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延平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闽江重重障 航线畅无阻
  • ——闽江地下航线革命活动纪实
  • 2015-01-06 来源: 作者:
  •  

    “闽江地下航线”,全称“闽浙赣省委闽江地下航线”,是解放战争初期,中共福建省委(1947年2月改为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同年9月以后又改为中共闽浙赣省委)在闽江流域建立的一条水上地下秘密交通线。

    抗战结束后,伴随着福建各地党的城市工作的开展和各游击根据地的恢复与发展,省委与各特委(1945年2月后改为地委)及各游击区之间的人员、信息往来日趋频繁,各种武器、弹药、食品、药品等军事物资和生活物资的需要量和运输量越来越大。

    这些大量的人员、信息和物资的交通输送往来,大多是通过闽江水上交通运输渠道进行的。因为当时福建省委(区党委)和各特(地)委机关及所属的闽北、闽东、闽东北、建松政、闽中、闽西北等革命根据地,大多分布在闽江两岸山区,省委机关也先后流动驻扎于永泰、德化、长乐、闽侯、南平、古田等闽中和闽北山区。他们相互间的交通往来都离不开闽江。在当时陆路交通不便的情况下,闽江是各游击区之间来往的必经之路和最便捷的交通渠道。可是,这条唯一的水上交通大动脉则为当时的福建国民党反动当局所掌控。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马上撕下了和平民主的假面俱,准备挑起全面内战。为彻底消灭共产党及其所领导的革命武装,当时的福建国民党反动当局,除了调集重兵对福建省委机关和各游击区进行重重包围清剿外,还派出大量的宪兵、警察、稽查和特务,对闽江两岸的各港口、码头、乃至每条船只进行重重设卡盘查,并扬言不让一粒米、一颗盐、一只鸟、一片纸进入红色区域。对各根据地进行了严厉封锁。

    因此,为粉碎敌人的封锁,保证党的交通联络工作在闽江流域的畅行,根据抗战后革命形势的发展需要,福建省委决定,在当时的闽轮公司和福州运输船队(又叫粪船队)等闽江航运企业中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并在此基础上开辟一条闽江水上地下秘密交通航线。

    闽轮公司是一个由官僚资本控制的航运企业,成立于1940年1月。该公司拥有原属闽江上游7公司的56艘小火轮和一个船只修造厂,工人职工近1000人,负责闽江上游的客货运输,对福建的政治、经济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因此,福建省委十分重视闽轮公司党的发展工作。早在1945年夏秋之间,福建省委就先后派省委交通员张章淦和陈德义到闽轮公司修造厂工人中积极开展活动,将该厂工人梁宝通及其徒弟蒋发官发展入党。之后,陈德义、梁宝通又根据苏华等上级领导的指示,于是年底将该公司“青岛号”客轮助机伊立惠和“西藏”号与“兰州”号货轮助机陈梅惠、姚连香两人发展入党。至此,闽轮公司已有了5名党员,连陈德义共有6名党员。经上级批准于1946年4月成立了中共闽轮公司党支部。由梁宝通任支部书记。

    闽轮公司党支部在团结带领工人群众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后来又陆续发展了陈水俤、李水官、卞本胞、江依取、赵不钊、陈国祥等一批党员,到福州解放前夕,共发展了18名党员。另又教育团结了一支200多人的外围工人可靠队伍,为该支部开展闽江上游水上交通联络工作奠定了群众基础。在闽轮公司党支部成立的同时,福州运输船队在省委交通员饶刚生的组织领导下,亦于1946年5月成立了党支部,由林森官任党支部书记。

    闽轮公司党支部成立后,为了便与闽江两岸党组织和游击队相互联络接应,还在当地党组织的协调配合下,在该公司船只所经福州至南平闽江两岸的福州码头和南平的香山、岳溪、茶洋、葫芦山、金沙、夏道、十里庵、塔下、延福门码头等地设立了地下航线接应点和“小渡船”联络站。另当时省委、闽西北特(地)委和省委城工部,还在香山、吉溪、夏道,以及南平城区的水东、南门、长沙等沿江地带建立了许多秘密交通站。这些交通站也都与闽江地下航线保持着密切联系。特别是地处南古瓯革命根据地出口处的吉溪和夏道交通站,最为便利于地下航线联络活动。当时从福州上船到闽北革命根据地的许多人员和物资都是在夏道码头下船,然后由夏道或吉溪交通站派人接应护送登岸上山的。

