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昌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顺昌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顺昌县土地改革运动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土地问题,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个基本问题,实行土地制度改革,是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项重要任务。顺昌县是19496月解放,195012月取得剿匪反霸斗争基本胜利的形势下,县委领导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这是废除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为农民土地所有制的一场深刻的历史性变革。

    一、土地改革前顺昌县农村的土地占有关系

    顺昌县在解放初期划为5个区,到194912月,先后在城关、洋口、大干、元坑、仁寿成立区公所,1950起至次年上半年,陆续废除保甲制,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原有85个保改为85个行政村。按土改时统计,全县共有农户16405户,农村人口61312人,耕地143890亩。土地改革前,顺昌农村的土地制度总体是旧中国遗留下来的封建土地所有制。由于历史地理上的原因,顺昌县的土地占有关系具有些具体的特点:

    (一)土地占有关系不合理,地主对农民的剥削极为严重土地改革之前,占全县农村人口3%的地主,占有全县总耕地的23%,每人平均15亩多,而占人口48%和雇农,仅占有全县总耕地的10%,每人平均不到一亩。这种极不合理的土地占有关系,是旧中国土地制度的特征,也是封建地主阶级剥削农民的基础。地主出租土地,放高利贷、雇长工等形式残酷剥削农民。地主的田租按七五收租,出租田产量由地主确定。一般是按每桶(3.5亩)定15担干谷,七五收租就是要交定产数的75%15担干谷交地主11.25担。佃农辛辛苦苦劳动一年,交完租谷后所剩无几。如遇自然灾害减产,田租也要如数交齐。许多农民为了活命,只好向地主借粮食,受着利加五或八的高利贷剥削。即向地主借一担谷子,要还一担五(半)或一担八给地主。广大农民在地主阶级沉重的田租和高利贷剥削下,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悲惨生活。而地主阶级并不从事生产劳动,他们靠占有土地剥削农民过着不劳而获的寄生生活。

    (二)土地占有情况比较复杂。地主、富农占有大量土地工商业者、小土地出租者、手工业者、自由职业者等都占有一定数量的土地,还有公轮田(包括族田、祭田、学田、庙田等)比重也比较大。占全县农村人口6.01%的地主、富农,以各种形式直接或间接地占有全县54.12%的土地(包括公轮田实际是由地主阶级和封建势力所把持)而占农村人口93.88%的贫雇农、中农和其他劳动人民,总共只占有44.88%的田地封建地主阶级利用其在经济上的统治地位,把持各级政权,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有的地主与土匪、国民党特务互相勾结,残害群众,有的地主本身就是匪首。

    顺昌解放后,广大农民群众迫切要求摧毁封建土地制度,改变不合理的土地占有关系,实现农民在经济上,政治上获得彻底的翻身解放。

    二、顺昌县土改运动的准备和发动

    19506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11月底,中共福建省委出了《关于加紧剿匪及开展土地改革运动的决议》。在开展土地改革前,顺昌县委认真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一是开展大规模的剿匪斗争,为土地改革运动的顺利开展扫清障碍。顺昌县的大规模剿匪从194910月开始,到195011本结。共歼灭土匪、特务1000多人,并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匪首恶霸。匪患基本肃清全县农村获得初步安定。二是领导全县农民开展减租反霸运动。在减租反霸运动中,全县共斗争恶霸11人,向地主、富农和其他收租户共减租(谷子)132.8万斤。受益农民22379人。发动群众严重打击了地主恶霸的反动气焰为土地改革运动的开展打下了群众基础。三是结合剿匪反霸,各地普遍建立农民协会和民兵组织。在土改前的195011月,又对农民协会和民兵组织进行整顿清除混进来的阶级异已分子。通过整顿,把农民协会作为土地改革的执行机关,使土地制度的改革有了组织保证。四是加强领导,培训骨干。县委为了加强土改运动的领导,成立了顺昌县土改委员会和政研组,由县委书记李森兼任土改委员会主任,并于195012月举办土改训练班。参加训练班的有各村村长、村农会主席和部分机关、单位干部及工作人员,人数164人。他们一边学习《土地手册》,一边联系实际进行认真讨论。训练班结束后,一部分返回本村工作,多数由县委统一安排,参加县土改工作队,成为带领群众开展土改运动的骨干力量19511月,又培训354名骨干参加土改工作队。

