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延平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南平木芹山遭遇战
  • 2015-01-06 来源: 作者:
  •  

    座落在西芹镇中坪村的木芹山(亦称芹山),是南平境内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但76年前,我英勇的红军东方军五师十三团,在这里与国民党十九路军三六六团展开了一场激烈的遭遇战。

    1933年7月2日,彭德怀、滕代远率领东方军从江西入闽,执行收复苏区、开辟中央苏区联接闽北苏区的战斗任务。8月下旬,东方军挺进南平,先后解放了王台、峡阳和顺昌的洋口镇,之后东方军第四、第五师沿富屯溪顺流而下,攻打南平城。9月3日,国民党第十九路军谭启秀部从水口增援延平刘和鼎部。红军第四师第十团、第五师第十三团于夏道码头设兵阻击,歼敌1个营。红军乘胜追击,于水口击溃谭部2个营,缴获汽车2辆、汽船8艘、弹药4船、枪百余支、食盐7万斤。

    17日,蒋介石调遣十九路军精锐第六十一师毛维寿部第一八三旅三六六团,伙同该军七十八师1个营和卢兴邦部1个营,共5个营的兵力为前卫,由青州取道木芹山向西芹进犯,企图以此掩护其主力由沙县向延平推进,并与补充谭启秀一部配合行动。东方军司令部命令红四师和红五师主力赶至西芹和沙溪口,阻击沙县方向来援之敌,并以红五师第十三团为前卫连夜出发。

    天黑得像锅底,不久下起了瓢泼大雨,道路泥泞、崎岖、陡峭,红军战士只能一步步艰难的摸索着前进,一小时只能走几里路。但一讲打战,战士们心里就热乎乎的,不管跌了多少跤,还是互相催促着,鼓励着:“快!跟上去!” 

    18日上午8点多钟,当队伍行进到木芹山山腰时,侦察排队从一个割草的老乡口中得知前面有八九个敌人正沿着小路向山上走来。我军已与敌军遭遇!敌人的先头部队已接近木芹山主峰,战情十分紧急。团首长得到情报后命令机枪排立即占领山坡同时决定一营先头连迅速抢占木芹山主峰。

    “抢占芹山主峰!”这是全团指战员的一致决心。尽管经过半夜的行军,战士们已十分疲劳,但每个人都深深地懂得:“遭遇战的特点就是谁先抢占了有利地形,谁就胜利!”先头连的战士举着军旗奋勇往山头冲,队伍紧跟其后迅速向主峰攀登。

     先头连很快将红旗插上了山顶只有几十米时,我军开火,枪身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一营的另外两个连听到枪声,在营长赵壁率领下迅速抢占山头。二营紧贴着一营的左翼,也向敌人包抄过去。 敌人又调来了两个连,分两路增援进攻主峰。战斗越来越激烈,追击炮、手榴弹一个接一个爆炸,炮火硝烟弥漫着芹山主峰。

    敌人潮水般的向一营反扑过来。一营战士被敌人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战斗进入十分关键的时刻。“一定要稳住山头,决不能让敌人前进半步!”团长李天佑命令司号员立即吹响了冲锋号。隐蔽在山石后面的一营营长赵壁率先一跃而起,挥枪高喊:“人在阵地在,冲呀!”被敌人火力压住的战士们听到喊声,都猛地振作起来,勇猛地向敌人冲去。先头连稳住了阵脚,一营主力冲上了主峰。这时,一营营长赵壁腹部中了一弹,肠子流了出来,他咬紧牙关把肠子塞进肚里,以嘶哑、吃力的声音指挥着部队:“不要退,向前攻!”。营长的牺牲,燃起了战士们心中的复仇怒火。团长李天佑扬起拳头狠狠往下一砸:“副营长代理营长,为赵营长报仇!”

    “为赵营长报仇!”战士们愤怒的呼喊着冲向敌阵。一营从正面继续压向敌人,二营从一营的左翼出击,三营也占领了山头,跟敌人展开了肉搏战。主峰上刺刀闪闪,鲜血淋淋,刺刀与枪托的碰击声代替了枪炮声,戴工人帽的红军同戴钢盔的白军厮杀着。在红军的英勇拼搏下,敌人渐渐败退下去了。冲在前面的红军战士紧追不舍,把敌人逼到山沟,山谷里喊杀声和缴枪不杀声响成一片。在红军的强大攻势下,敌人一批批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敌团长见大势已去,急忙带着几个卫士向沙县高砂方向仓皇逃窜。号称十九路军最精锐、最有战斗力、从未打过败仗的三六六团,在芹山主峰被我红军全部歼灭。 

    此次战斗,共缴获敌步枪800余支、自动步枪8支、机关枪6挺、团旗一面,捕获敌官兵1000余人,毙伤敌200余人,创造了我军在运动战中以1个团歼灭敌军1个团的辉煌战例。

     文/吴香光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