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顺昌历史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顺昌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红军东方军占领洋口
  • 2015-01-12 来源: 作者:
  •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洋口镇为建瓯县第八区,距顺昌县城三十华里(一九三六年始归顺昌),是个万余人口之大镇。它位于顺昌县东南部的富屯溪北岸,依山傍水,是个天然的好码头。顺流南下,可通峡阳、南平、福州等城;逆水北上能至邵武、泰宁、将乐诸地。它不仅是闽西北的水路要津,而且商业、手工业较为发达,亦为闽西北之经济中心。就码头而言,大小十二个,可停泊二十五吨以下各种船只三、五百艘。街面上,各类商店鳞次栉比,各种商品应有尽有,外来客商往来不断,酒楼客栈通宵达旦,就连“外国佬”也此开设学校讲堂。小小山镇可谓“繁华兴旺”,被誉为闽北的“小福州)

    但在那“百年魔怪蹁跹”的世道里,这小山镇成了官僚、军阀、资本家以及土豪、劣绅享乐、逐利的场所。而广大的劳苦群众却被强加的四十余种苛捐杂税的残酷剥削,过着贫穷、悲楚的生活。

    (一)

    一九三三年五月,中央红军在江西大湖坪进行了大整编。中革军委决定以三军团为主组成东方军,由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滕代远率东方军东征福建。

    七月二日,东方军肩负着“筹款百万、赤化千里”,“把红旗扦到福建去,开辟新的根据地”的历史使命,挥戈入闽。不到一个月即恢复了太宁、宁化、清流、归化等红色区域。随继,东方军又攻克泉上土堡,全歼朋口之敌,大败号称“铁军”、“强顽”的十九路军区寿年部三个团的兵力,威振福建。尔后,东方军乘胜径取沙县的夏茂、高桥,于八月二十四日兵分两路,一路由夏茂入顺昌的郑坊经蛟溪直驱顺昌县城、一路从高桥入南平的王台转逼洋口。吓得洋口守敌五十六师刘和鼎部孔海琨团和洋口水警队丧胆落魄,仓皇逃窜。

    一九三三年八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彭德怀司令员率东方军政治部(一部分)、以及四师十、十一、十二三个团陆续南渡富屯溪,进洋口镇。

    (二)

    东方军进入洋口之时,洋口正处于一片混乱之中。由于当地群众与商户对红军缺乏了解,加之反动势力对红军肆意污蔑、造谣,故使不明真相的群众以及商户亦随反动军阀、资本家出走,以致百余家商店关闭,工场停业……

    为了尽快地改变这种现状,东方军在进入洋口之后,部队露宿街头,纪律严明,对群众利益秋毫无犯,同时派员沿街巡逻,维持治安。群众见此情景,无不热情端茶送水,痛国民党军阀对红军的恶毒造谣,并愤怒地将青天白日旗抛入茅厕之中。

    翌日,东方军政治部设原蜚江小学,现洋口学址)一面号召各部为“筹款百万、赤化千里、扩大红一师”而斗争,并派出四师大部前往南平(佯攻,旨在打水口、沙县之援敌,确保洋口筹款);另一面,则布告安民,标语上街,深入了解民情,开展政治工作。针对新区二千多工人的生活状况,提出“要饭吃”、“要屋住”、“要自由”、“要工作”的四大口号。发动群众打土豪、斗劣绅,对民愤极大的反动伪邵武县长(此人当时在洋口)、地方恶棍杨礼仕、国民党坐探吴大吉等人予以坚决镇压。同时,组织“临时商会”,协助恢复市场贸易。我“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兑换处”还每日傍晚在街旁用银元换回“苏维埃币”……。红军的一言一行,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获得了各商户的依赖。洋口日渐恢复了热闹与繁华。紧接着,东方军更进一步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