    在完成了土改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后,县委进行了全县开展土地改革的具体部署,即先搞试点,后分两批进行。195012月,开始在一区(城关)的街、余墩村和二区(洋口)的白沙村开展土改的试点工作。通过试点,摸索经验,推动全县面上的土改运动。19511月开始进行第一批41个村的土改,19512-3月,开始进行第二批31个村的土改,整个土改运动分为四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是发动群众阶段。土地制度的改革,是一场伟大的群众运动,没有广大农民群众的参加,土改是搞不好的。因此,土改工作队进村后,坚持群众路线,通过访贫问苦召开诉苦会,农民代表会举办农民积极分子短训班等宣传土地改革法等文件,使广大农民群众懂得土地改革的正义性和必要性。明确党对土改运动的方针政策。同时,积极组织发动群众用自身经历进行自我教育,提高阶级觉悟和政水平,然后发动群众起来斗争地主,召开斗争或审判地主的群众大会,斗争大会有力地打击了地主的威风,使贫苦农民扬眉吐气,认识到团结起来的力量,从而激发了广大农民群众参加土改运动的积极性。

    第二阶段是划分阶级阶段。划分阶级,评定成,是搞好土改运动的关健。只有划分好阶级成,才能分清农村的阶级阵线。划分阶级成的政策依据是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份的决定》。县委指示各地采取“小心谨慎、稳步进行”和边学习、边评议的方法,最主要是使干部群众掌握划分标准,明确政策线。特别要分清地主和富农、富农和富裕中农、中农和贫农的主要分界线。地主和富农虽然有剥削,但地主本身并不劳动,或劳动不多,富农则有劳动,所以从事主要劳动满四个月或不满四个月作为富农和主的分界,但“富农出租大量土地超过其自耕和雇人耕种的土地数量者,为半地主式富农。”富农和富裕中农中农的分界是根据其剥削收入占家庭全部收入的比例而定,剥削收入不超过其总收入的25%为富裕中农或中农超过25%者为富农。中农和贫农的主要分界在是否出卖劳动力,中农一般不要出卖劳动力而贫农一般要出卖劳动力。划分阶级成份的时间界限,以当地解放前三为准。在具体划分时,有的地方是先划出贫农、中农等,最后再划分地主有的地方则先划地主,然后再划中农、贫农等。论用哪种方法,都要组织群众论评议,充分发扬民主。然后张榜公布,征求意见,再由农民代表审查,最后报区里批准确定。顺昌县划分阶级成份结果是:地主356户,半地主式富农119户,富农245户,中农3646户,贫农7494户,雇农930户,其他成份3585

    第三阶段是没收分配阶段。没收分配是土地改革的目的,也是个运动的核心。土改工作队先对土地进行逐户、逐块地核实面积核查清楚后,则要进行评产定产工作,就是根据土地的好坏来确定产量一般是把土地分为三等,有地方分为五等。评产定产工作为粮食征购、统购工作打下了基础。没收分配工作是在搞好土地面积核实和评产定产工作的基础上进行的。首先是没收了地主和半地主式富农的土地和多余的房屋财产,同时还征收了祭田、族田、庙和工商业者、小土地出租者的土地。分配则是没收及征收来的土地或房屋财产分给无地少地的农民。具体做法是以村为单位,按人均占有土地定出最高与最数目,按人口统一分配。根据照顾原耕农的原则,基本上是按谁租种的田就分给谁,并按人口的多少和土地的好坏远近作调整搭配,对自有土地达不到村人均数的中农,给予补足。如有超过也不征收。地主、半地主式富农,也同样分得一份土地,使他们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对地主多余的房屋、粮食、耕牛、农具等,由各村农民协会没收,尔后分配给缺少的贫农民。

    第四阶段是复查总结阶段。土地改革是一推翻封建土地所有制的伟大革命。因从事土改工作的人员经验不足,政策水平参差不齐,为了及时纠正偏差,克服工作中缺点县委组织力量对土改情况进行了全面的复查。当时也称“结束土改工作”。具体做法是先采取开干部会群众代表会和个别了解座谈等方式,然后再开群众大会,动员广大群众起来参加检查。复查结果(全县单位进行分类排队),一类乡12个。二类乡31个,三类乡3个,各种类型的特点和主要存在的问题:一类乡土改搞得比较彻底,但没收、征收而漏没征收的土地160.33亩,错征收的土地12.07亩;划错成份的有8户;有个干部多占土地12.22亩。二类乡的土改搞得不够彻底,问题较多:漏收土地3507.27亩,一些贫农和中农分地不足,或未分到土地;漏划地主29户,错划地主6户,错划半地主式富农2户,错划富农17户,错划中农81户,错划贫农73一些基层组织混进了阶级已分子,有的街长当过保长,副村长当过国民党区分部委员,民兵队长原先是土匪等。三类乡没有达到土改的基本要求,群众没有发动起来,地主的威风没有扫地,他们还很猖狂。三类乡(计三个乡)共漏划漏收7户地主,土地162.68亩;多占果实的干部4人,多占土地12.81亩;农会和民兵组织中为匪通匪的不纯分子21

