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武夷 > 党史人物 > 正文
  • 汪林兴
  • 2015-01-09 来源: 作者:
  •  

    汪林兴烈士,是民主革命时期崇安和闽北党突出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自著名的上梅暴动以后,他以杰出的才能,在崇安和闽北从事革命活动。历任崇安县岩后乡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共崇安县白水区、大浑区区委书记,崇安亦警营政委,崇安县委书记,军委会主席,建阳县委书记,西南战区书记,闽北特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闽北一分区军政委员会主席,新四军第三支队副官、第三支队崇安留守处副主任,闽浙赣特委组织部长,福建省委委员,省委民运部长,基本地区工作委员会民运部长。他为闽北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特别是在坚持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和建立闽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反顽自卫斗争中,尽了最大的努力,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弃医道  投身革命洪流

    汪林兴,崇安县岩后村人,一九O八年生。父亲汪钦老,是个朴实的农民,家庭清寒。

    少年时,汪林兴就跟父亲学种田。他勤劳能干,聪明活跃,常常利用空暇时间到村里学堂教室外旁听塾师讲课。父母见他好学,就节衣缩食送他进私塾读书。在学校里,他不但考分高,能背能讲,还借来中医中药书籍挤时间阅读,很快就熟记许多药方。村里人都夸他是个中医的好苗子,热忱地勉励他投师学医,将来为乡亲治病解痛。经众人说服,他父母克勤克俭,送他到里洋村跟一个老中医学医。他白天学医,晚上兼教私塾以补充生活费用,减轻家庭负担。经过三个寒暑的学习和实践,他熟读了一部分中医中药书籍,掌握了一套治病本领,博得群众的信赖和钦敬。

    就在汪林兴以独特的方式勤工俭学,为将来行医济世奠定基础的三年里,崇安上梅区一带的张子良、徐合林等人同徐履峻正在南京金陵大学深造。帝国主义用庚子赔款在中国开办大学,用意在于文化侵略,却使许多热血青年开阔了视野。受“五四”反帝反封建精神熏陶的青年们,把新文化新思想的气息带回了山乡僻壤。不安于旧社会旧秩序的汪林兴,由此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受到时代的脉搏,意识到用医道解除群众疾苦的局限性,他决心投入社会变革的滚滚洪流中。   

     一九二八年初,正当汪林兴能独立行医的时候,由中共崇安特支发展起来的崇安县委把工作重点从县城转移到乡村。他毅然弃医回村,投入党所宣传和组织的农民运动中去,成为岩后村的农运骨干。这年三月,党派汪林兴到白水一带秘密组织贫农团三十多人。一九二九年一月,第二次上梅暴动成功,一个新的革命浪潮席卷整个东乡。二月,岩后村正式成立村苏维埃政府,汪林兴被推选为村苏主席。由于他工作积极,为人正派,讲话说服力强,善于团结群众,四月,被调到上梅区委搞宣传工作。汪林兴参加工作不满五个月,因为思想进步,工作刻苦,斗争性强,完成任务出色,迅速成长为农民运动的先锋战士。这年六月,由丁辉如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竭全力  拓展崇安苏区

    汪林兴入党之时,上梅暴动已波及闽北,以崇安为中心的闽北农民革命进入新的阶段。崇安县委一面决定让出村庄,坚持游击战争,创立游击根据地,保存暴动成果;一面在有了较牢固的立足之地后,着手在游击区建立工农武装,创建苏维埃政权,开展土地革命。汪林兴工作所在的上梅区,是崇安县委机关所在地。汪林兴走村串户,宣传群众,组织群众,一心扑在创建崇安革命根据地的事业上。

    一九三O年初,县委根据他的才能表现和工作需要,调他到白水区任区委书记。他不顾白水一带村庄分散,走进一户户贫苦农家,调查研究,问寒问暖。三月,他在白水区率先开展土地改革,发动群众斗地主,分田地,为闽北革命根据地的全面土改取得了成功的经验,创造了第一等的工作成绩。不久,他调到崇安赤警营任政委。

