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浦城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浦城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浦城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九一八事件,侵占我东北三省后,继续大举入侵。国难当头,全国人民纷纷要求停止内战,抗日救亡。国民党蒋介石不顾人民的正义要求,坚持反共立场,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口号,又调集大量兵力向中央苏区发起第四、第五次“围剿”。

    由于王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领导,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遭到失败。193410月,中央红军主力被迫从苏区的西南方向突围,进行战略转移,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在这战略转移之前的7月份,中央派出抗日先遣队,举起北上抗日的旗帜,从中央苏区的东部出发,向闽、浙、赣、皖诸省的国民党统治区后方挺进。

    先遣队由红七军团组成,寻淮洲为军团长,乐少华为军团政治委员,曾洪易为随军中央代表,粟裕为参谋长,刘英为政治部主任。全军团共6000多人,编为3个师,每师实为1个团。第一师(五十五团)师长兼团长胡天桃,政治委员李仕园;第二师(五十六团)师长兼团长王裔三,政委李世清;第三师(五十七团)师长兼团长王永瑞,政委李达斌。先遣队随带300多担印制的宣传品,如《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中国能不能抗日》、还有“一致对外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拥护红军北上抗日运动”等标语口号,准备供沿途散发,宣传我党抗日主张。

    193476日晚,先遣队从江西瑞金出发,经闽西、进军闽中,攻打福州,驰骋闽东,转战闽浙边,一路冲破国民党军重重堵截和追击,声威大振。同年93日,由浙江龙泉八都西进,抄山路达闽浙边境,在龙泉溪头、坑口一带村中宿营。

    当先遣队在浙江攻克庆元县城时,浙江保安处长俞济时经电奉蒋介石批准,即于829日将驻守浦城富岭的浙江保安纵队第三团调往浙江增防。30日在庆元竹口,先遣队与浙江保安纵队三团、丽水保安警察大队及庆元县保安团的部分遭遇,激战了八九个小时,打跨了三股敌顽的阻截。浙江保安纵队三团被击溃,团长何世澄带几个残兵逃到龙泉县城,他自知难向上级交差,绝望地以命令勤务兵向他开枪的方式结束了生命。浙江保安纵队三团的消灭,给先遣队进入浦城造成了有利条件。

    先遣队进入浦城前夕,闽北红军积极策应。广浦独立营、浦西游击队于91日上午到高路(今高源)、流源、登俊、党溪接应,由于见先遣队未到,便虚晃一枪,于2日晨回兵袭击仙阳、巽源。接着,除派出一小部分兵力送战利品回浦西古楼外,大部分人员留在巽源宿营。之后,广浦独立营、浦西游击队复往登俊、党溪接应先遣队。闽北红军五十八团则在黄立贵率领下,在建松政地区频繁活动。国民党浦城县、区长顿感四面楚歌,惶恐不安,纷纷向上告急。91日国民党第四区区长向国民党福建省第十行政督察专员兼浦城县县长盛开第报告“赤匪三百余人,枪百余杆,于本(日)上午经过高路、流源向登俊、党溪方面窜去”,“现上同、忠信一带人心惶惶,恐其回时抢掳,除召集壮丁各持鸟枪武器,分散黄天尖、乌石岭、船山、白岭、溪源各扼要处把守,实力单薄,悬飞派驻军跟踪追击,抽调部队前来协防围剿。”92日,国民党第三区区长报告:“匪于今晨窜至三区巽源乡······本区驻防常备队力量单薄,人民惊惶万分,请俯赐拔进剿”。94日,国民党第二区区长向县长快邮代电:“陷八都匪退窜溪头宝鉴寺等村······传言约有千余,中有挑担者约三百余担。溪头距富岭仅四十余里。······加以筑路员工由龙泉退入富岭,而至他乡者计数百人,市面秩序甚见纷乱······似有窜回崇安、广丰摸样,电请钧长鉴核,恳请分途派队堵截,并加派队至富岭维持秩序”。93日,盛开第分别密电上饶警备司令部和南昌行营委员会蒋介石:“工事原用木栅土墙构筑。······七三五团本日已由石陂往援(仙阳)明日可到。······松政赤匪,似有大举攻浦,与崇安连击之企图。