    县委对复查后发现的问题,分别进行了处理:对漏划阶级成份和漏征收土财产的按政策规定由干部群众讨论纠正;清除混入基层组织中的不纯分子;严肃批评教育和处理多占土改果实的干部,经教育后都把多占的土地财产退还。同时,针对三种不同类型乡的问题分别采取不同的措施:一类乡主要是做好巩固提高工作;二类乡主要是搞好“补课式”的继续发动群众工作,斗争了漏网地主10个,不法地主20个,对分地不足或未分地的农民给予补分;三类乡是加强力量,重新发动群众。重新组织农民对地主的斗争,斗争了漏网地主5个,不法地主8个,彻底扫除了地主阶级的威风,摧毁了封建势力,完成了土改任务

    经过复查纠正了偏差处理了遗留问题,随后转入颁发土地证工作。首先是召开群众大会,进行宣传活动,说明颁发土地证是人民政府用法律形式来保障土地改革的胜利果实,保障农民的利益。其次是再次核对土地,防止遗漏和差错。最后是各召开群众大会,颁发由县政府盖章编号的土地证。举行隆重颁证仪式,并当场烧毁旧契。广大农民欢天喜地,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热烈庆祝土地还家。

    顺昌县的土地改革运动,从195012月开始,到19517月基本结束,共没收地主、半地主式富农耕地28624亩,房屋1547间,耕牛36头,农具8543件,粮食35.26万公斤,家6723件。征收富农、工商业户耕地4583亩,族田、庙田等36812。把这些土和生产、生活资料分给贫农雇农和中农,使他们永远摆脱封建地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土地改革中对山林处理是在土地分配全面完成的基础上,19518月,县委在余墩、谢屯两个乡试点,然后分二批开展,到年底,山林改革基本完成,全县共没、征收山林102.1万亩(不含建西县),其中没收地主山林20.2万亩,轮祭山30.2万亩。公众山18.8万亩,无主林32.9万亩。划分国有林34.4万亩、村有林18.8万亩;分给缺山少山农民48.9万亩

    三、顺昌县土地改革运动的主要成和经验

    顺昌县土地改革过程中虽然出现过一些问题和偏差,但在县委的正确领导和土改工作队及广大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运动的发展是健康的,所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其主要表现在:

    (一)废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从根本上改变了不合理的土地占有关系。经过土改,全县有8424户(28871人)贫雇农和3646户(15800人)中农等共获得了土地77237.498亩。占全县农村人口3.93%的地主和半地主式富农占有土地从土改前的23.5%下降为3.47%占全县农村人口46.97%的贫农和雇农占有土地从土改前的10.4%上升到51.57%。延续几千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被彻底摧毁了。农民成了土地的主人,“耕者有其田”,从梦想变为现实。

    (二)解放了农村劳动力,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和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获得土地的广大农民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他们第一次以主人翁的态度种田。在1951年整个冬季,全县形成积肥备耕和兴修水利的高潮,在土改后的第一年(1952年),全县粮食平均每亩产量就由土改前的120多斤,提高到250多斤,这在当时已是个了不起的飞跃。在土改后短短的几年内,顺昌县农民就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

    (三)加强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从剿匪、减租反土地改革,广大农民群众对我党的认识产生了飞跃,感到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广大人民群众谋利益的党,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劳动人民才能翻身解放,当家作主人。在土改斗争激烈的时候,不论我们的干部走到哪里都有群众暗中保护。同时,全县乘着土改胜利的东风,开展民主建设工作,发动群众民主选举人民代表和乡政府的正副乡长。土改运动后,全县社会面貌焕然一新,人安居乐业,社会秩序井然,社会风气良好。农民群众感谢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他们翻身解放,思想政治觉悟空前提高。许多青年积极报名参军,奔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前线。广大农民努力生产,增产节约,支援国家建设,顺昌县的粮食征购统购任务年年超额完成。

    顺昌的土地改革之所以能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完成,并取得上述的巨大成就,主要是县委认真贯彻执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和党中央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坚持从顺昌的实际出发,采取了适应本县土地占有关系特点的有力措施,主要经验及措施是:

    (一)认真执行土改总政策,防止“右”的和“左”的倾向发生。在整个土改运动中,县委始终坚持了“坚决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和农村中一切反封建力量,中立富农,打击不法地主”的总政策。因为在农民群众中,贫农和雇农受封建地主的压迫和剥削最重,受苦最深、对土改的要求也最迫切,是我党在农村的依靠力量。中农虽有一些土地,但也受地主的剥削压迫,是贫雇农的兄弟和朋友。团结中农就是壮大力量组成农村反封建统一战线。对富农则争取其中立,有利于克服阻力,孤立地主,保证土改运动顺利进行。在地主阶级中,真正顽固与人民为敌、抗拒土改的,是少数不法地主,把不法地主作为打击对象,有利于分化瓦解整个地主阶级,有利土地制度的改革。