    七月,李立三“左”倾盲动主义统治中央,命令各地红军集中兵力攻占大中城市,决定闽北党组织划归赣东北特委领导,崇安红军五十五团开赴赣东北编入红十军。崇安根据地的武装力量被搞空了。敌刘和鼎五十六师和省防军钱玉光旅,为配合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军事“围剿”,乘虚而入,大举进攻崇安,使崇安苏区大部沦入敌手。立三路线几乎断送了闽北苏区。在革命受到挫折的时刻,汪林兴仍然充满必胜信心,带领干部战土转入山中打游击。

    这年十二月,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纠正了立三路线的错误。赣东北特委在弋阳召开干部会议传达中央会议精神,成立赣东北省委,决定整编红十军,派出独立团返回闽北活动。由此,崇安和闽北的革命又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年底,崇安县委派汪林兴到新开辟的大浑区任区委书记。这个区工作基础薄弱,斗争比较复杂,他愉快地服从了调动。在大浑区,他的工作能力显得更加出色,很快打开了局面,被誉为尽心尽责的好书记。不久,他与大浑区的乡妇女主任江爱凤结婚,建立了革命的小家庭。

    一九三一年四月,方志敏、周建屏率红十军三个团三千余人挺进闽北,连克坑口、赤石等地,一举歼灭了敌海军陆战队林秉周旅一个团的大部,粉碎了敌人的围剿。这时,革命形势急剧发展,崇安县委控制了大部分苏区。根据地的军事工作、政权建设、经济建设等等,工作千头万绪。正在这时,崇安县委书记邹福不幸被捕,英勇就义。五月,汪林兴从大浑区破格提升为崇安县委书记。走上新的领导岗位后,他考虑问题更加深邃周密,处理问题更加沉着果断,重大问题自己出面解决,以杰出的才能有力地领导并推进了崇安苏区建设。六月十五日,闽北红军独立团团长黄立贵率部第一次解放崇安县城。从此,以崇安为中心的闽北革命根据地更加完善地建设起来了。

    年底,上级决定拨给闽北根据地一个团的枪支。闽北军分区决定由崇安县委书记汪林兴带队到与中央根据地相连的光泽苏区取运枪支。汪林兴以岚谷地区为主挑选了七百多名精干的赤卫队员和青年农民组成运枪团。分区命名该团为“模范团”,汪林兴任团长。运枪团长途跋涉,遇到重重困难。他身先士卒,以自己的模范行动鼓舞着大家战胜困难,到达目的地。一个月后,即翌年一月,这个团每人扛回一支枪,共七百余支,大大加强了崇安和闽北红军的战斗力。

    汪林兴风尘仆仆率运枪团回到崇安岚谷后,旋即马不停蹄地赶到崇安县城,主持召开崇安县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大会发表了《中国共产党崇安县党员代表大会告全体同志书》。为了扩展革命根据地,汪林兴顾不上休息,党代会结束后即率部攻打浦城。由于劳累过度,战斗刚结束他就病倒了,战士们用担架把他抬回崇安。

    这年九月十二日,方志敏等率红十军第二次入闽,协同闽北独立团,消灭了大批敌人有生力量,缴获大批枪支弹药以及两部红军急需的电台(一部留闽北使用),开辟了大片苏区。至此,崇安全境,除了靠近浦城西部边陲的少数几个村庄未解放外,实现了一片红。闽北分区苏维埃政府管辖的区域内,成立了铅山、上饶、广丰、光泽、邵武、建阳等七个县苏维埃政府,与中央苏区联成一片。闽北苏区纵横三百余里,拥有人口五十多万,进入了全盛时期。在这崭新的局面下,在闽北苏区首府——崇安担任县委书记的汪林兴,开始把工作重点放在崇安根据地的经济建设上,以增强前方部队的军力,增加后方人民的收入,工作卓有成效。一九三三年,全县粮食增产三成;工业方面,兵工厂、农具厂、造纸厂等十几个小型工厂相继建成投产,财政方面,普遍征收土地税,使之成为苏区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并设立对外贸易处,输出茶叶、笋干、纸张、粮食、木材,输入食盐、布匹、药品,文化教育事业,也有很大的发展。苏区各乡各村都办有小学,大乡有业余剧团,看戏不要钱。汪林兴为发展崇安苏区的经济、文化教育事业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和突出的贡献。

