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耄耋之年忆烽火
  • 邵武籍抗日远征军连长江国珍的故事
  • 2015-09-08 来源:闽北日报 作者:
  • 95岁,白发凝结岁月风霜,军礼伴着坚定眼神。

    提及往事,一扫连日小恙卧床带来的不适,曾加入抗战远征军的邵武老人江国珍顿时精气神倍增。

    他扼腕叹息道:“在越南蒙坑镇那一战打得激烈啊,当年我的副连长湖南人欧忠文就是在冲锋中倒在我身边的。”

    他语调起伏道:“这10厘米长的炮弹痕就是当年冲锋时候,被日寇密集的炮火散开的弹片击中的。”

    19日,江国珍家中,坐在床前,江国珍揭开裤腿,小腿上一条10厘米长的伤疤,历经70载依旧醒目,正似那段难以忘却的记忆——

    1940年6月,国民党军训部部长白崇禧到邵武视察时,提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要在福建招生。10月,当时的《闽北报》刊发了招考公告。

    当年,就读于协和大学(抗战时期,协和大学从福州迁入邵武办学)附属高级农业中学的江国珍毅然报考,当时在全省三千多名考生集中在南平考试,江国珍以优异成绩脱颖而出,成为被录取的 72人之一,加入黄埔军校17期二总队。

    1941年12月,江国珍军校毕业,被分配到第5军(军长杜聿明)军部任少尉见习官,参加了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1942年,保卫滇缅血战撤退回来后被编入国民党52军,驻防云南东部滇越铁路线和日军作战;1943年春季,部队开进缅甸,经过近一个月的战斗,攻克了仰光。此后,时任连长的他又转战至越南,打击盘踞在越南的日军,先后攻占了越南的青门镇、蒙坑镇等地。1945年,他和部队到越南海防,接受日军投降。

    从中国军队入缅算起,出国远征历时3年多,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万人,江国珍所在部队在缅甸、越南战区殊死战斗,中国远征军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笔。

    白山黑水 抗战英豪赢爱恋

    1931年,日军制造“九·一八事变”,侵占了东北三省。对于这段屈辱经历,江国珍的妻子齐耀珊没齿难忘。

    齐耀珊籍贯为辽宁省海龙县(现为吉林省煤河口市),与江国珍的恋情颇具传奇和浪漫色彩。回忆18岁那年与江国珍初识的一幕,齐耀珊深情地说:“在得知他毕业于黄埔军校,是一位抗日英雄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对他产生了好感!”

    1945年冬,江国珍所在部队从越南海防受降日军后,乘船回国,到秦皇岛待命,准备到东北接管日伪时期的防务。1946年,部队辗转至辽宁省海龙县驻守。全连扎营在城区的高粱酒酒厂里,此时,江国珍父亲来信催促他早日成亲,热心的酒厂厂长得知此事后,因为与齐耀珊父亲是好友,就做起红娘,介绍齐耀珊与江国珍相识。

    齐耀珊的家原在齐齐哈尔,“九·一八”事变后,年幼的她随父母逃难到海龙县投靠姨妈,从此定居。

    日军侵占东北后,建立伪满国,推行奴化教育。齐耀珊愤恨地说:“我小学毕业后,考入了高等学校(类似于现在初高中一体的学校)。那时,学校许多课程由日本人教学,学生必须学日语,在校用日语沟通。学生如果不用日语对话,就要受到体罚。”

    当时,齐耀珊父亲做些贩卖茶叶、酒等的买卖,受到了日本人的各种限制,他父亲和叔父到隔壁县开办了碱厂,碱厂开始生意还好,可是日本人却以产品质量等各种理由,强行没收一大批货,导致碱厂倒闭。

    正是带着对日寇的家国之恨激起的对抗日英雄的爱慕,齐耀珊对一身戎装的江国珍一见钟情,走入婚姻殿堂,相濡以沫70载。

    不忘伤痕 家族精神代代传

    解放后,江国珍回到原籍邵武,在一中担任英语、俄语等课程老师,后返回老家大埠岗务农,任民办老师,在大埠岗中学退休后,现与妻子居住在邵武小儿子家。

    “父亲的抗战史,我也是近几年才逐渐了解到。”江国珍的小儿子江立新说,文革时期,江国珍加入国民党部队的抗战过往是一段“不光彩”的记忆,江国珍也甚少对家人提及,一次,江立新随父亲下田务农时,看到父亲卷起裤腿露出醒目的伤疤,向江国珍询问,他也讳莫如深。后来,江立新隐约从母亲口中得知,父亲的伤疤,是抗战的“印记”。

    1945年 8月,国民党52军由云南南疆的马关、西畴县等地区向北越日寇出击,52军195师的584团和585团担任第一线部队。

    江国珍任585团第三连连长,奉命攻击蒙坑敌人。8月5日晚上,连队夜半突进,通过十多公里的原始丛林带,到达前线,隐蔽待命。6日拂晓,总攻发起。

    蒙坑镇日军的营房周围建有许多暗堡,四角各有一处钢筋水泥结构的炮楼。在195师远程重炮轰击后,在江国珍指挥下,借火力掩护,第二排已攻进街道,占领蒙坑镇。可是,第一排在敌人营房围墙下爬墙强攻受挫,为避免过重牺牲,江国珍令第一排停止攻击,监视敌人。他自己率预备队——第三排占领街道,重新组织攻击。黄昏后,江国珍重新组织兵力,以第三排接替第一排担负攻击营房敌人任务,战士们组成三个爆破组背负炸药包,爬到围墙脚下,安装好引信,引爆炸药包,顿时把敌营房围墙炸开三个大孔,全连弟兄乘此瞬间突入营房与敌人进行白刃格斗,大获全胜。战斗中,江国珍小腿被炮弹片击中负伤。

    “如今,国家认可了父亲的抗战贡献,他过去的包袱也放下了。对我们一家人而言,那道弹片伤痕是我们一家人的精神标记,我们会记住这场难忘的战斗,把父亲的精神传下去,变成传家宝。”江立新说。

          (摘自《闽北日报》:http://mbrb.greatwuyi.com/html/2015-08/28/content_66221.htm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