    在贯彻土改总政策的过程中,县委提出当农民群众还没有发动起来时,要防止右的倾向。如有的地方由少数干部包办代替,未经发动群众斗争地主就进行分田,即搞“和平分田”。又如有的地方天天开会发动群众,却又不组织群众斗争地主。还有的地方只依靠少数积极分子与地主斗争,运动搞得冷冷清清。甚至还有个别地方出现假斗争即会上斗争地主,会后又向地主说好话等等。县委发现这些右倾向后,及时进行了纠正。但在群众普遍发动起来后,敢于向地主展开斗争时,有的地方又出现了罚跪,吊打地主的现象,有的地方甚至侵犯了中农的利益。县委发现后,严肃批评了这些“左”的错误做法,指出如不制止,任其发展下去,势必形成乱打乱吊甚至乱杀,使土改运动走上混乱和失败。由于迅速纠正了一些“右”的和“左”的错误做法,土改运动才得以健康开展。

    (二)建立人民法庭,把土改与剿匪、镇反结合起来。地主阶级并不因其政治代表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崩溃而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特别他们中的一部分硬分子(不法地主),更是顽固地坚持与新生的人民政府为敌,千方百计破坏土改运动。他们到处造谣众,表面伪装老实,暗地里却分散财产,隐瞒土地,或派人混入农会和民兵组织,窃取部分政权,或勾结土特务,企图反攻倒算。如四区的扶延乡(197010月划归沙县管辖),乡政权被匪首廖祖顺操纵,组织假农会,农会主席、村长、民兵队长都是土匪。土改工作队进村后,廖匪潜逃山上,一方面留下假农会主席(土匪)来应付工作队,另一方面又威胁群众,煽动群众包围工作队。工作队经过艰苦细致工作,在群众的支持,活捉了匪首廖祖顺及大部分土匪,打击了阶级敌人的反动气焰,把群众发动起来,才使土改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为了有力打击敌人的反动气焰,扫除他们设置的障碍,保证土改运动的顺利开展,顺昌各区普遍建立了人民法庭。通过人民法庭,惩办民极大的恶霸地主,镇压一些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全县在1951年土改中共歼土匪106名,捕获反革命分子454人,其中处死刑268人,判处其他徒刑的221人。土改与剿匪镇相结合,是顺昌土改运动的一个明显特点。

    (三)认真执行保护私营工商业的政策。顺昌在解放前私营工商业就比较发达。特别是洋口,历来就是闽北与福州沿海一带商品贸易往来的集散地,素有“小福州”之称。土改开始后,私营工商业者思想紧张,担心其资产会被没收,不敢大胆经营。有的还准备收摊。县委根据土地改革政策,规定只征收工商业者农村出租的土地,至于他们用于生产经营的厂房店铺及其用地,给予保留,对地主兼工商业,也只没收他们在农村出租的土地,保留其直接经营工业的土地和资产。经过对政策的宣传教育,各地都能认真地执行保护工商业的政策。没有发生侵犯工商业者的现象,没有影响城镇私营工商业的发展。这对顺昌解放初期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四)认真执行保护富农经济的政策。县委一方面根据中央的规定,把出租大量土地超过其自耕和人耕种的土地的富,划为半地主式富农成份,以示和一般富农的区别。对这部分人的土地给予没收。另一方面,认真做好保护一般富农经济的宣传解释工作。使大认识到富农虽然也有剥削他人的一面,但富农一般占地不多,他们占有的土地主要是为发展生产。在解放初期我国生产力还十分落后的情况下,保留富农经济,有利于农业生产和农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也有利于减少阻力,集中力量打击不法地主,胜利完成土改任务。

    (五)不断加强对干部的纪律教育,开展反腐斗争。县委非常重视对土改工作队和农村干部的教育,对个干部的思想作风和纪律等方面的问题,只要一冒头,就抓紧处理,决不姑息养奸。如土改工作中,有些干部接受地主贿赂被地主收买,有的乡村干部把自己的坏田拿去换好田,有的还多占土改果实等,对这些腐败现象,县委进行了严肃处理。把混入革命队伍的腐化变质分子清洗出去,纯洁革命干部队伍。同时,开展整顿纪律和作风,不断提高干部的思想政治觉悟,自抵制地主阶级的拉拢腐蚀。如一区一街有位干部,面对地主贿赂10万元(旧人民币)不动心,把它交给农会处理。由于县委重视纪律教育,绝大多数的干部都能做到工作勤奋,廉洁奉公,作风正派,有力地保证了土地改革的胜利完成

     文/陈伯毅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