    复战机  灵活打击敌人

    一九三三年九月,汪林兴调任建阳县委书记兼县独立营政委。当时,建阳县委机关驻星村田头。刚到一个新的地区,大量工作等着他去处理,特别是军事上的公务更是多。他一面冷静地听取指战员的反映,深入各连调查研究,一面查阅敌人方面的情报,掌握军事上第一手资料,情况明,决心大。不久,他首先率部攻打建阳北部重要集镇将口,歼灭二十多个民团,镇压八个反动土豪、一个伪保长,缴获三十多支枪。接着,召开群众大会,汪林兴在大会上阐述我党的政治主张,号召工农群众团结起来,支持和参加自己的武装队伍,打倒反动派,巩固苏维埃政权。他的讲话扩大了我党的政治影响,有力地鼓舞了干部战士和群众的斗志。攻打将口后,县委机关移驻竹鸡垅附近的洋林坑。

    一九三四年三月,闽北反动当局配合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集结本地反动民团和大刀会共千余人,向建阳县委驻地洋林坑进攻。为了保卫苏区,汪林兴率领独立营及各区游击连,会同闽北独立团,连续主动出击将口、书坊、崇雒、长埂、长坪、后山、莒口、麻沙、兴田等地歼灭各地守敌三百余人,俘敌近百名,缴获各种枪械二百余支。

    十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长征。国民党集中周志群的新编十一师、刘和鼎的五十六师、张銮基的独立四十五旅、梁立柱的二十一师、郜子举的河南总队,以及十二师、七十九师和江西、福建的保安纵队等计十万之众,北从铅山、上饶,南自崇安、建阳,东起广丰、浦城,西由邵武、光泽,采取步步为营、层层推进的战法,对我闽北苏区形成了包围圈,形势相当严重。一天,得到可靠情报,敌主力部队唆使民团要来包围建阳县委机关驻地。汪林兴分析了这一情况,认为县独立营外出执行任务,敌人乘隙进攻,肯定会招致重大损失。他主张将县委机关撤离转移,摆个“迷魂阵”引敌人上钩,并留一部分人埋伏在必经路口,巧妙地打击敌人。当时担任县苏主席的邱有贵,思想麻痹,认为几个黑狗子,怕他们什么,不同意汪林兴的意见。在这军情十分紧急情况下,汪林兴当机立断,果敢地作出决定,下令县委机关连夜转移。同时,布置一个小分队在县委驻地的后山埋伏,待机打击敌人。果然,天刚拂晓,来了一百多民团,把田头村紧紧围住,民团进村一看,不见有人,扑了个空,在回头路上,又受到小分队袭击,伤亡不少,狼狈逃回。这次能化险为夷,不受损失又教训了敌人,全是汪林兴的机动灵活,指挥果断。事后,同志们反映说:“好在汪林兴同志,不然,我们都要遭殃了!”不久,建阳县委、县苏和独立营在汪林兴等率领下退守建阳西部的火烧桥和崇安南部的曹墩一带,成立了西南战区,准备坚持艰苦的长期的武装斗争,汪林兴任这个战区的书记。这种党组织和军队一体化的组织形式,适应了游击防御的需要,实际上成为闽北三年游击战争的前奏。随后,汪林兴率部袭击浦城,穿插迂回,到大安与闽北分区委会合,并将在浦城缴获的大量黄金交分区委,为坚持游击战争预备了经费。

    一九三五年一月,由于国民党重兵压境,闽北党和红军撤出红色首府大安,登上崇山峻岭,全面转入游击战争。这一年,是闽北党历史上斗争最艰苦、环境最险恶的一年。

    上山后的头八个月,汪林兴率部辗转战斗,先后在大安、曹墩附近的高山地带和白塔山、程墩、毛岭等险峻山地游击隐蔽。他和部属一起,用脸盆、口杯煮野菜充饥。为避免暴露目标,只能在晚上隐蔽煮野菜。他总是教育、鼓励同志们刻苦坚持,说现在苦一点,以后就好了,使大家充满了革命必胜的信心。

    八月,闽北分区委总结了游击战争开展以来的教训,决定坚决摆脱长期以来“左”的束缚,果断改变单纯防御和内线作战的被动方针,确立退却与进攻相结合,内线作战与外线作战相结合和向敌后挺进、开辟新游击区的战略方针,允许群众和部分干部以“白皮红心”的形式与敌周旋和争取保甲长的统战政策等等。汪林兴坚决果断地贯彻这一方针,从而迅速扭转了局势。这年冬,汪林兴调闽北分区委工作。