    闽轮公司党支部和运输船队党支部的建立及沿江两岸各接应点、站的设立,使我党在闽江上下形成了一条系统完整的水上秘密交通网络,开辟了一条便捷、快速、畅通的闽江地下水上秘密交通等航线。

    闽江轮船公司党支部主要负责福州到南平段闽江上游的水上交通联络任务。运输船队党支部主要负责福州、闽侯一带闽江下游水上交通运输任务。其分工重点各有则重,但又互相联系,相互交叉,两个支部的相互勾通,紧密配合,保证了我党闽江上、下游交通联络工作的畅通无阻。1947年底开始,随着全省革命中心逐步北移,特别是1948年1月省委机关迁至南平南山革命根据地后,南平南山成为了闽浙赣三省边区游击战争的指挥中心和地下航线服务的终端。因此,闽江地下航线工作的重点也转向了闽江上游,闽轮公司党支部的任务更加繁重,承担着闽江地下航线主要的人员物资护送任务。

    闽江上、下游两个航运企业党支部自1946年建立至1949年8月福州解放的三年多时间里,他们在上级党组织领导下,团结广大工人职工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一系列斗争。如运输人员和武器、弹药、食品,收集和传递文件信息,保护省委电台,领导航运业工人开展反压迫、反剥削斗争,以及开展护厂、护船、护航斗争等。但他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护送来往同志和军事与生活物资,支援武装斗争。

    一是护送来往同志,保证人员安全。如一次省委10号黄扆禹同志从福州到南平,就是由时在“开封”号客轮上工作的党员伊立惠将其护送上船,并安排其睡在机舱内自己的床上,在船到离南平不远的夏道时,送他离船登岸,由这里步行前往根据地。一九四七年冬天,闽浙赣区党委机关从莆田、仙游、永泰、福清交界处的十八重溪转移到南古瓯根据地的南平岩溪地方,区党委书记曾镜冰同志也决定从福州到山上去。当时护送他从福州乘“青岛”号客轮到夏道下船的程守章、陈德义同志同样得到船上党员伊立惠的密切配合。此外,当时区党委黄国璋、苏华、王一平等领导同志及章志廉、高振淙、高振诚等许多同志乘船往来于福州、南平时,也都得到了船上党员同志的掩护和照应。许多同志都被作为他们的亲戚、朋友,被安排住在机舱里,从而避免了宪警、稽查的盘问,保证了安全。

    二、护送武器、弹药等军事物资和生活物资,支援根据地武装斗争。在这方面的事例更是不计其数,如:一九四七年冬天,陈德义同志将黄扆禹的哥哥从上海搞到的一部电台捆在行李卷中交梁宝通同志,由其通过在“青岛”号客轮上工作的党员伊立惠设法带上船去,然后在船到夏道时将它交给同船上去的程守章同志,从这里送上山去,供省委机关使用。这部电台送上山后,一九四八年六、七月间,陈德义同志又将与这部电台配套使用的一个十五瓦的新马达,交给“西藏”号货轮上的陈梅惠,运到南平交给随船的高振诚同志送上山去。一九四七年“双十节”时,梁宝通同志曾由省委交通员刘秀英同志带领,到大庙山的一家铜店取回4支驳壳枪和几百发子弹,藏在宿舍床下,然后由伊立惠拿到“青岛”号轮船上,运送给山上的游击队。此后,梁又曾三、四次到这个铜店取枪和子弹,其中一次就拿到散装子弹一千多发。这些枪和子弹,也都由伊立惠等拿到船上,运交山上的游击队。

    一九四八年夏天,伊立惠同志曾根据陈德义同志的布置,和李水官同志一起,到大庙山一家打铁店取过一挺汉阳造的机枪,运到官朝棠同志工作的“河南”号货轮上。伊立惠同志并随船上去。船到南平后,坐林长鹏同志哥哥安弟的小船从麻疯院上岸,步行到十里庵,再与那里的贫农团成员一起将机枪送区党委机关所在地岩溪。

    一九四八年底,江依取、卞本胞同志曾在一天晚饭后,到台江第三、第四码头之间的粪船道,从垃圾船上林森官同志处拿了八九支驳壳枪,运到“青岛”号轮船上,藏在机座曲轴箱里。船到南平后,由江依取取出,也是乘坐林长鹏哥哥安弟的小船从麻疯院上岸,将其交给游击队。