    随着东方军政治部“要饭吃”、“要屋住”、“要自由”、“要工作”四大口号的提出,强加在人民头上的一切苛捐杂税废除了。洋口广大劳苦群众第一次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自由和欢乐。东方军广大指战员一面参加战斗,一面广泛地在各业工人中间进行宣传、发动,组织他们建立各业工会,并选出了各业工会的委员长。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东方军政治部在洋口“吴家祠”(现洋口公社社址)召开了各工会委员长联席会议,成立了洋口“赤色职工联合会”和“商会”。二十八日下午,洋口一片沸腾、热闹异常,人们喜气洋洋拥向后山武官衙大坪(现洋口中学办公楼址)。东方军政治部就在这大坪上召开了几千人的群众大会,正式成立了洋口苏维埃政府——“革命委员会”。会上通过了临时政纲,选举戴子科、陈子明为“革命委员会”正副主席。从此,一个新的政权宣告诞生,“革命委员会”(设原洋口龙山书院、现业余学校址)的大旗在被摧毁的洋口警察所屋顶上高高飘扬。洋口区委、区苏成立后,在东方军帮助下,分别在沙墩、白沙等18个乡(村)建立了红色政权,并在洋口建立了17兵站。同时,东方军(红四师)还进驻谢屯,帮助建立了谢屯区委、区苏,并在元峰、科头等15个乡(村)建立了红色政权。

    洋口经济上的繁荣,对东方军筹款极为有利。早在一九三一年六月,红军总前委毛泽东同志就作出应以顺昌、邵武、光泽一带为筹款区域。

    八月二十五日,东方军四师一部由沙县入南平转上洋口之时,在南平的王台、峡阳等地沿江截获从洋口遁逃的反动军阀的四船军用品,以及土豪、资本家佣的四艘大火轮并民船百余条(船内尽装贵重物资,如金银器皿、首饰等)。这些船只不仅有洋口本地商船,而且还有建宁、泰宁以至江浙一带的商船。这些船只均被拦回洋口,有人认领的,劝其开业;无人认领的即由“没收委员会”(由三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吴溉之负责)没收之后全部运往洋口“福音区”(即教堂)。此后接连二十几天,每天都有物资、款项不断运进“福音区”。对于截回的人员,全部暂押于洋口“江西会馆”和“下府馆”等处。他们之中凡经过确认是贫民百姓者,即放回。认定是富户的,则由“临时商会”的吴寿番、林庆潮、蔡宝宝、陈兆琛等人协助红军,将这些人划为甲、乙、丙三等逐一分配筹款项目,由一百至一千元不等。他们将筹款数目纸条贴于各商户门前。交清者,门前纸条方可揭去。对弃店而去的大商家,如当时“福兴隆”、“南京店”、“盐仓”、“吉记洋油仓”等均采取没收办法。其商品除分给穷苦人外,剩余低价出售。所得款项亦送“福音区”。“福音区”乃是红军筹集款项和物资的积存地。每天由“祥记”打银店的伙记陈庆祥、郑永兴等三人在“福音区”帮助红军铸银条,整理光洋。光洋五十块为一扎,每挑十扎共五百块。由于人手太少,所不及熔化的器皿,每挑以不超过五十斤装篓。一般情况下,当日所筹款项,当日由支前民工运往建宁苏区。从八月二十五日至三十一日短短几天内,东方军就筹得款项十万元,食盐十七万斤,洋油六百余桶,机枪四挺,军用品四船以及无数药材、纸张等物资。

    九月初,闽赣省苏维埃财政部长毛泽民来到洋口,主要负责筹款与物资调配等工作。他一到洋口,得知尚有少数土豪、劣绅拒不交款。于是,毛泽民在“福音区”操坪召开大会,把这些土豪、劣绅押到操坪高处。随后,红军战士把一些捆着手、遮着脸,只露出眼睛的人分批带上高处认有钱人。前后整整认了二、三个小时。随后,毛泽民又将这些土豪押在房内,让群众从外往内认人。这样反复多次后,基本上弄清了这些土豪劣绅的真面目,并限期交款放人。

    此外,东方军四、五师主力于九月三日夏道之战与九月十三日芹山之战后,又缴获食盐七万斤,重机枪三挺、步枪五百余支、子弹四船及军用品无数,均由洋口转运建宁苏区。

    东方军在洋口月余,共筹款约三十万元,食盐二十四万斤,煤油六百余桶,以及大量武器、粮食、布匹、药材等物资。当时红军总供给部组织几千民工支前,还无法将所有物资运走,足以说明洋口所筹款项、物资之甚。

    “扩红”

    东方军进入洋口后,政治部即成立“青年工作委员会”(设于吴家祠),由政治部青年部长刘志坚兼任主任,负责“扩红”工作。

    为了帮助群众了解红军,刘志坚带领部分战士深入群众宣讲红军的宗旨和党和政策。并把没收所得衣物分给穷人(当时分衣物均在“福州会馆”)。此时,政治部提出的“四大口号”深得民心。加之一切苛捐杂税的废除,更使群众懂得只有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才是真正为工农劳苦大众谋利益的队伍的道理。因此,仅在红军占领洋口之后数日内,即掀起了“扩红”热潮,洋口、峡阳等地参军青年达五百人之多。