    一九三六年四月,黄道与闽东领导人叶飞会见,成立中共闽赣省委。闽赣省委下设四个分区委。一分区委即闽北分区委,设在崇安,书记汪林兴,管辖崇安、广浦、建阳,上铅等四个县委。七月,崇安中心县委完成历史任务;八月,崇安县委再度成立,书记由汪林兴兼任。当时,任务最艰巨的是扩大工作。汪林兴既机动灵活抓住战机,有力地打击敌人,又果断地抓扩红工作,不断扩大队伍,增强战斗力。对此,他把扩红工作当成县委一个时期的中心任务来抓。每次分配扩红任务,从县委书记到一般干部战士,每人包干完成五至七名,还开展扩红竞赛。汪林兴身为县委书记,每次接受任务,总是带头超额完成。同志们都说“汪林兴不知用的什么妙法,我们老是比不赢他!”说明他工作深入,鼓动性强,经他一动员,都乐意自觉报名参加红军游击队。这就有充足的兵源输送到第一线,保证了部队作战的需要。

    这期间,汪林兴不仅把自己的热血倾注在军事工作上,而且为了战斗的胜利,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他对个人的家庭也作出了巨大的牺牲。1931年,他爱人江爱凤生第二个小孩时,她想留在身边自己带。这小孩刚满月,汪林兴就决定把小孩寄到群众家里抚养。他们夫妻俩集中全力,同舟共济,努力战斗在第一线。结果,他这第一个难得的小宝宝,因生病得不到治疗,不到一周岁就积病死了。1933年,他爱人生下第二个小孩,一次召开祝捷大会,用实弹代替鞭炮,因被响声恐吓,他小孩受惊后得了病,几天后突然死了。他爱人思念小孩,一时情绪低落。汪林兴以宽阔的心胸,安慰爱人说:“我们都还年轻,不怕没有后代,安心工作为重。”他的第三个小孩出生于三年游击战争最艰苦的第一个年头。这个时候,红军游击队刚撤退上山,敌人集中大量兵力四处追击,妄图不让红军游击队有立足之地。这个刚出世落地的男婴儿,又白又壮,十分逗人喜爱。可是,当时红军游击队身居深山密林,附近又无村庄,找不到群众寄养。孩子哭,就会暴露目标,影响部队的安全。怎么办?在这考验人的关键时刻,汪林兴又一次忍着剜心的疼痛,动员爱人顾全大局,为保证战斗的胜利作自我牺牲。就这样,活生生地把这个天真无辜的婴儿,用衣布简单包裹着,安放在山涧。在场的干部战士,见此悲哀情景,眼含泪花,依依难舍,缓缓地离开。汪林兴这种以革命利益为重,舍子为众的高尚事迹,大大地鼓舞了干部战士战胜困难的信心,顺利地度过了三年游击战的艰难岁月。

    斗国顽  促成统一战线

    一九三七年秋,汪林兴担任闽北一分区军政委员会主席兼任崇安县委书记。这年九月,迫于全国人民的压力,蒋介石同我党谈判合作抗日事宜,但同时又调集重兵,重新部署对我党南方各游击队根据地的“围剿”。国民党顽固派以五个师兵力,配以地方反动武装,对闽北各游击根据地发动全面进攻。戴民权四十五师进驻崇安。国民党顽固派在围剿游击根据地的同时,对崇安群众实行移民并村,将小村并到大村。企图以武力,给抗日统战制造障碍。肩负兼任崇安县委书记的汪林兴,以极大的革命热忱,一面加强红军游击队中的政治思想工作,鼓励干部战士的斗志,树立战胜困难,适应新形势的信心;一面率精干人员,夜间下山秘密接触群众,宣传我党的主张,把广大干部群众动员起来。为迎接抗日新高潮的到来,为粉碎国民党顽固派企图破坏国共和谈的阴谋,作好充分的精神准备。