    一九四九年春天,区党委福州联络站的交通员刘秀英曾先后将两支驳壳枪、一箱机枪子弹和好几匹青哔吱送到梁宝通同志处,由梁设法将这些东西交船上的党员同志运交山区游击队。

    一九四九年五月,赵不钊、李宏钦、陈国祥同志曾将伊立惠同志交给他们的十几匣步枪子弹拿到“贵州”号客轮上,准备运到南平交游击队,但因南平已经解放,船只停航,而未能运出。

    福州运输船队的支部党员们也同样担负着繁重的水上人员、物资交通运输护送任务。特别是解放战争初期,省委与闽中特委之间的联系,几乎就靠这支船队作为主要交通工具。该支部党员护送过许多地下党同志,包括省委领导同志在内。当时,从四面八方运给闽中特委及游击队的各种枪支、弹药和军需品,基本上也都是由该船队党支部负责组织护送。

    地下航线的支部党员们,在执行省委交给的水上交通运输任务中,每次都充满了困难和风险,甚至遇到生命危险。但他们怀着一颗对党无限忠诚的红心,以职业为掩护,以自己驾驶的船只为斗争工具,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一次次与凶残狡猾的敌人进行斗智半勇,从中谱写了一篇篇激动人心的革命英雄主义篇章,其中涌现出许多传奇式的人物,并留传下了许多生动的革命事迹。如前面所述,一九四七年冬,梁宝通、伊立惠等党员从福州护送电台去南平一事,其间就充满了传奇色彩。

    当时,梁宝通和伊立惠从省委交通员陈德义手中接过护送电台的任务后,心情十分激动。暗想有了电台,就能听到党中央的声音,决心一定要圆满完成这次任务。但是国民党对码头、船只检查的很严,不但有宪兵、水警,还有公司的稽查,凡是旅客的大小行李都一律检查得很仔细。公司还规定开船之前,船必须停江心。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才能把电台弄上船呢?梁宝通、蒋发官、伊立惠他们在一起进行了认真研究,认为既然公司规定开船前,船必须停江心,那我们就先把货(电台)运上船。只要闯过这一关,到船上就好办了。于是他们抓住公司规定的空子,决定在轮船开船前,由陈德义与伊立惠先用小舢板将“行李卷”(即电台)送上船。

    可是正当小舢板靠近轮船时,江岸上突然冒出一道强烈的白光射向了小舢板。接着一个警察大声吆喝着“干什么的?把船靠过来!”在敌人的吆喝下,无奈只好将小舢板划回岸上。小舢板一靠岸,一群警察就像疯狗似扑上来。这时站在小舢板船头的伊立惠见状大声向警察责问:“你们想干什么?误了开船,你们谁负责?”

    “公司规定,不到开船时间,不准上船。”一个领头的警察回答说。伊立惠又反问道:“不让司机上船,谁来开船?”。那位警察“唔”了一声说“你是司机?拿出执照来!”伊立惠一边回答“喏!”一边亮出执照。那警察手持执照念道:“青岛号助机伊立惠”。警察在执照上没找出什么破绽,可是一双贼眼忽然又盯上“行李卷”问道:“那是什么东西?”伊回答:“我的铺盖,请检查!”“嘟——嘟”,这时洽好响起了轮船准备启航的汽笛声。伊便借机催促着“要检查就快点,轮船要启航了”。

    这时,一个留着仁丹胡的稽查走上前来很不情愿地说:“跑不了你,去,先上船去!”就这样,小舢板运载着“行李卷”张开双翅,矫健地驰向“青岛”号艇,迅速将“行李卷”搬上了轮船。顺利闯过了第一关。

    但是那些水警、稽查并未就此而罢休,在轮船临开船时,像一群疯狗嗅到什么味似的一下子闯进了机舱。伊立惠心里怦怦乱跳,可他还是镇静地掂着钳子,装着检修机器,在他们身旁穿来穿去。那些家伙一个个穿的板板正正,生怕蹭下油泥,只好小心翼翼地来到船舱,一看机舱卧室床铺放着一个铺盖卷,上面盖着一床破棉被,中间还有一块鼓鼓的东西。那留仁丹胡的稽查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地,一把揭开了棉被,但一看却是一个竹枕头,里边还放着几件肮脏的短裤和臭袜子。眼看再往下翻就要露馅了,伊立惠心情顿时紧张了起来。不料此时那位稽查先生的漂白制服上却蹭上了一片油泥,他气怒之下,便捂着鼻子滚蛋了。伊立惠他们又躲过了一大关。

