军打下盐务站,把储存的食盐全部分配给群众。

    打开尘封70多年的红色历史,找寻浦城人民为闽北苏区舍命筹盐的足迹,不禁为之震憾,为之感动。我们的先辈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他们就如一座座不朽的丰碑永远矗立在我们心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