    “八一三”上海战事爆发后,围剿闽北红军游击队的敌人正规部队相继撤离,闽北形势开始好转。十月间,为了促进闽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汪林兴率领崇北独立营、崇西游击队二百余人,从岚谷出发,经江西铅山峨眉坂,胜利攻击驻扎铅山石塘彭村国民党顽固派,烧毁敌碉堡,缴了数十支枪。接着,汪林兴以闽北分区军政委员会主席兼崇安县委书记的身份,致信国民党崇安县长,提出谈判合作抗日的建议。由于国民党中一部分顽固派拖延时间,迟迟不开始谈判。本着有理有节,先礼后兵的斗争策略,汪林兴率部胜利攻打崇安北乡,又一次教训了坚持反共的顽固派,迫使国民党地方当局陷于困境,不得不接受了谈判条件。但国民党顽固派常常不守信约。为了对付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事端,破坏统一战线工作,闽北分区委、崇安县委在汪林兴的主持下,不失时机地大力扩充部队,壮大武装力量。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闽北红军游击队由三百多人扩大到一千多人,为改编为新四军而预备了大批优秀兵员。

    一九三八年一月,新四军军部在南昌成立。南方八省三个地区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汪林兴等人率闽北红军一千二百多人由崇安长涧源开始抵江西铅山石塘,改编为新四军三支队五团。这时,汪林兴就任新四军第三支队副官。部队开赴皖南抗日前线后,新四军第三支队留守处在崇安坑口成立。二月二十五日,新四军军长叶挺委任汪林兴为留守处副主任。留守处的公开任务是:(1)密切与新四军办事处的联系;(2)密切与安徽岩寺的新四军军部的联系,往军部运送枪支弹药,输送部队,接待军部同地方上的来往干部;(3)与国民党政府交涉新四军北进以后留守地方的事宜;(4)宣传、组织和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战争;(5)继续收编失散在各地的游击队。同月,闽赣省委书记黄道调任中共中央长江局东南分局宣传部长、兼新四军驻南昌办事处主任,闽赣省改为闽浙赣特委,书记曾镜冰,汪林兴任组织部长。这期间,新四军三支队留守处、闽浙赣特委机关都在崇安县,一切革命斗争和抗日救亡运动的指示决议,均由这里发往全省各地,崇安曾一度成为领导全省革命的核心地区。汪林兴以留守处副主任的身份,一心扑在促成抗日统一战线工作上。仅一、二月内,汪林兴针对崇安县国民党当局违反国共合作协议、制造反共摩擦等问题,从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立场出发,先后五次给国民党崇安县长发出公函和信件,严正陈述了我党的一贯立场,揭穿了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面目,唤起了民众热烈拥护和支持共产党的抗日方针。由于汪林兴正确执行党中央的方针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授,尽管国民党顽固派不断制造反共摩擦,崇安地方的党组织不但未被破坏,反而更加壮大。在这有利形势下,汪林兴以闽北特委书记兼崇安县委书记的身份,积极领导群众开展“反征壮丁”、“拖捐拖税”、“二五减租”活动,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崇安在土地革命时期,普遍进行了土改。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土地重新被地主霸占,地租剥削重又出现。在这期间,针对抗日新形势,汪林兴采取改变打土豪没收土地的政策为向地主筹集抗日经费和减租减息的政策,崇安全县顺利进行了“二五减租”。原定减三年,除坑口坚持了三年“二五减租”,其他地方只减一年。这在当时,对消除对抗矛盾,团结抗日,扶持群众生产,起着积极的作用。

    与此同时,汪林兴以坑口为中心普遍开展抗日宣传,先后在各乡组织了抗日救国会,分设工人、农民、青年、妇女等救国会,还开始进行城市工作。他经常把抗日前线的战况告诉群众,公开宣传八路军、新四军英勇抗战,解放区战场取得巨大胜利的消息,激发广大群众的抗日热忱,巩固和发展了崇安这块老革命根据地。