    94日晨,天蒙蒙亮,先遣队到达浦城东坑桥,灯盏坪一带。由于对红军不了解,又受到国民党反动宣传的欺骗,当地群众对红军很害怕,听到红军到来就躲到山上去了。为了揭穿国民党的欺骗宣传,让群众了解红军,先遣队路过村庄时,严守军纪,不动群众财物,不进民舍休息。午后红军队伍过完后,一些老百姓回村探视,只见家中门户没动,栏圈禽畜无缺。这天,先遣队先后经塘口、苏州凹、松树坪、东源,到达党溪、登俊宿营。红军离开东坑桥几小时后,一直跟踪、与先遣队仅保持二三十里距离的国民党四十九师也追击到东坑桥,他们骄横暴虐,不仅肆意宰杀百姓猪鸡禽畜,还强行抓挑担。国民党军队过境的骚民举动与红军过境的爱民作风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使先遣队所经地方群众对红军有了亲身的感受和认识,对红军留下了良好的深刻印象,这为后来挺进师领导浦东北人民革命奠定了基础。

    95日,先遣队离开党溪,登俊,向忠信进军。途中,与闽北苏区前来迎接的广浦独立营、浦西游击队会合。同日下午,先遣队在下洋(即上村)与国民党四十九师一部接触,慑于先遣队的声威,四十九师不战而走。在忠信,先遣队歼灭浦城县自卫队中队一个连。之后,又经上同、排栅、下小碧、上小碧、茄萝,在渔梁村边趁着夜幕掩护,穿上江(山)浦(城)公路,截击敌运兵汽车一辆,俘敌多人,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20余支,并破坏了一段公路和国民党通讯电线。在渔梁,先遣队没有夜宿,在群众的引路下,又经花墙头、麻山、大年坑,到上洋、下洋。之后,先遣队又经过山际、周公畲、花竹林,于6日到达闽北苏区浦城古楼,分散在沿线六七里路的石村、凹头、村尾、柘坑源(即石坑源)、枫树下、八佛殿、洋潭桥、岩前、古楼、潘处坞、桥头、村头、板桥(板坑源)等13个村庄驻扎。当时正值青黄不接,但是逐渐认识到红军是穷人自己的队伍的农民群众还是主动摘下未成熟的南瓜、玉米给红军作军粮。先遣队走到那里,就宣传到那里,至今,古楼村还保存着当年先遣队用墨汁书写的一幅大字标语“实行优待红军条例”。

    先遣队原计划利用闽北苏区的有利条件进行休整和总结,同时计划以这里为依托寻找战机,给尾追的国民党第四十九师以有力的打击,摆脱被动地位,尔后再向浙西、皖南发展,以吸引和调动更多的敌人。但是,由于中革军委认为“拟于闽边区休息,这恰合敌人的企图,因敌人企图阻止你们前进”,指示先遣队迅速离开闽北,“立即开始执行别动队及游击队的任务”,“限于本月10日,绝对不得迟延等待”。在中革军委的一再催促下,先遣队休整三天后于99日离开闽北苏区浦城古楼。当时,有一批(一二百名)伤病员需要安置,还有一批武器、弹药、鸦片等战利品也要送交闽北根据地。于是,先遣队派五十五团二营(又称加强营)四连、六连,由营政委洪家云和朱营长率领,在古楼洋潭桥与广浦独立营第三连、浦西游击大队会合后,一齐护送伤病员和武器等战利品去闽北苏区坑口,送交闽北红军游击队。

    当先遣队在古楼休整时,浙江的敌军大量地调往闽浙边堵截。浙江保安第一纵队副指挥蒋志英率部在江山县廿八都重点设防;国民党四十九师、浙江保安第一纵队另两个团,赶到浦城仙阳、渔梁与江山廿八都一线布防。

    先遣队离开古楼,从石村茶梨坑进入广丰界牌、小溪、徐丁头,并在大峰宿营一夜。10日,经大溪滩、七星牌,又进入浦城九牧的高山头、尖溪、渭溪,在九牧穿过江浦公路,往官路方向进军。11日清晨,到达官路,作短暂驻足。这天,红军指战员在官路、河村、李处、高门四个村广泛开展抗日救国宣传,张贴标语,召开群众大会,同时打土豪地主,将没收的财物分给群众。当日晚上9点多钟,先遣队陆续离开官路,由叶福寿、王树明、祝乌狗、祝福兰等群众带路,往王村方向前进,12日,先遣队经王村出发,前往浙江江山的廿七都。

    先遣队从94日由龙泉进入浦城东坑桥,至12日离境往江山,在浦城八九个昼夜,途径浦东北、浦西北、浦北数十个村庄,行程约四五百里,宣传了党的抗日主张,揭露了蒋介石投降反共的真实面目,扩大了党和红军的影响,对浦城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和革命斗争的深入起了积极的历史作用。

     文/邹可樵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