    一九三三年九月二日,洋口苏维埃主席戴子科带领由二百多当地群众和三十多个“红小鬼”组成的“苏区参观团”,到中央苏区的瑞金、井冈山等地参观学习。途中,“参观团”每到一地,都有红军宣传队慰问他们。经过二十天的跋涉,“参观团”终于九月二十五日到达瑞金。当晚,红校俱乐部举行盛大的晚会欢迎“参观团”。“参观团”的代表在会上控诉了国民党军阀在洋口所犯的罪行以及洋口广大群众在“铁蹄”下牛马不如的生活。最后,红校俱乐部的同志,为他们演出活报剧、舞蹈等节目,直至深夜十一时才散会。数日后,“红小鬼”陆续上了井冈山,或返回顺昌苏区,投身革命。

    洋口“革命委员会”的成立和“扩红”运动的猛烈开展,促进了洋口地方武装的迅速建立。九月初,在东方军政治部和洋口“革命委员会”的发动下,组织了一支四十余人的游击队。队长李德春。

    九月四日,洋口运木工人郑长娣联系了郑晓英、黄书金、朱德安、魏吓松、高德辉等八人一同参加了游击队,同编在第七班。班长飞XX,郑长娣任副班长。由于七班初建,先只配备一支短枪、二支长枪,其余的人全使梭标大刀。游击队的任务:一是维护洋口社会治安,把守街头、路尾,帮助红军查土豪、搞筹款;二是经常性地派出人员外出侦察,北起邵武洪墩桥头,南至下道、吉溪附近。游击队活动了二十多天后,于九月底奉令往邵武方向侦察线路。由于游击队在洪墩桥头遭反动民团及大刀会突然袭击,队伍被打散,郑长娣等人返回洋口。

    正当东方军在洋口的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取得胜利并发展之时,一九三三年九月,蒋介石发动了第五次反革命军事“围剿”。九月二十八日黎川失守。东方军奉令回师北上。二十九日,洋口谢家渡口架起一座浮桥,部队开始陆续转移。三十日中午,毛泽民在洋口汉光馆店办了三桌酒,酬谢帮助红军办事的人员。一九三三年十月一日凌晨四点多,洋口三、四十人为毛泽民送行(当时他身边只留三十来人),一直送到渡口。至此,东方军全部撤离洋口。

    (三)

    东方军占领洋口,在彭德怀同志正确指挥下,战绩卓著:

    一、以出色的政治工作开辟洋口新区。

    东方军占领洋口之后,政治部号召全体指战员,一面作战,一面深入发动群众,传播了革命思想,唤起了民众的革命热情,推翻了反动政权,建立了人民自己的苏维埃政府“革命委员会”。从而使洋口劳苦群众的政治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工人参加了各业工会,领导峡阳黄烟工人罢工取得胜利;发展了党员百人以上,组织成立了洋口、谢屯两个党的区委和区苏政权。“……特别在扩红方面,突破了红星报每月在白区扩大一千红军的号召,至九月十五日,已经达到一千一百余人……”。东方军“……在新区赤化与扩红方面,写成了政治工作最光荣的一页,是中央苏区红军的光荣模范……”。

    二、筹集了大量款项、物资、武器。

    东方军占领洋口、出师夏道、芹山打援之后,共筹款约三十万元,食盐二十万斤,洋油六百余桶以及大量武器、粮食、布匹、纸张、药材等物资。九月上旬,建瓯吉阳地方武装“闽北工农游击队第一支队”政委黄可英曾率二十来个游击队员到洋口找彭德怀同志,领回二十多支枪。当时红军总供给部还组织了几千民工往返搬运。少共国际师也派了一团人前来洋口参加搬运。“……新战士除背枪外,每人又背盐挑油几十斤行军打仗毫不觉苦,而且我师高级指挥员陈师长也身先士卒……”。幸得全团战士的努力,胜利品才得以全部运回建宁苏区。这些物质不但解决了中央苏区的物资给养,粉碎了敌人五次“围剿”前对苏区的经济封锁,而且改善了红军队伍的装备。如少共国际师由于新建,武器十分缺乏,东方军的缴获使部队每连都配备了轻重机枪和自动步枪,还建立了一个师直属炮兵营。红军给养和装备的改善,对于进行五次反“围剿”起了一定的作用。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