    第二天中午轮船到达南平夏道码头,船刚一靠岸,随船的程守章同志就扛起那包“行李卷”上了岸,向着南山省委机关驻地走去。真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尽管国民党、警察、宪兵、稽查一路检查,但伊立惠等“青岛”号的党员们,还是冲破重重难关,最终完成了组织交给的护送电台的重任。望着老程远去的背影,伊立惠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适心地呼了一口长气,“我们胜利了”。

    在护送革命同志往来方面,也同样体现着地下航线支部党员的大智大勇。如1948年的一天,省委有3位同志要从福州转移到南平吉溪、南山根据地,闽轮公司党支部接受任务后,又把这项任务交给“青岛”号党小组的伊立惠等党员负责护送。为了应对警察的检查,保证省委同志的安全。伊立惠、卞本品等党小组的同志进行了一翻精心研究策划。决定当天中午先用小舢板将3位同志送上轮船,然后让其中一位领导同志安顿睡在船舱卧室床铺上,头上贴着药膏,装病躺着,让另一位同志手上各拿着钳子、锤子,装扮成工人与船上工人们叮叮当当地干起活来。另由卞本胞向船上工友们招呼说:“伙计们,今天我有几个亲戚要搭船去南平,要请弟兄们帮忙遮盖遮盖!”这些船工们平时与伊立惠、卞本胞称兄道弟,关系十分融洽,听了卞的交待吩咐,大家都心领神会,点头表示乐意帮忙。

    果然不出所料,他们刚一安顿好,查船的警察、稽查就来了。不知怎的,这次来检查的人特别多,且全副武装,个个凶神恶煞的,真像要把船翻来过检查一番似的。

    留仁丹胡的稽查领导走进机舱,只见三、四个工人正在检修机器,甲板上推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机器零件,船员卧室门口放着一桶乌黑油亮的机油。这些东西稽查一看就望而生畏,因为他们没有忘记上次检查电台时其雪白的制服被油泥沾污的教训。他瞧了半天,实在查不出什么,只好无话找话的向工人丢下一句威吓的话说:“要修(机器)就快些修,耽误开船,有你们好看的!”

    “放心吧!误不了,你有事就走吧!”,满身油污的伊立惠不冷不热地回答。稽查看了看手表走开了,工人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好像说“闯过了一关”。

    可是麻烦又来了,黄昏轮船到洪山桥时,发现又有稽查要上船检查。船快靠岸的时候,伊立惠机警地站在船舱门口,两眼密切注视着岸上。当看到一个傲气十足的稽查向船上走来时,便放声喊道:“伙计们,机器的声音不对,快查查看!”卧室里的同志们听到暗语,立即机警地做好应对准备。稽查上船看了一圈,来到船员卧室。他指着床铺上躺着的一位中年人间道:“这是谁?”“是我表兄”,卞本胞不慌不忙地回答。“怎么睡在这里?”“生病了,外面风大”。

    稽查朝着中年人打量一番,只见这位中年人鬓角上贴着两片黑色太阳膏,床头放着药碗,盖着两床棉被,口中还不时发出低微的呻吟,于是便无可奈何地啰唆了几句,转身走了。伊立惠他们又闯过了一关。稽查走了,快艇乘风破浪继续朝南平方向开去。第二天船到南平夏道码头停靠,三位同志安然地走下船舱上岸,然后往南平南山根据地省委机关驻地走去。伊立惠等“青岛”号党小组党员们又一次胜利完成了党交给的一次重要人员护送任务。

    就这样,闽江地下航线的支部党员们,以自己的智慧和果敢,一次次躲过敌人的严厉检查,胜利完成党交给的地下航线交通护送任务。闽江地下航线支部党员的英勇斗争精神和为迎接福建解放所作的卓越贡献受到人民群众的热烈赞扬和上级领导的好评。1949年8月25日,在闽轮公司工会成立的那一天,省委书记张鼎承和曾镜冰、王一平、黄国璋、王景成、苏华、林修德等都到会祝贺。张鼎承,曾镜冰在讲话中高度评价了闽轮公司工人在党领导下进行的英勇斗争。

     文/吴香光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