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建阳 > 文献资料 > 正文
  • 《战斗在闽北》节选
  • 2015-01-26 来源: 作者:
  •  战斗在黎明前

    一九四八年底,国民党军队在我人民解放军的沉重打击下,战略上的战线已全部瓦解,全国革命胜利已经迫近,为配合解放大军夺取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福建省委于四九年一月,在南平后溪村成立了闽赣人民游击纵队,准备挺进江西,迎接解放大军南下。

    当时我在第二支队任支队长。正月初,部队和省委机关从夏道的上溪村出发,在大横茶墩过渡,经茂地向北开进。队伍快到峡阳时,接到攻打峡阳的命令。

    ······

    峡阳战斗结束后,我们继续向顺昌方向行进。在岚下村,我们听说伪保长家里有一挺机枪,想把它弄来,但保长却闻风而逃,害怕得躲起来了。刚好这天晚上村里演戏,我们就借此机会向群众宣传,要求大家去做保长的工作。等了两天,保长叫人把枪交给我们。这样前后呆了三天时间我们才离开岚下。

    部队到仁寿的第二天凌晨,我们在仁寿的右佛庙正准备弄饭吃,突然哨兵报告,说后面有追兵。经查实,是福州方面的敌人,约一个团。右佛庙的地形很好,敌人要从正面到庙上来,只有一条路,而且路的两边都是很陡的山坡,我们居高临下,打防御战很有利。当即下命令各支队做好战斗准备。敌人在这里组织了好几次进攻,结果都被我们打退。敌军死伤惨重,尸体遍布山坡。敌人感到实在无法冲上来,只好停止进攻,撤退了。这时我们伤亡了七、八个同志,子弹也快打完了。在敌撤退时,我们也马上从庙后面撤走,向太阳山老根据地转移。

    太阳山是我们的老根据地,群众基础好,但此时村里已驻满了敌人。白天我们不敢贸然下山,只有晚上才行动。一天晚上,曾镜冰、左丰美同志派我下山去侦察。我来到亭安村(现红旗伐木场)找地下老接头户沈九妹,她告诉我各村都有敌人,下山很危险。我向曾镜冰、左丰美两同志汇报了这一情况。曾说:“这下麻烦了,会不会是敌人知道了我们北上的意图?要是这样,敌人是不会放我们走的。”经研究决定由我带一个小分队(三十多人)留下来牵制敌人,保证省委机关及大部队顺利北上。分手时,曾镜冰给我留下三十块银元,并鼓励我们说:“坚持到底,我们很快就会打回来的。”部队走后,我们按照原定计划,向南运动,打了仁寿乡公所,给敌人造成我们要打回去的错觉,这样一下子就把敌人吸引过来了。由于福州方面敌人的老巢空虚,害怕我们游击队乘虚而入,就赶忙撤回省城去了。

    福州的敌人撤走,建阳县伪县长就带着一个保安中队来“围剿”。因考虑到我们的任务是牵制敌人,加上敌我力量悬殊,因此不准备和敌人硬拼,就在太阳山、华家山一带打游击,与敌人周旋。这样坚持了数日,敌人还是咬住我们不放。党支部认为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就派张应复同志进城给伪县长送信,告诉他解放大军已南下,要他放明白点,以争取今后宽大处理。同时,还在城里四处张贴标语,造成大军快要到来的声势。这一招震动了县城,伪县长只好把保安队撤回去。我们在仁寿桂溪打了几家土豪,解决了一些补给,并发动群众开展斗争。这时我们的队伍已发展到四十多人了。

    五月十一日建阳县城解放。我们从太阳山出发,先敲掉茶布乡公所,缴获了十几支枪。接着敲掉莒口乡公所。此时伪县长已带着一个中队逃往麻沙,我们即派人到麻沙给他送信要他们缴枪投降。伪县长接信后,二话没说,立即集合人马逃跑了。随后,我们在后山又敲掉一个伪乡公所。五月十三日,我们小分队到达县城,与二野十五军胜利会师。不久,曾镜冰,左丰美,陈贵芳等同志率领省委机关和部队也回到建阳。见到他们,真象分别了十几年一样,大家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摘自中共建阳地委党史办公室、建阳地区文化局合编的《战斗在闽北》)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