    尽其责 民运工作称模

    一九三八年六月,以闽北特委为主,和闽东特委、闽中党组织合并,成立中共福建省委。汪林兴被委任为省委民运部长。这时,仍处于抗战时期,他遵循党中央有关抗日统一战线工作的方针和政策,从民运部工作任务出发,把自己的工作重点放在宣传群众、动员群众、组织群众等项工作上,一心一意搞好民运工作。这期间,他每到一个地方,就先走到干部群众中间去。田头一蹲,地头一靠,屋里一坐,就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地扯了起来,看起来是在漫无边际地讲故事,实际上却是针对干部群众对国共合作的不同认识,引用党中央的方针,联系本地区的斗争实际,启发和引导他们提高对抗战时局的认识。这年冬,在崇安村头举办的省委学习班上,汪林兴以民运部长的身份,参加陈贵芳所在的支部会。大家围着火盆坐在一起,汪林兴和蔼地说;“大家打仗,做群众工作,每天东奔西跑,现在坐下来学习很有必要,也有一点不习惯,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尽量帮助同志们解决。”领导干部平易近人,大家都不感到拘束,就随便谈起来了。有的同志说:“现在是战略转变,武装退却,不学习就不好工作。”有的同志说:  “这次国共合作与第一次国共合作形势不同,有什么特征,会不会上当了?”有的同志提出各阶层反映的问题。汪林兴听后,从皮包里拿出文件边读边讲,一一耐心地作了回答。他还举出长涧源、坑口群众提出的问题,怎样解释,群众又是怎样赞成和拥护的例子,使在座的人提高了认识,增强了信心。汪林兴就是这样,用通俗的语言,浅显的故事,生动的比喻,使干部群众受到深刻的教育,极大地激发了他们参加抗战,支持抗战的热忱。

    一九三九年七月,中共福建省委在崇安坑口长涧源召开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会上,汪林兴被选为省委委员。省委下辖:闽北、闽中、闽东、建松政四个特委,莆田、福清、泉州三个中心县委,闽江工委。

    汪林兴兼任闽北特委书记。地位变了,担子重了,他学习更加刻苦,工作更加深入扎实。汪林兴善于做群众工作,在干部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一九三九年秋,在绿村洋的省委机关、武夷干校、自卫武装和开会的同志共有一百六十多人。曾镜冰交待给大家增加营养,不要老吃笋干,买些黄豆煮猪肉吃。可是,附近已卖光了,到远地方买又容易暴露目标。省委负责同志把买三千斤黄豆的任务交给了汪林兴,他立即给崇安洋庄的同志写信,大意是“造纸工人急需买三千斤黄豆,你和大家商量一下,分散到崇安城里去买,集中起来不算多,工人一定会感激你们的,有困难就分批买。”三天后,三千斤黄豆连夜运来了,还问“还要可以再买。”在那时候,要从敌人手里买三千斤黄豆是很不容易的,这说明汪林兴这位民运部长平时工作深入,干部群众听他的话,能说到办到。

    汪林兴在群众工作方面,还有一个可贵的优点,就是关心干部战士胜过亲人。汪林兴当年有个警卫员,名叫詹德和(现在建阳将口供销社,已离休)。那时,詹德和身体很虚弱,一度行军十分艰难。汪林兴便做妻子江爱凤的思想工作,把她小孩吃的奶,每天专门另挤一杯,供詹德和补养身体。经过持续两个多月的调养,体质很快健壮起来。詹德和回忆这段难忘的日子,至今仍感慨万分。又一次,有个姓刘的干部,因吃田鲤煮青豆太多了,一直泻肚子止,最后发展到脱水,很危险。当地请不到医生,汪林兴见了忙给这位干部诊治,他多次头顶烈日,爬峭壁,攀悬崖,翻山越岭,亲自上山采草药,连续服了几帖,很快就止住了。但这位干部身体还是很弱,每天要行军,行走十分吃力,经常掉队。汪林兴就把自己仅有的一点高丽参给他吃,使他精神振作,跟上队伍,投入战斗。

    一九四O年底,“皖南事变”前夕,国民党顽固派开始向闽浙赣根据地进攻。当地群众处境艰难,既要转移粮食,搭棚躲山,又要为队伍打听消息,购买食品。汪林兴针对群众的思想实际,给他们做抗日形势和任务报告,加强政治思想教育。由于他讲得深入浅出,对群众启发很大,增强了战胜困难的信心。

    一九四一年二月,国民党成立“闽浙赣边区剿匪指挥部”,重点围攻省委机关所在地崇安和建松政地区。国民党省保安七团首先向福建省委机关所在地的村头大举进攻。汪林兴随省委机关转移到建阳。这年十月,省委在建阳牛栏前村召开会议,成立“基本地区工作委员会”,负责闽浙赣边根据地工作。汪林兴被任命为基委会民运部长。这时期,是抗日战争艰难的岁月,汪林兴根据省委的分工,忠其职,尽其责,夜以继日,紧张地工作。特别是在促成抗日统一战线工作方面,他完成得很出色,受到干部群众的高度称赞。

    为革命    烈士虽死犹生

    一九四二年二月,国民党顽固派向闽北发动历时四个月的第二次进攻。辗转于邵武及光泽等地的福建省委,派汪林兴率自卫武装转移到崇安,开展地方工作。六月间,汪林兴等人带领的部分机关同志与程胜福带领的队伍会合,在光泽铃龙村成立闽北游击队,下辖三个班共二十多人。九月,汪林兴带领一个班在江西资溪继续坚持斗争。年底,省委机关住在建阳书坊太阳山。

    一九四三年三月,敌人向太阳山进攻,福建省委机关转移到上饶坝洋山后,省委决定由汪林兴等人带领农干班共二十多人,大都是知识分子,有不少还是女同志,向邵武拿口黄竹窠隐蔽,后向资、光、贵转移。一天,这支队伍到了建阳和邵武交界的大山沟,刚坐下休息,突然刮风下大雨。避雨的地方只能容纳一个人,其他人都无处躲雨。汪林兴见大家在雨中缩成一团,便拿起柴刀砍树搭棚,在场的知识分子见到这样感人的场面,深受教育,不禁流下了眼泪。

    一九四四年一月,国民党顽固派派遣大批特务到闽北进行破坏,连军统特务头子戴笠也亲自到闽北督战。国民党顽目派以军事、政治、特务三管齐下的手段,猖狂进攻游击根据地。斗争十分残酷复杂。这时,闽北特委只剩下汪林兴、王文波等领导人,游击队也只有三十余人。五月,汪林兴等人带领闽北游击队从资溪经光泽到邵武,活动在邵武游击根据地。这一时间,汪休兴一面不畏困难,带领部队坚持战斗,一面仍把精力花在党的思想建设上。经过许多夜晚的深思熟虑,他亲自动笔为日后开展整风学习编写了《我们快要整风》的歌词。这首歌词,语言朴实,内容丰富,鼓动性强,深受干部战士的热情赞许。六月间,汪林兴等人率闽北游击队由邵武撤回崇安,由浆溪经垄空,翻越七仙山,又沿武夷脊过观音关、温林关,到铅山的峨眉坂。后因闽北游击队受敌阻击,队伍转移到崇安靠近铅山交界的大山里隐蔽。但因缺粮,难以坚持。面对这一困难,汪林兴想起铅山的峨眉坂有个甲长,在国共合作时期他与这个甲长打过交道,就建议通过甲长的老关系购买粮食。经过研究,决定利用这个关系买粮,解决部队的吃饭问题。

    八月的一天晚上,没有月亮,黑暗笼罩着田野。汪林兴带领一个班的战士悄悄摸进村庄,来到路边的这栋甲长的住房。房屋前有一条小溪,屋后靠山。他们接近这房屋时见屋里有灯光,便上前敲门,听见敲门声,屋里的灯光顿时熄灭了。王林兴立刻警觉起来,暗示在场的程胜福带一个战士绕到后门监视,他亲自带一人堵住前门,其他人分散隐蔽。就在这一瞬间,突然房门一开,冲出两把刀,对河敌人也同时向这边开枪射击,一颗万恶的子弹穿过汪林兴的胸口。大家见敌人有了准备,估计是甲长投敌,部队走漏了消息,加上汪林兴身负重伤,便迅速撤退转移,大家用木板将汪林兴抬到桃树坪对庄抢救。不幸,还来到桃树坪村庄抢救。这位年仅三十六岁的崇安和闽北党的主要领导人就停止了心脏的跳动。汪林兴牺牲后因战斗环境,由汪铁再负责埋葬。程胜福、汪铁再等同志回忆起汪林兴牺牲时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汪林兴从一九二八年参加革命,为崇安和闽北民主革命的胜利英勇战斗了十六个春秋。汪林兴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

    崇安和闽北人民为了表达对汪林兴烈土的崇敬和怀念,将他的骨灰安葬在闽北革命烈士纪念亭内,供后人瞻仰和悼念。

    汪林兴烈土永远活在崇安和闽北人民心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